中国茉莉花革命: 卖官不卖官是官场利益的一体两面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18

卖官不卖官是官场利益的一体两面

中央新一轮巡视近期已进驻江苏、浙江、青海等省区,强调重点了解、发现买官卖官问题。查买官卖官和裸官问题,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给第二轮巡视交代的主要任务。而前一轮中央巡视的反馈直言,山东、河南等省份「买官卖官问题严重」。


广东省委在近期向中央第八巡视组反馈意见整改情况的通报中,公布了对茂名腐败窝案中涉嫌行贿买官人员159人的组织处理结果:降职8人,免职63人,调整岗位71人,提前退休1人,诫勉谈话16人。

有官媒警告称,买官卖官有可能成为中国政治、社会主义的癌症,其实它已经成了中国政治的癌症。买官卖官固然是一种政治癌症,而不搞买官卖官的中国官场,其实也只是不以现金为等价物,但它还是使用了大家认可的等价物。卖不卖官,只是等价物的形式不同而已,其本质都是买卖,都是现代政治的癌症。

中国的官场,其实就是一个关系网络与利益网络,关系是同盟关系,利益多种多样,包括政治的、金钱的、情感的等等。很多人说,邓小平选人用人不搞小圈子,他用的胡耀邦、赵紫阳跟他都没有多少私交,他看重的是他们的人品和能力。其实也不尽然。中国的官职都是任命制的,由领导说了算,这就注定上下级官员之间存在一种人身依附关系。领导卖官,是图下级的钱;不卖官,则是要别人在政治上帮他的忙,为他效力。而下级为了升官发财,就会曲意迎合巴结,成为上级领导的门生、私人甚至奴隶。

公然卖官,无非是领导急于将人事权变现,在政治上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做法。卖官的领导,肯定是短视的,只看到眼前利益,不以着眼长远。但在中国政治中,不管哪一级官员,因为自己并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永远只能靠上级伯乐发现、欣赏和擢拔,自己努力没有,不确定性太大,所谓志存高远、高瞻远瞩也难。于是普遍看重眼前利益,也就急于将人事权变现成现金。再说很多官员家底不厚,正常收入不高,而外面的世界灯红酒绿,各种物质享受的诱惑很大,官员及其家人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这大概也是他们卖官与受贿的动因之一。

不卖官,其实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只是没有一次性变现为现金。周永康在中石油、国土资源部、四川省、公安部和中央政法委提拔了那么多人,其中省部级就有上十人,很可能其中并没有买官卖官的情况。这只是说明,周永康没有在「提拔后进」、「奖掖后辈」的过程中将自己的权力变现为现金,但他由此建立了一个能量巨大的权力网络,使他自己的权力在多个领域延续、落地、拓展,一方面他在这些领域呼风唤雨,另一方面他也通过家族生意等慢慢地将自己的影响力变现为经济利益。

某省省委机关报一位正厅级干部不久前因腐败落马,抖落出一桩官场秘密:有一位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委员,退休后担任了「XX精神研究会」会长职务,他有一个秘书现任某省省委书记。两年前,那位前政治局委员带了数百人之众,到门生辖区内聚会,实际上不过是一场大型「红二代」私人联欢与社交活动,省委书记打招呼,由省委机关报赞助全部经费。省委机关报闻风而动,一下子花掉3000万元。这算不算腐败呢?落马厅官把它视为腐败行为检举了,但中国共产党的权力机关自然不会认定为「XX精神研究会」的聚会花钱属于腐败。

卖官是人事权的一次性变现,不卖官不变现,但种下自己的「官种」,长出自己的门生,将来帮自己出钱办事,俗话叫做「放长线钓大鱼」,用今天的话说是「长线投资」。假使前政治局委员在提携自己的秘书时收他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的贿金,座师与门生之间的情谊自然就玩完了,用官场雅言描述就是:何必把大家的关系搞得那么庸俗?不搞一次性变现,决不是拒绝变现,而是立足长远,实现长远持股、慢慢变现,其收益恐怕是一次性变现的千万倍。

中国现在经常强调「正确的权力观」,按照习近平的总结,应当是「权为民所授,权为民所用」。但「权为民所授」的制度基础是民主政治与选举政治,没有真正的选举,上下级官员之间就注定是一种人身依附关系、权力依附关系和利益交换关系。官员不能从人身依附与权力依附中获得解放,上下级官员之间的利益交换就不可能避免。暂时没有现金的一次性变现,也会有细水长流的利益输送,这种长期的利益交换对中国社会的伤害更大。

卖官与不卖官,本质上有什么不同呢?两者是一丘之貉,不卖官比卖官要道德一些,但其客观效果其实比卖官还要坏。

非民主的政治注定了道德上的败坏,因为它注定了官员之间人身依附、权力依附和利益交换的关系。我们不妨设想,中国官员之间如果没有了人身依附、权力依附和利益交换的关系,官员被解放出来,等于获得了政治上的自由,领导人就失去了控制权力的手段,中央集权、一党专政自然地失效。

由此可见,上下级官员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权力依附关系和利益交换关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权力的生命力所在。党的领导地位是通过领导干部之间的利益交换奠基的,党的领导权力是通过领导干部之间的利益交换实现的。不卖官,领导干部之间「君子之交淡如水」,党的领导地位也就完蛋了。反过来说,只有民主化,才能真正终止买官卖官。

来源:东网 / 杨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