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反腐讲话为什么不能公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07

习近平反腐讲话为什么不能公开?

吉林省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地级白山市的市委机关报《长白山日报》,前两天突然成为网络焦点。成为焦点的不是什么石破天惊的宏文,而是一篇再平常不过的中共党报八股宣传报道。这篇报道讲的是「中共吉林白山市委81日召开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学习传达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关于巡视工作重要讲话精神和省委书记在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精神,并就我市贯彻落实相关讲话精神作出部署」。但是这篇报道的内文,无意中首次披露了习近平626日「关于反腐工作重要讲话精神」中的部分细节,被「眼尖」的网友发现,迅速传遍网络,引起人们震撼。

这篇报道转述会议传达了习近平的「626」反腐讲话,习近平表示,「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既然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交给了我们,就要担当起这个责任」。报道说,「这次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对反腐败形势有一个新提法,就是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报道还以白山市市委书记之口,传达了习近平指出近期反腐要抓的「四种重点人」:「即群众反映强烈的党员领导干部,十八大以来不收手不收敛的,现在在重要岗位、可能进一步提拔重用的年轻干部,有更高愿望的干部。这些方面重点人的问题线索,要重点查处。要突出重点事,就是着力发现和查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子女经商办企业、插手工程项目,顶风违反八项规定精神,买官卖官、带病提拔等问题。要突出重点领域,就是突出矿产资源、土地出让、工程项目、惠民资金、专项资金等领域,坚决遏制腐败问题易发多发势头。」

报道还引述了王岐山的讲话,「王岐山指出,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王岐山指出,『这是一个立场问题、态度问题、站队问题、定力问题,也反映了背后是对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问题』。」

这篇报道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当然首先是因为习近平「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等讲话,确实「讲得很重、很尖锐」,「态度坚决,措辞严厉」,没有媒体报道过,还因为,这是中共地方党报在头版头条作出的报道,而且内容由中共的地方领导人亲自传达,真实性无庸置疑,这首次印证了境外媒体关于习近平近期在反腐问题上「讲狠话」的传闻。

根据香港媒体的报道,习近平在626日的政治局会议上,就反腐问题讲了三点:「有人说十八大后我们抓了30多个副部级以上干部,差不多了,可以收手了,这是一种错误认识,反腐不设名额,有多少抓多少;有人威胁说要我们走着瞧,我要正告他们,谁怕谁!当年朱熔基说要准备100口棺材,99口给腐败分子,最后一口留给自己,今天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勇气。」「中央对各地反腐,不因领导人过去工作过的地方而不同,我在福建、浙江和上海工作过,中央对这些地方的反腐要与其他地方一视同仁。」

香港媒体的报道在先,《长白山日报》的报道在后,结合两者的报道内容来看,习近平的上述讲话均为真,而且是同一次讲话的不同内容,两者俱有一致性。搜索网络可以发现,近期,不仅吉林省白山市市委常委会议传达了「中央领导同志关于巡视工作重要讲话精神」,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等多个省区市的党首均主持召开了当地的学习传达部署巡视工作讲话精神会议。不过,广东、重庆传达的是「部分省区市巡视工作座谈会」精神和「2014年中央第二批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精神,只有湖北传达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听取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情况汇报时的重要讲话精神、全国部分省区市巡视工作座谈会和2014年中央第二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精神」三场会议精神。

检索媒体公开报道发现,后两场会议,「全国部分省区市巡视工作座谈会」和「2014年中央第二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只有王岐山、赵乐际出席,习近平并未出席,因此香港媒体和《长白山日报》所报道的关于他的反腐「狠话」,都只可能是在626日中央政治局「听取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情况汇报」时所讲。

从已披露的习近平讲话内容看,毫无疑问会受到民众的拥护,而且作为一党之首的总书记的工作指示,目前正在迅速地通过内部渠道逐层向各级党委传达,但是,《长白山日报》的这篇报道在网络上引起关注后,却立即被国信办下令删除,不仅从《长白山日报》的电子版上消失,而且连一些网络论坛里的讨论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找不到半点痕迹。

总书记的反腐讲话,何以成了国家秘密?何以成了敏感内容?何以竟然不能公开,见不得阳光?哪怕是部分零星的内容,并不是全文?有人说这是中共基于「内外有别」的传统,不希望民众参与对这一问题的讨论。从中共组织逐层传达、中纪委十八大以来加大宣传力度、专门成立宣传部宣传反腐的有关举措来看,这一判断显然不能成立。

除非中共是一个地下党,地下党党首的讲话可以不公开。但中共是执政党。那么,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习近平的讲话对外传达过程遭遇到了党内腐败利益集团的极度阻挠,而且这一腐败集团、利益集团就在中共管控网络和媒体的宣传系统,甚至很可能就是该系统某一两个高级领导人的个人意见。

一个电话,一个禁令,一个通知,就可以全网删除,全国消音,腐败利益集团通过这种方式让最高领导人讲话「消失」的成本最低,而且不为人知,最高领导人也好,普通老百姓也好,全都蒙在鼓里,何乐而不为?

我只能宁愿相信,习近平的反腐讲话不能被公开,反映了目前「腐败和反腐败的两军对垒」。否则,确实让人无法理解。

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