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疯狂的文革:“伟人”打造的全民“芒果热” 老牙医说芒果像红薯后被判死刑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12

疯狂的文革:“伟人”打造的全民“芒果热” 老牙医说芒果像红薯后被判死刑 (图)

马列主义打造出来的“党国体制”,是毛泽东烂熟于心的治国法宝。這是个空前绝后的“伟大体制”,又是个无与伦比的罪恶体制。说它伟大,它可以把上万上亿人组织起来,表演同一个节目,唱一首同样的歌,喊一句同样的口号;还可以在一夜之间把一个极其普通的水果变成人人敬仰的圣果。说它罪恶,它可以把打家刼寨,放人放火,十恶不赦的强盗,塑造成举世无双的“英雄”,也可以把三世勤劳,五代积德的贤良,变成人人仇恨千夫所指的坏蛋;它还可以把一国官员变成清一色的贪腐份子。谁能做到?谁又能做到?

今天的中国,无论在哪个地方都能买到和吃到一种从外国引进的水果品种——芒果,但是40年多年前,中国人都没见过芒果,也未吃过芒果,更不知道芒果为何物,在我们意识中它只不过是一种遥远陌生的外国水果而已。但长于制造伟大谎言的毛泽东,却能在一夜之间却這个极其普通的水果变成亿万人景仰的“圣果”。 


文革期间毛泽东送给工宣队的芒果,被大量复制。

记得46年前,1968年8月7日的党中史机关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有這样一个套红的通栏标题:“最大关怀最大信任最大支持最大鼓舞,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永远和群众心连心,毛主席把外国朋友赠送的珍贵礼物转送给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报道充满激情地写道:“这不仅是对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最大关怀,最大信任,最大支持,也是对正在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领导下团结战斗的全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工农兵群众的最大鼓舞,最大关怀,最大教育,最大鞭策!”

虽然用了这么多的“最”字,但是却没有点明人们最最关心的问题:毛主席赠送给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珍贵礼物究竟是什么东西?原来是外国贵宾送给毛泽东的几颗芒果。于是这些芒果立刻身价百倍、千倍、万倍,其贵重价值远远超过珍珠玛垴甚至钻石,简直是无价之宝稀缺之物,勿说吃到毛主席送的這芒果,纵看一眼也会成仙。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先来考证一下到底是哪位外国朋友给毛主席送了芒果?原来是“社会主义欧州唯一盏明灯”阿尔巴尼亚人民的“伟大领袖”霍查同志,送给中国人民“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芒果。“兩个伟大党国体制的国家”,“兩个人民敬爱的领导”,四个“伟大”加在一起,自然尾大于天,尾扫于地。可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不喜欢吃這洋芒果,便把它转送给了“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于是,在全国范围内,很快掀起了一阵阵接送芒果狂热的仪式、感恩戴德“伟大领袖”的旋风。那劲仗胜过旧时接送皇帝,只差没有三呼九叩,焚香明烛了。

1968年8月7日的《人民日报》新闻特写是这样报导的:“五日下午,当毛主席向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赠送芒果的特大喜讯传到清华园的时候,人们立即聚集到伟大领袖毛主席赠送的礼物周围,热烈欢呼,纵情歌唱。他们热泪盈眶,一遍又一遍衷心地祝愿我们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他们纷纷向自己所在的单位打电话,传颂这一特大喜讯,并且连夜举行各种庆祝活动,冒雨到中南海报喜,向伟大领袖毛主席表达他们的赤胆忠心。”


民众敬迎“金芒果”

1968年夏,“文化大革命”经过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及“造反派”互相反复夺权,全国陷入了两派严重对立阶段,武斗步步升级,已经到了难以控制的局面。为了控制混乱局面,毛泽东向全国所有单位派出了“毛泽东思想工人宣传队”,简称“工宣队”。“工宣队”实际上到各单位掌控运动,成了所在单位最高权力的指挥中心。

驻清华大学的工宣队是由各个单位的代表所组成,他们主要来自北京新华印刷厂、针织总厂,二七机车车辆厂、南口机车车辆机械厂、北京化工三厂、北郊木材厂的工人,于是这些人也同时向“自己所在的单位”报了喜。当工人们向自己所在单位报喜之后,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把芒果拿回来让我们亲眼看一看毛主席送给咱工人阶级的芒果。所以由解放军领导做主,工人们将“一篮芒果”分了若干份,各自带回原单位顶礼膜拜,而决不会把芒果留在资产阶级成堆的清华园。这也是为什么一些材料中说毛主席送了“一颗”或“两颗”芒果给工人阶级的原因。



当这些芒果被带回本单位之后,人们激动的心情过后,很快地遇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毛主席的芒果只有这么几颗,谁吃谁不吃?谁敢吃?怎样解决這个棘手问题,当时工宣队领导(实际上是中央警卫团)就做了两个决定:第一将鲜芒果打蜡,尽量延长寿命,存放在本单位瞻仰;第二,立刻请北京轻工系统的技术人员按照鲜芒果的大小、外观、形状、气味研制塑料仿真芒果,转送全国工人阶级分享眼福。

于是仿真芒果放在玻璃罩内。玻璃罩上写着:“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纪念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向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赠送的珍贵礼物——芒果,一九六八年八月五日(复制品)。”此外,芒果还成为像章、宣传画的题材。这样,转赠芒果的热风席卷了神州大地。长春游行,四川游行,上海游行,南京游行,全国大中城市的工宣代表们把蜡制的芒果放到玻璃镜框内,再庄严端放在大型的丝绒台座上,然后一大群人抬着簇拥着,敲锣打鼔,载歌载舞,成千上万人手擎红宝书,胸挂毛头像,浩浩荡荡,高举红旗,欢呼雀跃,尾随其后。口号喊得震天响,忠字跳得走火入魔,那场面真正壮观啊!有的人还疯狂得晕倒。

