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甚么还有人相信共产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05

为甚么还有人相信共产党?

罗孚先生走了,一代风流人物与世长辞。然而与他此生千回百转的中共,却依旧统治着中国大陆。面对如此庞大的力量,每个人都要被迫选择如何与它共存。


和今天不学无术的投机分子「爱字头」不同,老一辈左派人士,大多是文人,有学养、有见识,知书达理,曾经真心诚意地认为共产党可以救中国。然而,他们中不少人无疑是「天真」的。他们满腔的热情与理想,往往敌不过中共复杂的政治斗争,最后反而获得莫须有罪名。

罗孚是这样,比他早的潘汉年也是这样。潘汉年早年为中共从事特务、统战工作,抗战期间发表中共和日军取得「互不侵犯」的默契。中共建国前一段时间,他在香港工作,后来却以「内奸」罪遭逮捕,含冤病死。毛泽东曾亲口说过:「有个潘汉年,此人当过上海副市长,过去秘密投降了国民党,是个CC派人物,现在关在班房里头,我们没有杀他。像潘汉年这样的人,只要杀一个,杀戒一开,类似的人都得杀。」(《毛泽东文集》第八册)

罗孚当年以「美国间谍」罪名,被软禁在北京长达10年。另外一位著名的香港「间谍」程翔,遭遇和罗孚如出一辙。还有早前去世的油麻地实用书局老板龙良臣,年轻时是中共地下党,后来在香港眼见大陆被毁成人间地狱,从而完全破灭了对中共的幻想。一个个数得出来的人名,都是左派,殊途同归,都由亲共到反共,全都出自真性情。在大陆,这样的人有个花名叫「两头真」。

六四发生时,很多人彻底绝望。那时最流行的是预测中共还有多久倒台。有人说最多不出10年,有人说大概也就5年,最偏激的认为连1年撑不过去。但转眼间,今年就是六四25周年了。中共依旧统治着整个大陆,并且「大国崛起」。

以党国为荣的很多人,不限于大陆人,一些香港人也是这么想的。有时和左派学校或亲中团体的年轻人聊天,发现他们真的服膺中共的整套逻辑,那就是「成就很大,问题不少,需要时间加以改进」。从他们单纯的眼神判断,他们是真的相信共产党,不是帮他们背书。

如果不是无知到连罗孚的故事也没听说过的话,一个问题立刻浮现:为甚么还有人相信共产党?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中国在过去30年间国力确实发展得很厉害,足以乱人视听--情况恰如希特拉时代的纳粹德国。

希特拉的纳粹德国主要做了三件事,让全国民众对其心悦诚服。第一件,大力鼓吹民族主义,培养德意志民族的自豪感和对外族的仇视;第二件,发展经济,尤其是大规模投入国家基础建设,解决就业问题;第三件,举办奥运会,对外宣示国力。通过这三件事,希特拉成功获得了支持,笼络了权力。两相比对一下,这30年来中共所做的事情其实是差不多的:把机器开到最高速,直冲向云,试图摆脱地心引力,在缺氧的临界点,人已即将昏迷,相信快将去到天堂;但事实是,死神正敞开他的怀抱贪婪地等待。

争论中共还能撑几多时日,这是个无聊话题。从一战结束到希特拉兵败,前后总共有二三十年时间。那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故事,根本无法与今天同日而语。新时代来临,过去的所有「铁律」都被打破。也就是说,中共就算再糟糕、残暴、不可理喻,或许也还能维持很久的统治。

罗孚先生辞世,象征一个时代的终结,但这「终结」不是立刻就实现的。自「你永远无法叫醒装睡的人」这句话流行之后,很多人都绝望了,好像身边所有跟自己意见不合的人都在「装睡」。这种诛心之论会把人变得犬儒。实际上,多数人没有那么「聪明」,他们没有能力装睡,而是真的在睡。所以,请永远不要放弃叫醒所有人的努力。

贾荃 传媒人

来源: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