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全国镇压:上街反腐等于颠覆政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30

全国镇压:上街反腐等于颠覆政府

2012年底以来,一场旨在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公民运动”正在中国如火如荼的展开。然而,这场本来是配合中国政府进行反腐败的运动却遭到了镇压。自2013年3月31日以来,在北京已经有十位公民因为参与这一运动而被以涉嫌“非法集会”为由而刑拘;在江西,同样参与这一运动的三位公民,却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而刑拘。


对于这些人士的被刑拘,《纽约时报》撰文表示,这让改革派及人权倡导人士感到愤怒和失望,他们表示这样的压制预示着习近平声势浩大的反腐斗争很难取得成功。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驻香港高级研究员林伟对《纽约时报》表示:“拘捕这些人无法消除人们的普遍看法,即担任公职本质上就是一种非法敛财的途径。”“如果共产党对根除腐败的态度是认真的,它需要停止将自己置于法律之上。”

异议人士王德邦质问:一种如此真诚支持呼应反腐与政改的公民行动,今天居然遭到抓捕治罪的命运,那么中国新领导集团究竟要干什么?那些反腐与政改的言说究竟是真是假?通过十君子案就可以检验出来。刑拘赵常青等人及其该案的最后走向,事实已经活生生地检验着中国反腐与政改的真伪。

网络作家刘逸明对《内幕》特约记者表示,公民要求官员财产公开于法于理都无可厚非。如今要求者被抓捕,说明中国毫无法治可言,而且也说明中国官场上贪官数量之大、比例之高,否则怎么会如此在意公民的这一合理合法的举动?

刘逸明还说:“非常令人诧异的是,很多要求官员财产公开的公民在被抓捕后,涉嫌罪名竟然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可见,在官方看来,要求官员财产公开就是企图颠覆中共的统治。这进一步证明,中国的腐败是体制性腐败,是受到法律保护的。”

要求“205官员”公开财产

2012年12月9日是国际反​​腐败日,艾晓明、郭于华、胡星斗、王功权、王全杰、吴青、笑蜀、许志永、张千帆等68位公民发出《公民建议书:要求中国大陆最有权力的205名部级以上官员公开财产》。

“公民建议书”

这份“公民建议书”首先表示,腐败是当前中国极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但是,由于多年来的“口号式的反腐”以及“运动式的反腐”,不仅没有解决腐败问题,反而让腐败问题越来越严重。

“建议书”借用中共新任总书记习近平在2012年11月17日政治局集体学习时的话说,“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它也借用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2012年11月19日“坚定不移反对腐败”的讲话。

在“建议书”看来,解决腐败问题的根本办法就是财产公示。 1766年,为限制国王的权力,瑞典议会制订的《出版自由法》规定,瑞典公民有权查阅所有官员的财产。此后240多年来,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反腐利器,属于中国文化地带的台湾、香港、澳门也有这种制度。

十八大期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俞正声表示,只要中央决定,自己很容易公开,“因为我没有多少财产”。同一天,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汪洋在回答有关官员财产申报的问题时表示,广东也在试点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会继续探索。 2011年两会期间,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曾表示,如果将来需要向全社会公布财产的话,会率先公布所有财产。在“建议书”看来,这些公开表态意味着中国财产公示的条件已经成熟。

这份“建议书”的最后,还附带列出了《中国大陆最有权力的205名部级以上官员名单》。这份205人的名单,实际上就是新当选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名单。


新华社公布的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

一位名叫“开心果”的新浪博客博主,根据2012年11月15日之前的资料,总结出这205位中央委员的组成情况:七位担任中央企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九位担任社会团体的负责人,31位来自解放军或武警部队,49位担任省、市、自治区的负责人,50位担任国务院各部、委、办、局和直属单位的负责人,16位担任中共中央各部、委、办和直属单位的负责人,38位担任国家级领导和中央军委委员,还有一位担任中纪委副书记、一位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书记、一位担任全国政协机关党组书记、一位担任最高法院党组副书记,一位担任最高检察院党组副书记。

在38位担任国家级领导和中央军委委员中,包括了七位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18位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三位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八位担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一位担任最高法院院长,一位担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

各界热烈响应

由此可以看出,他们确实都是部级以上的官员。因此,这份“建议书”要求这205位中央委员,率先在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将其本人、配偶及子女的收入、房产、投资等事项进行公示,以达到自上而下官员财产公示、从源头遏制官员贪腐行为、建设美好中国的目的。

在“建议书”看来,“不仅因为高级官员'思想政治素质比较好,工作实绩比较突出,群众公认程度比较高',更因为高级官员掌握着巨大的公共资源,高级官员的权力影响着中国13亿公民的幸福安康。”

这一要求公民进行公开联署的“建议书”,得到社会各界的热烈响应,截至2013年2月28日,征集到有效公民签名7033个。参与签名的公民来自中国各个省级行政区以及海外,包括学生、教师、公司职员、工人、农民、律师、公务员﹙警察、检察官、法官﹚、商人和军人等,涵盖了中国的各行各业。签名包括经济学家茅于轼、宪政学者张千帆、宪政学者曹思源、哲学教授赵士林、知名作家铁流、戴晴、老鬼等人。

孙含会向习近平等人邮寄《公民建议书》

正值“两会”召开之际,2013年3月3日,发起人之一北京公民孙含会在北京《就“要求205名高官公示财产”致习近平等先生的公开信》、上述公民建议书和7033个有效签名分别寄送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与中纪委书记王岐山。

3月5日下午,四川著名维权人士陈云飞到四川省人大常委会递交上述材料。然而,在省人大门口的传达室,工作人员以不是信访范畴为由拒绝签收。 3月6日上午,陈云飞以邮政快递的方式,向四川省人大邮寄了上述文件。

中共十八大后高调反腐

从2012年12月9日到2013年2月28日,在短短的两个多月时间内,这份“公民建议书”就获得了7000多人签名支持。由此可见,民间对官员财产公开的呼声之高、动员之快,从而形成了一场民间对官方的倒逼运动。

这场民间对官方的倒逼运动,实际上是为了配合中共高层的反腐而开展的。 《纽约时报》中文网也表示,“至少从表面上看,这一运动似乎同新一届领导层对官员贪污发起的斗争相契合。”

在十八大召开之后,中共掀起了一场高调反腐运动,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之内,其高层人物先后六次就反腐进行表态。在其十八大报告中,中共当局就强调,如果腐败问题解绝不好,就会对中共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

第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于2012年11月15日首次举行的与中外记者见面会上,新当选的总书记习近平表示,一些党员干部中发生的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必须下大气力解决。两天后,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课上,习近平特别指出,中共内部近年来发生的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性质非常恶劣,政治影响极坏,令人怵目惊心。

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于2012年11月30日,在京召集八位反腐专家座谈时强调,党的作风关乎人心向背,关乎党的生死存亡,信任不能代替监督。

习近平于2013年1月22日,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再次强调,从严治党,惩治这一手绝不能放松,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来源:《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