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地球人都知道:三峡集团烂透了 / 三峡工程到底肥了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26

地球人都知道:三峡集团烂透了 / 三峡工程到底肥了谁?

中央第九巡视组从2013年10月29日进驻三峡集团,到12月30日结束巡视,“不负众望”,在三峡集团两个月的巡视中发现了诸多腐败问题,并在2014年2月17日向三峡集团领导班子反馈了巡视情况。

据中纪委知情人士向《明镜月刊》介绍,2014年元月,侯凯和第九巡视组就向中纪委汇报了在三峡集团巡视中发现的许多腐败问题,“出于对中央反腐工作的全盘考虑,最后第九巡视组向三峡集团领导班子反馈了巡视情况,但只是点到为止,没有公开详细情况。”


三峡集团所兴建的三峡大坝。

从知情人士的介绍中可以听出更多的话外音,中纪委对第九巡视组发现的三峡问题只“点到为止”,显然是不想“打草惊蛇”,毕竟当时中纪委的反腐工作重点都集中在收拾周永康集团上,随后才能腾出手来收拾三峡集团。

于是,中国各大媒体都在2014年2月17日转载了三峡集团官网的消息:中央第九巡视组当天向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领导班子反馈的巡视情况显示,在党风建设方面,该集团公司有的领导人员亲友插手工程建设,一些招投标暗箱操作,工程建设项目分包现象比较普遍;有的领导人员违规占有多套住房。

正是从这一天起,这个管理着中国最大的、争议最多的、腐败传闻最多的、被捂得最严实的、被外界称为最失败的工程项目的三峡集团,终于在中纪委和王岐山的精密布局之中,逐渐露出了它的马脚。

三峡工程在中国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而是有一条政治主线贯穿其中。李鹏当年力主修建的这个工程,也使其家族获得了巨大的利益。目前任职山西副省长的李鹏之子李小鹏,早前掌控华能电力集团;李鹏之女李小琳2010年升任中国电力国际的董事长。

那么,从三峡集团基层的暗箱操作再向纵深处调查,是否可以牵出中国另一只大老虎?不少网友对追查三峡腐败案能否牵出“老老虎”并不看好。有网友写道:“三峡工程腐败,地球人都知道,你们现在才报!天朝真黑!” 

在中央第九巡视组向三峡集团领导班子反馈巡视情况之后的第10天,《时代周报》率先发威,于2月27日发表两篇调查文章,揭开三峡集团的利益输送链,并强调三峡工程项目的“招投标涉嫌已沦为腐败温床”。


耗资8亿的三峡集团成都总部。

三峡工程到底肥了谁?

多名知情人士向记者爆料称,三峡集团位于三峡坝区的培训中心,目前正处于施工过程中,但中标者——中国华西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人员却并没有进场,而是将工程转包给其他公司。而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建筑单位工程中标之后,不能全部转包,或全部分包给其他单位施工。

这其实是一桩离奇投标旧案。据举报者武汉某公司员工刘虎透露,“我们的报价最低,只有7000多万,另一家企业是8000万,最后却都被一家报价1亿的企业挤走。最可气的是,三峡方面明知该企业存在违规投标行为仍让其中标。”

据刘虎回忆,当时在评标过程中,评标委员会评委曾向其索要100万贿款,以保证稳当中标。不过刘虎拒绝了其索贿,并保留了相关证据。

与中央第九巡视组所反馈的“点到为止”的情况相比,《时代周报》所披露的内容显然更具新闻爆炸力,因为“2014年以前的三峡集团的各种工程招标全是‘明箱操作’的”,这个“明箱操作”,就是明目张胆的操作。

一位已承接三峡各种工程八年时间的建筑商表示,他决定洗手不干了,因为“三峡没有规矩,投标的环境太差了”。

这位建筑商在三峡投的最后一个工程,是宜昌长江电力钢结构检修厂的改造工程。当时第一轮综合报价等各方面排名第一,进入第二轮评审,根据招标文件,评分的时候具有3A资信的企业应加1.5分,但专家在这一栏却给了个0分。

据建筑商回忆,当时中标的企业明显是三峡内定的,原本在第一轮差了十几分的企业,经过专家的操作,反而多了0.9分,硬把他们挤掉了。最后,由于“工程内定”太过明显,引起其他八家企业不满,三峡集团给予每家企业6万元“赔款”。 

当初决定建设三峡工程,国家没有足够的资金,解决的办法就是建立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有媒体估算,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

三峡沦为私人定制的牟利机器叫人痛心疾首。根据巡视组和审计署的报告,三峡集团内部人员多年来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家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腐浪费、输送利益,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

公开揭露三峡集团的腐败问题,《时代周报》无疑在中国媒体中率先开了第一炮。尽管其调查报导引起各大新闻网站的转载,但它却未敢把炮口直接对准三峡集团的后台,更没有触及李鹏家族与三峡集团的特殊利益关系。

来源 明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