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缓兵之计让三峡工程过关,李鹏展现狡猾的一面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10

缓兵之计让三峡工程过关,李鹏展现狡猾的一面 (图)

《博讯》杂志披露,李鹏家族多年来与中国电力系统有极深的渊源,到目前李鹏家族拥八成中国电力。他的夫人朱琳曾担任大亚湾核电站驻京办事处的挂名要职;长子李小鹏曾经担任亚洲规模最大的独立发电企业——中国华能集团公司的总经理。

1999年,那时在国务院总理朱鎔基的指示下,审计署破天荒公佈国务院53个部门财政违规报告,当中华能国际(水电部)被查出挪用南水北调工程费约六千五百万元。李小鹏于2008年6月12日,弃商从政,转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虽然离开电力,但仍然控制着中国电力的上游命脉——煤炭资源。其女李小琳,长期担任中国电力集团副总经理、中国电力国际发展公司董事长。除家庭成员外,中国电力系统大大小小的部门、公司,都佈满了李鹏的人马。凡数得上的各大电力公司的老总,都与李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


  
谁都知道,李鹏把三峡工程当作是自己的政绩工程。上世纪八十年代,曾在苏联学习水利的李鹏在担任国务院总理后大力推动了三峡水电站的建设,引来很多争议。专家反对。他们认为三峡工程可能无法解决淤泥堵塞的问题,不排除三峡大坝会变成三门峡一样,不仅破坏生态,还会破坏水利,令下游断流,带来连锁后遗症。



结果,李鹏使出「缓兵之计」,成立论证小组,由副总理姚依林当组长,表面上听取各方意见,实际上却暗中进行百万大移民,创造既定事实,待时机成熟时就霸王开硬弓,逼使全国人大通过三峡工程。



 1992年,三峡工程议案在全国人大会议上只获得67%的赞成票。其后,李鹏亲自出任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主任以压制各界反弹,并主持了开工、截流等仪典。


  诡异的是,李鹏于2003年卸任总理及三峡建委主任后,在《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一书中,将三峡上马之功「让给」江泽民,声称「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同志主持制订的」。

  李鹏在回忆录披露三峡工程决策内幕:「小平同志听完我的彙报后指出: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桉是好方桉,从现在即可着手进行。」「江泽民同志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后,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坝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同志主持制定的。」

  当时,三峡大坝下闸蓄水后的负面影响开始浮现,李鹏披露「三峡工程决策内幕」:谁起决定作用,把责任都推到老江头上。李鹏让功之言,被质疑是卸责之举。

  在温家宝主政时曾主持过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和《长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会议指出,三峡工程在发挥巨大综合效益的同时,「在移民安稳致富、生态环境保护、地质灾害防治等方面还存在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等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这是官方第一次揭开三峡工程这只哥斯拉对长江水域造成环境破坏的真面目,海内外舆论为之譁然。在追究三峡工程责任的呼声中,前总理李鹏自然再成众矢之的。

  国务院会议还指出,三峡工程这些问题有的在论证设计中已经能预见,但需要在运行后加以解决,有的在工程建设期已经认识到,但受当时条件限制难以有效解决,有的则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而提出的新要求。

  这段话等于暗示,三峡工程开工前有人罔顾可见的恶果,积极促成工程带「病」展开,祸延千秋。

來源 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