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美越走近 变色威胁笼罩河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27

美越走近 变色威胁笼罩河内

当下越南与美国显得越走越近,尤其是在月中的暴力工潮席卷南方之后,更有专家披露称美国将对越南解除武器出口禁令,而作为东盟诸国中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越共当局在面对华府时并非高枕无忧。尽管越南政府和西方各国保持着相当近的距离,但西方的诉求显然不仅仅局限在维持河内当局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名为“变色”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然高悬在越南当局头顶。



不可否认,越南得到了美国相当的倚重。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洛克利尔(Samuel Locklear)5月23日指出,华盛顿一直在为美越安全同盟的建立创造条件,日后可能与河内建立战略关系,美方还期待寻求机会、强化与越南等国的合作伙伴关系。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问题专家鲍尔(Ernest Bower)也称,华盛顿将越南看做在所有东盟成员国中最具战略思维的一员。美国媒体更开始炒作对越南武器解禁的新闻。但是,即便华府与河内显示出相当的热络,仍无法改变越南是“共产党国家”这一本质。

对于走在“亚太再平衡”路上的美国来说,该国军人在2012年重返越南金兰湾,至此越战前后的惨痛记忆似乎已一笔勾销。西贡政权垮台后,面对寻求与华府建立盟友关系的河内,美国的机会似乎已经到来,这也让华府在很多时候对于河内报以意外的关注。为此,从战略考量加以考虑之后,美国白宫、国务院等机构对于越南的关注度就日益加强。除去美国之外,日本等美国传统“盟友”更为越南提供更多的支持。可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他们对于“呼吁”河内“民主化”的诉求也同时存在。

越南在5月初以来的“海洋石油981”风波中并未占多少便宜。在此后因反华示威引发的南部大工潮中更损失惨重,亦有国家形象受损之虞。但是,在美国为其助威后,越南在面对中国时底气似乎较之以前有所充足。此前,美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曾在21日与越方对话,并称中方行动系“挑衅行为”,在获悉这一表态后,越总理阮晋勇便在次日发表讲话,称准备“采取法律行动”以应对中方行为。



但是,在满足于美国对于南海问题的声援时,越南方面也不免会注意来自美国当局的另一种声音。仅仅在一周前,美国方面在面对越南的工潮时,虽力劝各方保持克制,制止暴力行为。但他们也称“支持个人行使和平集会(rally)抗议的权利”。这一发言虽显出美国传统态度,但对于越南思潮混乱的局面而言,已可算大有“唯恐天下不乱”的意味。

越共政权正处在最为混乱的当口,河内“四驾半马车”的局面造成了大范围的争吵,阮晋勇政府经济建设的失败也迫使其内病外治转移视线,越共高层思想也呈现混乱,有反对党公开叫板。加之越南“太子党”势大,又与美国联系紧密,阮晋勇的女婿更是前南越政府高官之子。这一错综复杂的局面令美国在“颜色革命”之后对于越南的巨变也心存希望。

事实上,越南的“多元化”的思潮已经自上而下地席卷了该国的各个层次,从越共高层智囊团队开始,一种否定历史的态度逐渐扩散开来。此前,《纽约时报》曾披露胡志明市已成为越共反体制人士的大本营,有总理顾问竟公开发声“谴责政府”,自称“不再信奉共产主义”。越南军方在当下也面临管理混乱,尽管越方投入大笔资金用于强军,但越南当局对于军队经商等行为并不忌惮,阮晋勇更专门出面嘉奖其中的“先进个人与集体”。如此,文武百官不在其位难谋其政的越南已然面临了巨变的当口。

资料显示,2008年后的经济大范围衰退,加之越南企业在2013年更遭遇惨重亏损,数额达206兆3,310亿越南盾(约合10亿美元)之巨,河内正面对日益增长的民怨。350万越共党员正遭遇质问,有声音认为他们似乎难以代表9,000万越南国民的意志。以阮晋勇为代表的越共“改革派”人士与总书记阮富仲为首的另一派实力却仍势如水火。发生在5月中旬的工潮和骚乱,已经令越南本身毫无起色的经济雪上加霜。

因此,就在西方分析人士根据当前美越走近的情况,开始估测美国或许会对越南放松警惕,并开放武器销售合同时,越南本身也处在了“变脸”的转折点上。对河内来说,南越遗民自1976年后随时不忘反攻的心态无疑让他们心存不安,但比起外部的威胁,越南内部的情况在这场大潮中显然更为凶险。此时美国经营南海并期待越南变色的意图也由此逐渐图穷匕见。

来源 多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