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党中央直接承办刘汉案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6-06

党中央直接承办刘汉案 (图)

周永康豢养私家军──刘汉黑帮后台


21项罪名,史无前例,其中命案九件,五名被害人是被枪杀的。如此大规模的中国黑帮案件,即使在目前黑社会组织丛生的中国大陆也是不多见的。

2014年2月20日,销声匿迹了将近一年的刘汉浮出水面,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网发表一篇题为《刘汉刘维等3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案公诉》的文章称:湖北省咸宁市检察院向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汉提起公诉,公诉罪名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非法经营罪、串通投标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窝藏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

紧接着,《人民日报》和中国众多主流媒体也纷纷对此案件进行了相关报导。细心的人也许会在诸多报导中发现两个细节,证明这起案件并不是一起普通的黑帮案。


第一个细节是,刘汉和刘维等人的犯罪地点是四川,可是公诉却是湖北省咸宁市检察院提出的,这样的做法似乎正是中国政府审判获罪官员时所采用的“异地审判”——为的是避免在官员任职所在地进行审判而发生的地方保护主义以及当地势力的干扰。这次刘汉竟也享受到了这样的“高级别”待遇,乃因他在四川本地长期官商勾结、黑白两道通吃,有着深厚的人脉关系,异地审判就是为了回避其盘根错节的关系网。

第二个细节是,这个代号为“1.10为的专案从2013年3月开始,历时十个月,由党中央直接指挥。为什么要由党中央直接指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党中央对目前的政法系统不放心,必须绕开由周永康控制的政法系统,避免打草惊蛇。

政商通吃的刘汉

这个刘汉到底是什么人?让我们来看看中国主流媒体所作的简历。

刘汉,中国矿业大亨、汉龙集团创始人兼老板、金路集团董事长、世界级资源供应商,在海外拥有多个国家矿产的开采权,其中包括非洲铀矿、澳洲钼矿和喀麦隆铁矿。在《福布斯》杂志的2012年中国富豪榜上,刘汉排名第148,个人资产总值达到8.55亿美元。同时,他还是四川省政协常委,,胡耀邦儿子胡德平2月24日还披露刘汉还是全国工商联执委,此人可谓是通吃政商两界。

2013年3月份,《上海证券报》一篇题为《矿业大佬刘汉传被警方控制》的文章率先披露,曾经的矿业大佬刘汉已经被警方控制;两天后新华网发文予以证明:“潜逃多年的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重大杀人犯罪嫌疑人刘勇,于近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兄刘汉涉嫌窝藏、包庇等严重刑事犯罪而接受调查。”


2013年8月,金路集团发布公告称,因刘汉连续两次以上未出席公司董事局会议,也未委托其他董事出席董事局会议,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刘汉不再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局董事、董事长及董事局专业委员会职务。2014年1月,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宣布撤销刘汉四川省政协委员资格。

刘汉的发家史曾被内地媒体称为“是沿着一条亦正亦邪的道路”而来。刘汉是四川广汉人,出身平凡,父亲是一名中学物理教师,母亲摆小摊卖些杂货,家中有兄弟姐妹五人,刘汉是老三,而与刘汉同案被起诉的刘维是老五。

对于他是如何白手起家的,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的描述。比较普遍的说法,是他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经营木材生意,后来又涉足于承包建筑工程,买卖铝合金和成品油,总之,什么赚钱干什么。

刘汉和刘维兄弟俩很早就意识到,要做买卖就必须要与当地官员搞好关系。曾有知情人士向中国某媒体记者表示:“汉龙系前期的壮大,有着太多官僚的影子。”

20世纪90年代,弟弟刘维经营游戏厅和卡拉OK厅。据说当时的什邡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忠伟和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处长吕斌就常常出现在他们的歌舞厅里,并一起吸食毒品——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带有赌博性质的游戏厅可以在当时公开经营而无人过问了。

而主要经营木材生意的刘汉,在积累了一些资本后,便有了自己的固定经营门市部。为了能壮大声势并找个靠山,他通过母亲朋友的关系,找到当时广汉市体委的一个领导,把自己的门市部挂靠在广汉平原实业有限公司的名下,并每年都给那个领导送几千块钱“孝敬”。

1992年,刘汉注册成立了四川广汉平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1993年,凭着一笔来历不明的贷款,刘汉的产业迅速壮大,随后又投身期货市场,最终在1997年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并正式成立了汉龙集团,注册资本为9998万元。

1994年,当时的绵阳市市长冯崇泰将修复当地河堤的工程交给刘汉,并许诺将河堤围出来的300亩土地送给刘汉开发。后来刘汉在那块土地上建设了一个住宅小区——这可能是刘汉第一次在和政府官员的交往中,获得的比较大的利益。

这之后,刘汉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先后承建了绵阳市迎宾大道公路、绵阳机场和绵阳市“汉龙大桥”等项目。其中绵阳市迎宾大道耗资9000万,“汉龙大桥”则耗资4000万。

显而易见,对于一个在1997年才注册成立的公司来说,短短几年内就承建了如此多的属于市政建设范围的项目,就让人们不得不发问:刘汉是凭着什么样的资力和手段,得到这些油水很大的市政项目的承建权呢?其谜底就是刘汉在2001年左右,遇到了“贵人”周永康。


