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对“通奸党”网开一面 / 通奸问题是涉及党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7-17

中共对“通奸党”网开一面 / 通奸问题是涉及党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转发此新闻:
中共拒双开严惩 对“通奸党”网开一面

中纪委昨通报此前已落马的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及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的处理结果,与近年众多落马高官处理不同,赵、张两人仅被开除党籍和降职处理,其中赵被连降七级从副省降到科员;张被连降四级从副省降到副处。有舆论认为中共或面对遍地贪官,已不忍下刀;也有指当局或对淫官网开一面。网民炮轰此举姑息官场「通奸党」。

当局昨公布对赵智勇、张田欣的处理结果,称两人都涉「严重违纪」但无用「违法」字眼,指他们「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决定给予赵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科员,连降七级,收缴违纪所得。对张田欣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连降四级至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同时收缴违纪所得。

中共十八大以来共有35名省部级高官被调查,其中18人被「双开」(开除党籍公职),另多人已移送司法,赵和张是唯一享受「降职」处理者,意味两人虽「以权谋私」但止于违纪,未到违法程度。其中张还有一项罪名「失职渎职造成国有资产损失」,但两人如何「以权谋私」不详。

早在张、赵落马前,内地互联网及海外就盛传他们所涉问题,两人被指生活腐化包二奶;特别是张田欣,更被云南电视台员工实名举报包养该台《云南新闻联播》女主播徐XX,并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关系;举报者后被当局送入监牢,现仍服刑,徐XX已移居国外。赵智勇则被指与江西某县一姓汪现职女县长是婚外情人关系。

近期中共以「通奸」罪名拉下大批高官,最近一月多达九人,包括广州原副市长曹鉴燎、全国政协经委原副主任杨刚、吉安政协原副主席林翘银、山西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海南原副省长冀文林、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齐鲁工业大学原书记徐同文、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中信保原副总戴春宁等,网民讥称中共已沦为「通奸党」。此外近日自杀身亡的云南人大原副主任孔垂柱,因淫乱患爱滋病,当局只对他免职处分。

北京法律学者刘桂明认为,中共对张、赵处分方式或许会成为惯例,对那些问题较轻微(如只是生活作风问题)的官员,只取消原待遇,降级处理。内地网民对此看法不一,不少人认为中共姑息贪官,放纵淫官,且贪淫同体,「为甚么严重违纪只是降级,还可以做官」?! 

来源:苹果日报


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长期包养云南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徐安妮


通奸问题是涉及党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日前,中共中央纪委对湖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阳宝华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经查,阳宝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中纪委网站2014715日)

“通奸突然成了落马官员的标配。”这话说得好。何谓标配?当代活雷锋兼“世界首善”陈光标所配也。陈光标配的东西,那一定是假的:倒台前冠冕堂皇,倒台后才知道其实一直都男盗女娼。标配的第二种含义,是标准配置,就是说党国官员通奸是常态,不通奸是例外。

中国共产党一贯重视党员干部的通奸问题。《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2004年公布施行)第一百五十条明确规定:“与他人通奸,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但似乎直到最近一个月,通奸问题才获得了党对它的应有重视。

在中纪委看来,反通奸似乎比任何改革都更迫切,也比反对任何其他形式的腐败更迫切,所以每查处一位党员、干部都要调查一下他(她)有没有通奸行为。这不奇怪,因为官场流行通奸确实对党国构成极大危害,比吸毒有过之而无不及:第一,通奸必然引起通奸者合法配偶的嫉妒心,流行通奸还导致党国官员对于自己家里养的通常是唯一的孩子是不是“野种”的担心,这会极大地破坏党内团结;第二,流行通奸可能带来艾滋病等性病泛滥,危及党国官员的生命。可见通奸问题是涉及到党的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可能进一步引起党对通奸问题的重视。一件是一贯“政治正确”的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芮成钢被检察院带走了,据说除了受贿,他还跟某首长(令计画)太太通奸了。另一是曾任云南省副省长、云南省人大副主任孔垂柱于713日日死了,此前他因被查出艾滋病两次自杀未遂,事发后很多女党员和女党员的老公、情人、情人的情人都去查艾滋。

那么什么是通奸呢?中纪委网站说,“通奸指有配偶的一方与配偶以外的异性自愿发生性行为,属于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从一个热词看党纪严于国法》,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201467日)

这个定义除了与纪委最近反通奸的行动不符,在理论上也有四个问题:首先它未能把中国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的“嫖娼”包括进去,我们知道不久前黄海波就因此被处以“收容教养”六个月;其次,通奸作为双方通谋的行为,没有只追究男女一方的道理(否则何以体现男女平等?),既然追究有配偶的一方,就应该追究明知对方有配偶的另一方;第三,把通奸定义为异性之间的行为,可能会受到同性恋者的抗议,他们既然要求结婚、收养的权利,自然也会要求承认同性之间有通奸的能力;第四,如果是农民工中的非党员与配偶以外的人发生性关系,算嫖娼还是算通奸,好像不应该由纪委来定义。

既然是中纪委、监察部的定义,我想应该是用来规范党员和干部(包括国有企业、学校、医院等单位的干部)的行为的。通奸,是党国官员及其配偶(考虑到芮成钢事件)利用职权或职权的影响力与配偶以外的人发生婚外性关系,其中有配偶者或明知对方有配偶者构成通奸。通奸者一方通常是党国机关或国有企事业单位中的男性官员,另一方常见女明星、女文工团员、女主持人、下属女公务员或商人用来进行性贿赂的年轻女子。

其实紧接着第一百五十条对普通党员通奸问题的规定,《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五十一条就对利用职权通奸做了从重处罚的规定,“利用职权、教养关系、从属关系或者其他相类似关系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来源:杨支柱,作者博客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