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贪官靠政治庇护滞留国外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8-29

贪官靠政治庇护滞留国外

中国贪官将美国当成避风港,一边办移民、一边转移资金。如今,中国向美国开了一份在美贪官名单,人数超过一千。专家指出,美中之间没有引渡条例,难以将贪官遣送回中国,另一方面,美国也欢迎资金的流入,但过多的外资,其实也是一个隐患。


在美国置产虽然有多种好处,既为自己增加一个安身立命之处,又能方便子女在美国求学,但美国的税法却可能让置产成本大幅增加。

美国所定义的“外国人”,即非美国公民、非绿卡持有者、非税务居民的“非居民外国人”(Non-Resident Alien)。所谓的“税务居民”,指的是当年在美停留的天数,加去年天数的三分之一,再加前年天数的1/6,大于或等于183天者,但学生签证不包含在计算天数内。

黄真对《明镜月刊》解释,外国人买房,首先要考虑遗产税的问题。2014年美国居民的遗产税免税额为534万美金,但非居民外国人只有六万块。非居民外国人死亡后,其生前资产发生转移时,需支付高达40%的联邦和州遗产税,且必须在死亡后九个月内付清。

此外,当外国人未来想卖房时,就不适用1031同类资产延税交换法案(Code Section 1031 Like-Kind Exchange),此法的目的在鼓励投资者把原本的不动产投资卖出后,让资金回流到投资市场中。法案规定,如果卖方在180日内买下另外的投资房产,就可享有延税的优惠。

若是外国人卖房,都需要上缴联邦资本收入税,不论卖房是盈是亏,均会被课征10%的收入税,但往后报税时,若真正的税款比预缴金额低,可获得退税。
即使在美置产可能被课征高额的赋税,但对于以出逃为目的的贪官来说,多付一些税或许也值得,只是对美国人民恐怕不是一件好事。

孙雁对《明镜月刊》表示,中国贪官炒房产,把美国的房产价格抬高,只是对投资者或开发商有利,对美国人民本身是不利的,而且价格哄抬的结果,可能造成空屋率提高,现在中国就有很多房空置。

国际共识不引渡政治犯

《世界日报》指出,中国境外追缉外逃贪官的路径大致有四条,包括引渡、移民遣返、异地追诉和劝返。引渡虽然最正规,却对美国等已发达国家很难奏效。非法移民遣返作为不具备引渡条件的替代方式,是缉捕外逃贪官的重要手段,但只限个案合作。过去十年间,美国遣返的中国贪官居然仅有寥寥的两例。

异地追诉由于国与国之间法律制度不同,更难达阵。而劝返手段对拖家带眷、不顾一切逃亡海外的贪官来说,几乎如缘木求鱼,成功可能性极低。该报称,说到底,海外追缉外逃贪官缺乏“撒手”。

由于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例,即使中国政府发出通缉令,美国政府也没有义务遣返嫌犯,除非贪官跑到与中国签订有引渡条例的国家,才可能受到遣返。

捉拿贪官的另一个障碍,就是即使地方警察知道贪官就在自己的辖区中,也不能说逮就逮。《环球时报》指出,捉拿贪官之事为联邦政府层面所负责,没有经过联邦政府,地方警察不能直接插手。近年两国合作的重点主要在打击贩毒、走私以及假冒伪劣商品犯罪等方面。

技术上的问题外,政治上,美国也想避免落入“帮助中国这个刑事制度有疑问的国家,是否另有目的”的口舌之中。

引渡是两国之间司法合作的重要方式,但中国与美、欧许多国家都未签订引渡协议,主要原因在于这些国家认为中国不肯废除政治罪,与中国有引渡协议的法国,也要求协议不试用于死刑犯和政治犯。目前与中国有引渡协议的,多半是周边国家。

专制政权往往会干涉司法,造成司法不独立的情况,不引渡政治犯,已是各国公认的国际法原则;早在1793年,法国宪法就规定了不引渡政治犯。

在没有引渡协议的情况下,将贪官缉拿归案,就需靠外交和司法合作。要求引渡的主体只能是嫌犯所属国、犯罪行为发生国或受害国,没有引渡条例,被要求国可以拒绝引渡请求,若有引渡条例,没有正当理由,不能随便拒绝引渡要求。

美中之间也有成功遣返贪官的例子。2004年,犯下“开平案”的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前行长余振东,就被遣返回中国,并判处12年有期徒刑。

余振东1993年至2001年间伙同前行长许超凡、许国俊等人,盗取了4.82亿美元的银行存款,2001年余振东逃到美国,公安部透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色通缉令,并请求美国提供刑事司法协助。

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例,因此余振东并非被引渡,而是被美国政府做了舱口交接。余振东外逃到美国时,一直使用假名,因而受到美国内华达联邦检察官的非法入境指控,20021219日,余振东在洛杉矶被捕。在中美双方的司法部、公安部、外交部等部门达成共识后,余振东被押回中国。

廖燃对《明镜月刊》表示,虽然中美尚未签订引渡协议,但根据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缔约国都有义务向申索国提供司法互助的便利,一旦认定是贪官,就有义务协助追缉,中国和美国在此议题上其实一直在商谈,过去也确实引渡了几个贪官。
但这之中还是有不小的障碍,最主要的问题之一,就是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就会是一场况日持久的拉锯战。

“中国贪官难以引渡的困难点之一,是即使中国认定此人为贪官,但此人可说自己受到政治迫害。”廖燃对《明镜月刊》解释,由于中国司法的不足,贪官一旦逃到美国,申请了政治庇护、委托了律师,只要进入司法程序,事情就难办了。

美国司法程序是一套独立的体系,廖燃表示,一旦进入此程序,政府官员也无法介入,必须等司法程序走完、法庭判决出来、认定此人确实是贪官,财产确实属于不义之财,到此阶段后,才可能被遣返,但这都要取决个人请的律师,如果律师善于辩护,这个过程可能况日持久。


来源:明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