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六四难属全受控悼念活动料举步维艰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21

六四难属全受控悼念活动料举步维艰 (图)

六四25周年前夕,作为难属组织的“天安门母亲”,受监控的程度更为严厉,该组织甚至无法发表一年一度的公开信。与此同时,海内外发起连串悼念六四的活动,较受注目的包括“重回天安门”、及“天下围城-全球网络大会”。 


“天下围城”活动的小襟章。 

今年起接棒承担前线工作的“天安门母亲”成员尤维洁,对本台粤语组表示,她已被警告不能接受媒体的采访,对于当局的打压,尤维洁义愤填膺。她说,在六四25周年前夕,当局对“天安门母亲”的监控更为严厉,往年能如常进行的悼念活动,今年无法进行。

她说: 今年对我们的监控确是不同于往年,丁老师不能回北京,我们所有有关人员到被监控起来。我不想说太多,为何在25周年要我们禁声? 不能说话、不能举行祭典。每年六四时,我们都会发表一篇文章,表达我们的心声,连这点也做不到。
尤维洁透露,“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及其丈夫被强迫留在江苏无锡,不准他们返回北京,令他们无法在六四期间,在北京拜祭儿子。尤维洁谴责当局的打压无理。

她说: 这样做非常不合理,也是错误的。我们只是维护自己的权益,我们都是和平理性的去做。25年了,国家没有对我们做个交代,还在我们伤口上洒盐。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倡议 “重回天安门”运动,悼念六四。

与此同时,海内外就趁六四25周年,发起连串的悼念活动。正被软禁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是“重回天安门”的发起人之一。胡佳表示,25周年是个关键年,悼念是要对历史负责。“重回天安门”的基本概念,是呼吁群众在六四当日穿上黑衣,运动可以三个不同的层次进行。

他说: 最基本的重回天安门就是穿上黑衣服;如果你在北京,就到当年发生流血事件的木樨地、前门等地段。第三个层次就是回到天安门广场,拍个照传到网上去。

胡佳说,当局已明确警告他,若今年六四穿黑衣出现在天安门,会以颠覆国家罪逮捕他。他说他无惧入狱,但由于被软禁,相信当天只能在家中穿上黑衣,禁食悼念。

他说: 真正能做到的是我穿上黑衣,6月3号晚点燃蜡烛,为他们(死者)守夜,然后我从3号晚到4号晚禁食。


海外多个民运组织发起 “天下围城”悼念六四活动。

此 外,包括“北京之春”、“公民力量”等多个海内外民运及人权组织,就发起“天下围城-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网络大会定于5月31日上午8点至下午2 点,连续六小时,以多种网络平台进行,海内外连线,他们呼吁大陆的老百姓可以通过QQ群、微信等网路通讯,来参与这个纪念活动。

来源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