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可以集权 没法威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30

习近平可以集权 没法威权

几个好好的包子都弄得如此恶心。我不知那些欢呼“新权威主义”归来的文化人,到底是活在哪一个世纪。现在是什么时代?萎权时代——权力萎缩的时代!

中国人将今天形容为自媒体和信息碎片化时代,很显然我是一个落伍者。我不觉得需要获取那么多零碎的信息,也不觉得我整天有很多话要公开说(包括在网络上说给 亲友听)。我依然喜欢没有多少目的到处瞎逛,喜欢小酒一杯咖啡一大杯和朋友胡说八道,也喜欢捧着一本杂志或书沉醉于传统的阅读感觉。

但电脑仍然占据了我绝大多数时间,以致我在巴尔干山区行走时,未曾离开过平板电脑。通过网络,我几乎可以在全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和亲友、同事联络,也可以 使我即时知晓全球大事。更重要的是,我看到,这种全球化带来的不只是信息的传递,而是价值的趋同化。这一点,我在中国网民身上看到尤其明显。 

这也牵涉到我对中国问题的看法。虽然一些朋友告诉我,中国的网上网下是两个世界,但我认为:即使中国只有网上的这些人明白事理,即使中国共产党死不肯让国家民主化,最后也会被网友们折腾累死。

习近平吃几个包子,本来是件寻常事,被中共媒体恶搞成似乎是如同“乾隆下江南”一般的传奇,却被网民们一阵阵热潮冷讽打出了原形。那些也想学“习”的大小官吏们,还敢再吃包子吗?

习近平吃包子本来是件寻常事。

几个好好的包子都弄得如此恶心。我不知那些欢呼“新权威主义”归来的文化人,到底是活在哪一个世纪。现在是什么时代?萎权时代——权力萎缩的时代!哪一个国家的元首还可以老神在在?有几个国家的领导人不是民意低落?

我并不反对习近平集权。相反,我认为政治局常委会这种所谓“集体领导体制”是拒不负责体制,也是中共内斗之源。习近平如果不想像胡锦涛那样混日子,那么,打破现有权力框架,将权力集中一人之手是必须走的第一步。

中 共集体领导体制根本不是什么“民主体制”,将国家权力集中于国家元首,其实只是回归常识,并非必然就是独裁。习近平想走向独裁吗?我不怀疑他想,天底下政 治人物没几个不想:独裁好办事。但问题是,天下还有独裁的土壤和气候吗?现在这世上哪一个独裁者不是残余?这几年下来,我们见到一个个老独裁者垮台,又何曾见到几个独裁国家新生?

来源  明镜 / 何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