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比神灵还管用的中国裙带关系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07

比神灵还管用的中国裙带关系 (图)

多年以前,中国官场里流传过这样一则段子:一名草根出身的某基层干部仕途多年不发,无奈之下用电脑合成一张与同姓国家领导人的合影,摆在办公桌角。别人问起,均笑而不语。不想,从此该男子平步青云,所见利益,手到擒来。

这个笑话看似夸张,怎么领导人的照片比屋里供个菩萨像还要灵?其实,在中国这片不信神而崇尚权力的土地上,屋里挂张领导人画像,口中默念领导人姓名,往往真比那些善男信女们请个菩萨像,口念“阿弥陀佛”名号还能趋吉避凶、升官招财、提升学业,甚至还能免于牢狱之灾呢。


北京罗麦药业公司董事长汪静与国家领导人合影

信仰宗教的本质无非是与神灵建立一种联系,以求得心安,做事顺利。然而,对于中国人来说,有权力的官员就是他们的神灵,所以与官员建立联系要比去寺院、教堂还要管用。对神灵做的,中国人也对官员们做了,比如上供、挂像、口念名号、为领导义务服务等。但是,这种机会不是谁都有的。有些一出生就与大领导有裙带关系的人自然比一般人更加幸运。

中国官场正在生产出一个个故事来证明这一点。大家可从中看出裙带关系的巨大“魔力”。

上面笑话的现实版是中共前常委曾庆红妻子的侄女王晓玲。虽然官方目前并没有宣称她涉及违法违纪,但外界的质疑声声,甚至有大陆媒体透露,王晓玲把她与曾的合影一度公开挂在办公室,这样就可达到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远在北京的曾庆红,甚至不用亲自出面,就可远程保佑他这位远亲在各方面顺顺利利。比如王晓玲只是护士出身,并无正规文凭,但她却在15岁时参加工作,并在在广州军区军医学校担任教员。一般来说,教员是指一个学校里负责教学的工作人员,而不是辅导员之类的行政职位,这种职位需要更多的学识。但一个没有学历的护士,何德何能胜任教员岗位?只有一种可能——简历造假。但王晓玲有曾庆红做后台,便犹如有了神灵护体。她一路扶摇直上,成为广州市纪委书记,并在整个广东省有极大势力。

虽说王和曾是远亲,但由于王晓玲与曾庆红并无血缘关系,不属于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且不与曾在同地、同部门任职,所以按照《公务员法》,王晓玲并不存在亲属回避问题,这就使法律不能就亲属回避问题而动她。但这种裙带关系确实存在,而且对王升官发财确实管用。



值得注意的是,王晓玲除了挂与曾的合影外,在其它时候对这种关系始终保持低调。但嗅觉灵敏的政客们怎能不把这记在心里?王晓玲所见利益,一般人哪敢与之相争,碰触红线?王晓玲所犯之事,一般人哪敢一查到底?甚至,因为这层关系,当地官员还要与王晓玲套近乎。幻想着哪天,王在曾庆红面前的一句好话,就可以使他一步登天。接近权力的地方,总会有人愿望靠近。那里有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利益。大家心里都明白,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对权力持有者的讨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然而曾庆红下台后,这种裙带关系虽然褪色,但特有的中共老人政治依旧在维系着所谓的裙带关系。王晓玲之所以现在被实名举报,这跟当前中国的大政治环境息息相关,习近平和王岐山联手打老虎,原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已成死虎,还有其他中共退休大佬也被加入涉腐、涉以权谋私的传闻围绕。在这样的气候下,王晓玲被人公开指以权谋私,涉嫌多种违法违纪等严重问题才变的有可能。

这就是中国所特有的官场怪相,看似好像就是几个裙带关系在谋小利,但在官场投下的威力不啻于一颗原子弹,它所辐射出的巨大破坏力能让官场彻底扭曲。中国的事情不是法律能说清的,什么时候该拿下一个人,不在于他犯了多少法、违了多少纪,而在于其靠山还在不在。这就说明裙带关系比法律本身还要有威力。所以,王晓玲们深信,摆张照片比挂张神灵像要灵得多。 



