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抗日上将拒绝去台死于中共囚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26

抗日上将拒绝去台死于中共囚禁

本文口述者王复加,为王缵绪长孙,原人民出版社编审;本文记录者郑纪,新华社主任编辑。

我是王缵绪的长孙。1943年,我正在成都读高三,是毕业前的最后一学期。这时祖父被送回成都治伤,当伤势未愈再次赴往前线,将我带上战场。一路上,我因不 能升学而闹情绪,王缵绪告诫我:“上学以后可以再上,现在抗日的战场更需要你,因为你懂外文,当国家需要你做出贡献时,你要像你的父亲王泽浚一样,与我并 肩作战保卫国家。”到了前线,王缵绪安排我接受了三个月培训之后,派我去了军部军医处,管理药品和医疗器械,并按处方给伤病员施药。军医处长也正是姑父熊 觉梦的堂弟,在实地操作中对我指导有加,很快学会皮下肌肉和静脉注射。当时,前线很少有阿司匹林、奎宁那样的成药制剂,大多数是粉剂,要在天平上调整砝码 量取,再分包或调成水剂、酊剂给药。这些恰好我在化学实验课上操作过,只要有英文基础,认识拉丁文药名也不难。


王纘緒

6月3日,王缵绪又重新安排了作战部署,布置袭击队,发现敌之运输补给部队立即猛烈强袭,并于夜间破坏公路,造成日军运输补给断绝的情况之下,彻底阻击日军败退。王缵绪率军先后攻 克了安乡、新安、王家厂、暖水街,进逼于公安县及磨盘洲之一线。尔后,王缵绪发动整个集团军围追阻截,迫使日军第40师团约数千人,分别向石首、藕池口、 公安逃窜。最终,大部分日军被我军歼灭。

1949 年,蒋介石离开成都时,曾派蒋经国、俞济时到王缵绪家中,嘱其迅速收拾资财家小离开大陆,同飞台湾。王缵绪没有听从蒋的安排,拒绝去台。同年12月14 日,王缵绪授意新编44军代理军长周青廷发出起义通电;自行取消了西南长官公署副长官兼西南游击第一路总司令职务,成立了“成都市治安保卫总司令部”,自任司令并接管成都,担负起保护四川省城市完整无损以及7000万民众生命财产安全的职责。24日胡宗南令成都城防部队撤离成都,25日,由王缵绪出面在成 都召开各界各人民团体会议,正式宣布四川“和平解放”。

1950年12月24日,王缵绪将创办18年的重庆私立巴蜀学校和西充分校无偿捐献给国家。为此,邓小平曾指示“一切不变,只许办好,不许办坏”。

1957 年,“反右”初期,王缵绪持不同看法。他身边的好友多被打成了“右派”,就连曾动员他起义的中共党员、四川省政府参事室主任高兴亚也被打成“右派”,让他 无法理解。特别是官方又提出所谓“阳谋”的说法,更为让他无比鄙视。他为制造“阳谋”将大批受人尊敬的有识之士、学术大师打成“右派”而震惊。写了大批有关揭露与批判文章,想送到境外发表。王缵绪以赴港就医的理由请假,不幸真相被其秘书陈子庄告密。在深圳预先布控,待王缵绪过境之时,将其扣押至成都,并一直被关押在省公安厅看守所,与世隔绝三年。于1960年11月,终因绝食抗拒,死于四川省公安厅看守所内。


王缵绪创办的重庆巴蜀学校。李鹏夫人朱琳、胡锦涛夫人刘永清、原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等,都出自该校。

被扣押当天,仅《四川日报》刊登消息,未审就已定罪,题为“反革命分子王缵绪偷越国境被捕”。当局将他打算在境外发表揭露和声讨“反右”真相的文章视为绝密,连家属也从未看到他随身携带的57份反右运动剪报和约52万字的个人日记。

王缵绪被关押三年期间,既不提审也不定罪。当局并改写与他相关的史料,否认他的抗战经历和率军起义事实,将其打入另册,让其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来源 新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