留在北京工厂的那几颗鲜芒果没人敢吃,只能供大家赡仰。一份文革回忆录说:当汪东兴把芒果分给北京各厂的工人代表,其中也包括北京针织总厂。工厂的工人们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欢迎芒果仪式,然后把芒果用蜡封起来保存,以便传给后世子孙。芒果被供奉在大厅的一个坛上,工人们排队一一前往鞠躬致敬。可惜工人们的知识有限,没有人知道该在蜡封前将芒果消毒,所以没几天后芒果就开始腐烂。革委会将蜡弄掉,剥皮,然后用一大锅水煮芒果肉,再举行一个仪式,工人们排成一队,每人都喝了一口芒果煮过的水。于是这个已经腐烂的芒果水成了圣水!


当“党国体制”把一个人被神圣化,他赠送的礼物也会被神圣化。为了政冶的需要,首都“工宣队”把那批芒果及复制品分赠给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工宣队”,再由他们转赠给各地、州、市。但传到最下面最基层时,已经无法复制蜡芒果的本事和能力了,只得将蜡芒果摄成照片送到所辖各县、市于是一连串想不到的故亊发生了。

为了芒果 数千人武装血拼

贵州省瓮安县是1967年3月19日由“左派”率先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的,1968年6月12日,贵州省革委和黔南州革委、“工宣队”支持在野“造反派”进行反夺权,受压者一下子变成了掌权者;而原先的掌权派一下子又变成了在野派。无论哪一派都声称自己最忠于毛主席,都攻击对方“反毛泽东思想”,都认为自己才有权接受赐予的芒果。黔南州“工宣队”从都匀市送芒果到瓮安县的那天,县里的两派各组织了数千人齐集县体育场。事前,双方都作了一些准备,除国旗、战斗队队旗、巨幅毛主席像外,得力干将们还扛着棍棒、锄柄等武斗器械,有的还在锄柄的较粗那一端钉上若干铁钉,好像《水浒》中霹雳火秦明使用的“狼牙棒”似的。在野派没有行政权,乃采取先行一步的办法,趁掌权派队伍尾大不掉之机,迅速抄近路往南去接芒果。但他们代表不了县革委,州“工宣队”当然不能将芒果予之,结果无功而返。他们返回途中在县城南三公里处的富水田一带与掌权派的大队人马遭遇,双方剑拔弩张,杀气腾腾,一场武斗眼看就要爆发。但双方都是以多人抬着两米多高的巨幅毛主席像为先导,“毛主席”成了各自队伍的前锋,谁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冲撞毛主席像,谁也不敢当着“钦差”的面,承担“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罪名。

文革时期风靡一时的芒果热

州里护送芒果的“钦差”当然只认“县革委”,掌权一方自然接到了芒果,县革委主任把芒果接到手里,我们立即簇拥而上,既是护卫,又是抢先上前感受毛主席的恩情与光辉。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张由精致相框嵌着的芒果照片。

掌权派要在县体育场开隆重的迎接芒果的大会。主席台的唯一桌子上供着那张芒果照片,两排长椅八字形分摆于主席台的两边,当时县革委的头目们分坐其上。大会还未开始,一在野派的干将跃上主席台来抢夺芒果照片。会场出现骚动,双方就要开打起来,好在掌权派人多势众,头头们也不想围打对方扩大事端,于是大会也不敢再开下去了,数千人簇拥着“芒果”匆匆回到“县革委”所在的原县政府大楼里。当晚,我们组织人到照相馆监督,要照相馆将芒果照片翻拍放大,冲洗出48张,又组织七八个木匠连夜赶制48个相框;县革委又组织大小头目分带48组“工宣队”,第二天将再翻拍的模糊不清灰蒙蒙的芒果照片分送到全县48个公社(相当于乡)去,让毛主席的恩情惠及全县的每一个角落。其中一组“工宣队”护着一张芒果照片来到草圹区太平公社,太平公社的社员(农民)居然也是两派,在太平公社管委会门口分站两堆,怒目相视,高呼着“毛主席万岁”、“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等口号,都声称自己最忠于毛主席,最有权得到毛主席的恩赐。好在农民离“权”的距离更远,也并未真要为这张照片而打起来。“工宣队”说了些“贫下中农是一家”、“要一碗水端平”之类的安抚话,事态就平息下去了。

老牙医说芒果像红薯后被判死刑

据说当年在四川雅安汉源县富林镇有个叫韩光第的老牙医,看见玻璃罩里的金芒果,顺口说了句“芒果像一条红薯,没什么看头,有什么稀罕的”大实话。结果专政机关以“恶毒攻击”的罪名逮捕之,一年多后竟被判处死刑。

过去的一切,都已成为历史。赐芒果这样的花絮,写史书的是不会将其写进去的,但那确实是历史,是中国,是中华民族的羞辱史。现在想起来、说起来,真叫愚蠢至极!可是那时的人们就是這么疯狂愚蠢,究其原乃马列主义“党国体制”所致,没有這个罪恶的体制毛泽东也“英明伟大”不起来。可是這个历史真相至今被掩盖,刘云山才敢公然说:马列主义的“祖宗不能丢”。不丢,意味着他们还想再次搞愚民的“芒果热”。因为這样的混帐王八,何愁没有這样的土埌,更何况“党国体制”固若金汤,刘云山似的人物何处不是。中国,我总是恐惧。

来源 明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