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深圳三十年修「道」一朝丧 / 庞大利益“拔”掉中华文化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13

深圳三十年修「道」一朝丧 / 庞大利益“拔”掉中华文化 (图)

十一日的一场暴雨令深圳瘫痪。这座「年轻的现代都市」──三十多年间,据云陆续修建了一万三千七百多公里的下水道,然而,却在「一年一遇」的暴雨面前不堪一击。据初步统计显示,暴雨中当地一百五十处道路积水,二十处片区发生内涝,五千多辆公交车无法正常运营,约二千辆汽车被淹。


一场暴雨,令深圳满目疮痍。台湾作家龙应台有一段话广为流行,她说「检验一座城市或一个国家是不是够现代化,一场大雨足矣或许有钱建高楼大厦,却还没有心力去发展下水道;高楼大厦看得见,下水道看不见。你要等一场大雨才看出真面目来。」

当然,文明的差距不单只是一条下水道,可是,龙应台的话,无疑有一定的道理,「高楼大厦看得见」,这是所谓「面子工程」吧?下水道看不见,却是一个城市的良心,建设者、规划者、设计者如果没有做好本分,一场暴雨,就会暴露出其「良心值」。


深圳一场暴雨成灾,深圳市水务局排水管理处调研员陈筱云说:深圳虽然是中国最年轻的城市,但上世纪八十年代,深圳建市初期也是采用了苏联的城市建设理念,由于苏联降雨较少,排水管道标准较低,这导致深圳排水管道的建设没有充分考虑未来城市发展

一个城市规划者说出这种话不脸红吗?明知「苏联模式」不合国情,那何不用「德国模式」,青岛老城区无论雨多大,从不内涝,皆因是德国建的,德国人是真正「实干兴邦」的民族。这三十年修建的下水道,竟在一场暴雨下一朝丧,有关官员不感到愧疚吗?有道是:智者受到赞美时,字字反思;愚者受到批评时,句句反驳。深圳官员的解画,老朽看到的正是一副愚者的嘴脸。

作者:施友朋



庞大利益“拔”掉中华文化

中华千年的文化遗迹,正面临着逐渐消失的命运。在建设带来巨大收益的情况下,文物保存被摆到了次要地位。美国乔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国际事务系助理教授韩荣斌在接受《明镜月刊》采访时指出,中央有太多其他的优先事项,地方政府则受利益驱动,并不关心文保议题,幸而中国有一批文保菁英份子,在每次文化遗迹面临危机时站出来,与利益团体拉距对抗,为拯救文物而努力。

各群体关心文保程度有别

2013年中,广州两处民国建筑被开发商一夜之间夷为平地,五座商代至春秋战国时期的先秦墓葬毁于方钩机之手,引来责难声浪,其实不只广州,历史文物遭破坏之事,在中国比比皆是,文物古迹的湮灭,几乎等同历史的湮灭,往后对古迹的认识与对前朝的体会,都只能透过第二手资料。

古迹消失反映出的另一个问题,是开发商的强势与政府的漠视。韩荣斌对《明镜月刊》表示,在中国,各方对文物保存的态度并不相同。虽然中央领导对文保的态度相当重要,也确实支持文保,但不是很热心,因为他们有其他优先事项。

对于不同的历史文物,中央的关注度也有差别。故宫、长城、南京总统府等较知名的古迹,是中央较为关心的,若这些古迹面临风险,中央更可能出手保护,其余的民居、不太显眼的历史建筑或文物,就不是中央领导特别关注的对象。

“总体而言,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央处在一个两难的情况中,一方面要保持经济的增长,另一方面又要顾及统治的合法性。”韩荣斌对《明镜月刊》解释:“一些地区比较发达之后,其他方面的需求会上升,例如保护环境、保护古迹;有的古迹对他统治的合法性是有重要意义的。”

较于中央政府的适度关心,地方政府则是将经济利益摆在第一位。韩荣彬表示,地方政府毫无疑问地将土地开发放在文物保存之前。“这些文物、古迹聚集的地方, 往往都是市中心、地值最好的地方,一拆,地皮就翻很多,只要看各主要城市地方政府的收入来源就能得知,地产收入占整体收入很大一部分,很多地方甚至超过50%。所以开发对地方政府以及地方经济的利益巨大。”

来源:明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