 一种方法是口念领导人名字,就像和尚口称“阿弥陀佛”那样频繁,照样保升官发财。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外甥邰展,本难以近身江泽民身边,但中国的家族关系本来就庞杂,加之他四处宣扬是江泽民的亲戚,开口不离江泽民,所以所到之处,有如神助。甚至江泽民本人都不用亲自出马,当地官员就会“懂事”地为其让路、铺路。即使碰到专打妖怪的孙悟空,也是没关系的一棒子打死,有关系的叫神佛接走。可惜的是,邰展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在王立军事件最敏感的时刻,本在重庆挂职锻炼的他被薄熙来搬出来提升为市政府副秘书长。不仅趟进了这么大一场浑水,更是让江泽民暴跳如雷,直斥被这个不争气的外甥绑架,但木已成舟,不能再迅速拿下这个外甥的新职位,否则就会引发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效果了。

以上提到的两种运用裙带关系的方法虽然很管用,但其威力还远不如那些直系亲属的关系。用中国人的话说:“不是亲爹亲妈还是差一层。”就像《西游记》里那些从天界下凡的妖怪,因为远离天庭,享有的资源有限,也不能得到主人方方面面的照顾。若是晚一步说出来头,怕是被金箍棒一下子打死了。直系亲属对资源的占用,才是对国家危害最大的。在中国,这种危害就体现在这些官二代们对各主要行业的侵蚀,比如电力、水力、石油、通讯等等这些国企,都是些肥而油腻的行业,他们虽然不能把国有企业的资产直接吞噬掉,但他们可凭借特权身份直接跟这些国企巨头们“做生意”,甚至是直接的利益输送。在当下中国,这些无本万利的游戏被官二代们操控着,由于与权力高度紧密结合,不能公平地参与到市场竞争中,使他们可以任意腐蚀,不顾国家与百姓的利益。作为保护伞的高层官员们,虽然不便直接参与这种活动,但对至亲们最大的支持就是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顶多在被告发或出现麻烦后,严厉的“斥责”一番,而秘书和身边的官员们就会立即“懂事”的帮忙处理掉麻烦。

比如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之子周滨,因为其父位高权重,所以可以大肆敛财,为了利益,甚至不惜触碰法律。即使周围人再恨得咬牙切齿,也无可奈何。这种情况下,也只有等到其父退休并自身难保后才能被调查。而近日传得沸沸扬扬的卷入周滨案的前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兆国之子王新亮,以及与宋林案有牵扯的前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之子贺锦涛,则无不是仗着父亲的势力为所欲为。更让人惊讶的是,二位父亲退位多年,其政治影响力却还在左右着中国高层的政商局势。等到事情败露,给人民和国家造成的损失也已成既定事实。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而那些没有被揭发出来的家族腐败案件又有多少呢?

这些官二代所把持的巨额生意给正常的商业秩序造成极大破坏,挤占了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在面对巨大利益冲突的时候,甚至可以利用公权力把民营企业家送上黄泉。

这样看来,中国的裙带关系确实比神灵管用多了。对于不信来世的中国人来说,只有子女才是自己生命的延续;对于信仰缺失的中国人来说,掌握着公权力的官员就有了比神灵还大的能量,如果这官员又是自己的亲戚,那么更是如虎添翼。在法律、养老体系不健全的中国社会,只有亲人才是最保靠的,所以任人唯亲而不是任人唯贤成了中国人更倾向的选择。家族势力的壮大为个人提供的保障从出生到死亡、从经济到法律全覆盖。家中只要有一位能人,便可以保障家族的利益不受侵害。遇到事情的时候,找这位能人,比找警察、找律师还要管用。所以,自家人相互提携便是理所应当的了。如果想道德高尚一把不帮自家人,就会面临来家族内部的巨大压力。

这种基于家族的裙带关系危害甚大,肥了个别人,却坏掉了整个国家的根基,使中国的官场成了“家天下”的利益场。一方面,使那些有才无关系的人在其中士气低落,看不到希望,负面情绪在底层蔓延;另一方面,各家族间为了利益争夺陷于内斗,根本没有心思考虑百姓的利益;再者,民众仇官心理如此激烈,跟这种感觉裙带官场风气直接相关,导致他们严重怀疑官员的代表性,正当性。这种情况下,一旦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数量,这种内心失衡的不满积郁便会爆发出来,反一切权威,质疑政府一切言行,甚至会引发一场灭神运动。这其实是酝酿另一种文革的社会土壤,十分危险。

相信习近平和王岐山领衔的此轮反腐,并不是因为腐败的存在而去彻底根治,腐败在客观上是不可能根除的。对中共而言,反腐的核心目的是为了社会的公平正义,是为了凝聚国人向心力的民族崛起,是为了整个政党与官场的良性运转。但中国官场如此恶劣的裙带文化与风气不能剔除,那中共目前的反腐只能是另一场镜花水月,对下一步的大改革也毫无裨益。

作者 侯健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