变身国际能源大佬

2002年之后,随着周永康从地方到中央的一路飞黄腾达,刘汉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冲出了四川,甚至走出了国门,真可谓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南方周末》曾经报导说:“从2009年到2012年,从非洲铀矿到澳洲钼矿,再到喀麦隆铁矿,短短几年时间,刘汉迅速完成了一个资本大佬到国际矿业能源大佬的角色转变。”

在刘汉这短短几年内的大手笔矿业收购中,中国的多家国有银行充当了他的幕后资金支持,这其中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和工商银行等。仅国家进出口银行一家就在2010年1月与汉龙签订了15亿美元的授信协议;另外国家开发银行2012年10月也在汉龙集团的某收购案中给予了10.2亿澳元的贷款承诺书,另外多家银行给予汉龙的贷款与各种支持则不胜枚举。

2009年10月,汉龙对澳大利亚钼矿有限公司55.3%的股权的收购,并在之后随之取得的世界级大型钼铜伴生矿Spinifex Ridge项目的开发权,成为了迄今为止中国民营企业在澳大利亚最大的投资项目。

除了在国际上大举扩张外,刘汉在国内也大力收购矿业,其旗下的宏达集团被称为“国内有色金属业霸主”。

刘汉是周永康的干儿子?

关于刘汉在2001年左右遇到了“贵人”一事,在四川当地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据广汉当地的一些官员说,刘汉在当地政坛具有“超能量”,不但自己的为非作歹能被一笔勾销,就连地方官员想要升迁都会来找他帮忙,以至于得了个“第二组织部长”的称呼。

举个例子来说,2007年,刘汉在广汉经营砂石生意,其公司的货车经常超载。当地连山镇党委书记予以指出并企图进行治理,刘汉知道后说:“不让我过去,我就让他下来。”果然在三个月后,这位党委书记就被降职调任了。

在新华网发布了关于刘汉案的起诉消息之后,同一天,新华网发表了题为《刘汉“背景大”:重金结识官员 走‘夫人外交’》的报导,报导写道:“在四川省内外,很多人都知道刘汉‘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人民日报》也在2014年2月21日发表题为《刘汉背后“保护伞”将公之于众》的文章称:“透过这些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可见刘汉犯罪集团的‘保护伞’之大、‘关系网’之宽、淫威之高。”“刘汉涉黑犯罪集团被摧毁,其背后的‘保护伞’也将随着案情的进一步审理而公之于众,并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透过官媒的报导连续动作,事情似乎已经很清楚了——对刘汉等人提起公诉,并不是为时一年关于这个案件调查取证的一个结束,而是后面“大动作”的序幕。而这个“大动作”,就是挖出刘汉所谓的“保护伞”。

侭管官媒仍然对刘汉遇到的这位“贵人”是谁遮遮掩掩,但现在天下人都明白他从1999年出任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后来官至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早在2013年3月份,海外网站墙外楼在转载《上海证券报》关于刘汉已被控制的文章时,就在标题后面加了这样一句话:“这是要清算周永康么?”2013年6月,《大事件》更是发表了题为《刘汉倒了,周永康日子更难过了》一文,明确指出刘汉背后的“保护伞”就是周永康。而在四川广汉则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刘汉是周永康的干儿子。”


至于刘汉最早是如何与周永康联系上的,现在已经无据可考,但自从有了这位“贵人”相助后,刘汉的事业开始真正地飞黄腾达。2000年前后,刘汉的商业帝国从绵阳市向四川省扩张,并开始涉足水力发电业,成为第一个大规模涉足开发水电站建设的民营企业。汉龙集团在五年内修建完成了万四川天龙湖水电站、金龙潭水电站、毛尔盖河流域电站和武都电站等水电站,总投资接近52亿元。

在同一时期,刘汉开始着手进行收购金路集团的事宜。行事谨慎的刘汉并没有一开始就公开出面,而是通过西藏珠峰摩托车工业公司大量收购金路集团的股票,并使珠峰摩托车工业公司成为金路集团的第一大股东。

2001年,刘汉用从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光大银行贷款得来的11亿元,通过操纵股票市场的十几个大帐户和上万个小帐户来收购金路集团股票。随后在2002年,刘汉通过自己旗下的汉龙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与珠峰摩托车工业公司打了一场“债务纠纷”的官司,并通过司法途径获得了珠峰摩托手中的全部金路股份,成为金路集团的第一大股东。

收购金路集团的过程,全部发生在周永康主政四川期间,其官商勾结的脉络清晰:首先在2000年前后,德阳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以经营不善为由,剥夺了当时金路集团最大的股东三通集团对于金路的控制权;接着刘汉又在当地政法系统的帮助下通过一场假官司,最终将金路集团收归己有。

另外,刘汉还在2001年投资开发了四川著名的四姑娘山风景区。民营企业投资开发国家级风景区是极为罕见的,如果没有“贵人”相助是不可能实现的。

对于自己和刘汉之间的“亲密”关系,周永康也并不避讳;在2001年至2002年期间,他曾两次视察刘汉下属的宏达集团。

来源 中国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