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缺乏追缉海外贪官的“杀手锏”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30

中共缺乏追缉海外贪官的“杀手锏”

前不久有媒体报导,中国官方因应反贪需要,已向美国有关方面开出一张“贪官外逃名单”,人数超过1000人,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介绍有关中共外逃贪官的分析评论。

香港《太阳报》“阳光华夏”的评论称:“这些年来,大陆有多少贪官外逃至美国,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人们只能猜想。不过,最近外媒揭开了冰山一角。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中国为了追缉外逃贪官,已向美方开出了一张一千多人的名单,这虽然不是逃美贪官的全部,但数字也已经让人惊讶不已。”

这家香港报纸的社论称:“惊讶之一是逃往美国的贪官有案可查的就上千人,那些没有列入名单的,以及逃往加拿大、新加坡等其它国家的贪官又有多少?恐怕要上万了吧。夸张一点说,这从一个侧面印证内地贪官多如牛毛。惊讶之二是要损失多少人民币,假使每个贪官卷款一千万元到国外,一千个贪官就是一百亿元,一万个贪官就是一千亿元。这当然是个保守的估计,据报道,过去五年,内地外流非法资金达五千亿元人民币,估计其中大部分是赃款,国民辛苦创造的财富,就这样被贪官们卷到国外为资本主义做贡献。惊讶之三是如此之多的贪官和如此之多的赃款竟然可以顺利流往国外,可见内地的管理制度——无论是对官员的管理还是对洗钱的管理——是何等糟糕。”

这家香港报纸的社论继续称:“贪官们之所以外逃美加等国,自然是看中了两地不同的社会制度和法律体系给他们带来的安全度。确实,由于中美、中加等缺乏引渡条约以及司法程序复杂而漫长,要缉拿隐匿在美加的贪官困难重重。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上面说的第三点,贪官外逃并非始自今日,十几年前就有很多官员逃往国外了。《人民日报》日前刊文透露,一些‘问题官员’自觉即将暴露时,往往假借探亲、看病、休假等理由,一走了之,忽然失去联系,甚至还有些官员是在国外考察时突然失踪。这样轻易出逃,而内地十几年来未能针对这个漏洞建立一套有效的防范制度,足见中共的政治纪律到了何等松懈之程度。”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肩负中国反腐大任的中共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日前誓言,‘加大国际追逃追赃力度,决不让腐败分子逍遥法外,给妄图外逃的腐败分子以震慑’。中国官媒也爆料,指当局已向美国开出上千名贪官名单,寻求美国协助,把他们捉拿归案。由于跨国追人、追赃难度甚高,王岐山的誓言可能流于震慑贪官的政治姿态,对愈加猖獗的贪官外逃趋势,恐难起到‘绝杀’作用。贪官外逃一直是中国反腐的棘手难题。尤其中共18大后,习近平与王岐山铁腕反腐,官场‘官不聊生’,巨贪们在绝望下,只好走为上策。 例如最新被查处的贪官、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家中竟搜出人民币上亿元现金(合1600万美元),这些钱如果早就转移国外,魏鹏远和家人绝不会死守北京,捞饱就跑,或风吹草动就逃之夭夭,成为海外贪官两大类型。 ”

这家总部设在美国的中文报纸社论分析称:“中国境外追缉外逃贪官的路径大致有四条,包括引渡、移民遣返、异地追诉和劝返。引渡虽然最正规,却对美国等已发达国家很难奏效。中国只与36国签订引渡条约,都局限周边国家,与美、欧、澳等并未签约。美国虽是中国贪官‘第一外逃地’,但中国捉拿逃美贪官却无功而返。非法移民遣返作为不具备引渡条件的替代方式,是缉捕外逃贪官的重要手段,但只限个案合作。过去十年间,美国遣返的中国贪官居然仅有寥寥的两例。异地追诉由于国与国之间法律制度不同,更难达阵。而‘劝返’手段对拖家带眷、不顾一切逃亡海外的贪官来说,几乎如缘木求鱼,成功可能性极低。说到底,海外追缉外逃贪官缺乏‘杀手锏’。 ”

来源: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