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真假改革试金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10

真假改革试金石

国内外舆论对于中共十八届班子特别是习近平,一直有不同看法。有人看好,认为习近平有一套完整的改革方略,现在他正把大权集于一身,是一个能开启中国改革新时代的强势领导人。有人并不看好这个班子,认为他们摆不脱毛邓江的窠臼,因为一党专政的传统太沉重,反改革的权贵集团太强大,三中全会所谓的「全面深化改革」走不多远,顶多是把已经走到尽头的「邓小平模式」修修补补,最后还是「击鼓传花」,把腐败透顶的一党专政接力棒传到下一个班子而已。

  我们自从这个新班子上台以来,一直是冷静观察,就事论事,力促他们开好局,跨出毛邓江的樊笼,走上新路,并没有对这个班子做出肯定或否定的结论,尤其对习近平没有轻易给出判断。不过现在,经过一年多的「听其言,观其行」,已经应该提出这样的问题了:


  他们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十八届新班子一上任就举起宪法的旗帜,表明要实践宪法、落实宪法,也就是要实行宪政。这正是一切文明国家都要走的政治现代化之路,也是解决当前社会矛盾的唯一出路。因为困扰中国朝野的总根源就是邓小平那条只改经济不改政治的「一条腿走路」的路线。既然「全面改革」最重要的当然就昰政治改革了。既然要落实宪法,当然是落实宪法第三十五条,也就是落实公民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结社自由了,因为自从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个第三十五条从来就不曾落实。

    宪法就是保障公民权利和限制公仆权力的根本大法。中国共产党当年是举着「宪政」「民主」的旗帜、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才赢得民心,推翻治理大陆的中华民国,建立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谁知历史却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被赶到台湾的「中华民国」(Republic of China),已经实行了宪政,由人民用选票决定由谁组织政府。宪政所保障的公民权利,在台湾的中国人都能享受了。而在中国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里,虽然一切国家权力机关都冠以「人民」,人民却恰恰没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更不用说组党的自由了。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要求组党的不是被关进监狱就是被赶到海外。至于言论出版,只是「党的喉舌」享有自由,人民的嘴巴都被中宣部封住了。对于「人民共和国」来说,这不是极大的讽刺吗?


  使我们觉得必须郑重提出「真假改革」的问题,是四月十一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倡导「新公民运动」的许志永的「终审判决」。「新公民运动」无非是唤醒公民意识,使人知道自己是个公民,有权享受宪法所赋予的自由权利而已。他被捕判刑的直接起因是要求教育平权和官员公布财产。官员公布财产,本是当局早就提出的议案,只因权贵反对而一直搁置。现有公民自下而上提出要求予以促进,这不是一件好事吗?然而却被抓起来判了四年徒刑。

  口口声声要「全面深化改革」,要落实宪法,甚至也要像西方文明国家一样,「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然而北京市公检法竟敢把一位和平理性表达意见的公民公然抓起判以重刑,这不是明目张胆向宪法挑战吗?这不是给人们对之抱有希望的习近平一记响亮的耳光吗?

  中共对这个案件的处理,实际上是向国人和全世界发出一个重要信号,表明他们不但不会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而且在政治上还要更加倒退,连已经制定的宪法和法律都可以任意践踏,这叫什么「改革」?!

  由于十八届班子良莠不齐,中共特有的「常委制」又往往「政出多头」,不知道究竟谁说了算,所以他们上台以来的一些反改革反民主的倒退现象,有些人往往把这类倒行逆施理解为臭名昭著的个别常委所为,或是改革中难免的局部和暂时现象,未必是整个班子的主流。但对许志永的野蛮审判居然能够成为「终审判决」,不能不令人担忧:这个案子闹得那样沸沸扬扬,已经引起国际注意,在尚无司法独立的中国,总书记能不知道吗?常委能不研究吗?如果这个「终审判决」是十八届常委首肯的,人们还能相信这个班子「全面深化改革」的诺言吗?如此粗暴地践踏宪法,如此不讲信义,还能指望这个党能依法治国、能实行宪政吗?我们实在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然而善良的愿望只是一厢情愿,严酷的事实毕竟已成为事实,不能不令人深思!!

  从一党专政到民主宪政,这是中国政治的根本改革,积六十多年的沉疴,没有谁要求这场政治改革能够立马实现。但如果真诚改革,总得一步一步往前走,总得切切实实拿出一些真正的举措来取信于民,而不应该一边喊改革一边打自己嘴巴。

  「全面深化改革」当然有许多事要做,比如要搬掉一个抗拒改革的要员,要打掉一个大老虎,都得「啃硬骨头」。但有的改革简直易如反掌,既不要花成本,也不必去「啃」什么骨头,只要今天决定,明天就可以立马实现,而且极得人心,为什么不去做呢?

  这就是落实宪法第三十五条。能不能在这一点上迈出切实的步骤,应该是真假改革的试金石。落实这一条,不是要中共去「做」什么,而是要他们把手缩回来,也就是要他们「无为」!不要再去箝制言论出版自由,不要再去打压公民集会结社和游行示威的自由。当然,为落实这些公民自由权利,还需要立些专门的法,跟进一些相应的具体措施。但那些事务,是为了落实宪法,是为了保护公民权利,和现在中宣部、公安部、国安部为侵犯公民自由权利而费尽心机做的那些见不得阳光的「机密」事务,在根本性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其实这些「惠而不费」又极得人心举措,正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最佳切入点,同时也是真假改革的试金石。即使不能一下子全盘铺开,至少在言论出版自由方面,先把中宣部这块石头搬开吧!

  中宣部和各级党委的宣传部只是中共对群众宣传党的理论和路线,以及对党员进行教育的一个部门。它应当由党费养活,并只能在党内对党员行使权力。它不是国家权力机关,无权对政府部门和国家事务指手划脚,更无权对人民群众发号施令。然而如今的中宣部不但要靠国库养活,而且它居然比国家机关和政府部门的权力都大。全国所有科学、教育、文化、艺术、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等等事业单位和群众团体,无不在它的控制之下。是谁授给它这种权力?没有,根本没有!然而它却明目张胆违反宪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肆无忌惮地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如今它已经成为中国思想文化向前发展最大的绊脚石,在深化改革的行动中,难道不应该首先把它搬开吗?

来源 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