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赵紫阳:中国有反对党可避免混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31

赵紫阳:中国有反对党可避免混乱

赵紫阳曾经表示过,他喜欢搞经济工作远甚于理论工作。他崇尚实干,而且具有突出的务实作风。他在担任国务院总理期间和之前担任四川省委书记期间,把主要精力都是放在了全国和地方的经济改革方面。他在多次谈到那个阶段的工作时明显流露出几分得意、几分自豪。


后来的不少评论大多肯定了赵紫阳在经济工作方面做出的成绩,而忽略了他在推动政治改革方面所作出的重要贡献。其实,无论是在主持经济工作期间还是在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期间,赵紫阳都花了不少心思筹划和推动政治体制的改革。

在讨论中共十三大政治报告的时候,赵紫阳提出了“政治体制现代化”、“从革命体制向建设体制转变”和针对权力过分集中、人治色彩严重和政治运作不透明等问题而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

赵紫阳在“六四”后曾经透露:“关于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在八九年‘六四’之前,我曾探过邓小平的底,当时邓小平的意见是:一,允许党内存在不同的派别;二,可以开放报禁,允许发表对领导人的批评意见,但是批评一定要合法;三,决不能搞‘三权分立’。这就是邓小平的底线”。”(《赵紫阳披露中南海内幕》)

主张开放报禁

不少研究赵紫阳的学者都注意到,在赵紫阳领导中国改革的那些日子里,改革的环境是非常艰难的,其艰难程度超过一般人想像。他要获得邓小平的支持,自然就不能超越邓小平划定的红线,分寸拿捏实属不易。但是,赵紫阳还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推动政改的前进。

在开放报禁方面,姚监复说,赵紫阳在19891月春节的时候专门见了老报人、前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注21)。赵紫阳跟当时担任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也是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的胡绩伟,讲了起草新闻法的问题。赵还跟胡绩伟谈过民间是否可以办一些报纸的问题。

不过,曾经担任毛泽东秘书、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胡乔木对此表示反对,不让社科院新闻研究所起草新闻法。“六四”以后,新闻法起草工作就无疾而终了。中共对新闻的控制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愈来愈紧了。


  允许党内有派

在政改方面,邓小平多次警告说不搞“三权分立”,不放弃专政,不能迁就要求民主化的情绪;但是,他赞成“党政分开”。赵紫阳不仅赞成“党政分开”,更倾向于“党政分权”。因此,他一方面鼎力支持和推行“党政分开”,另一方面也为走向“党政分权”做一些准备。

据一些专家的研究,当时在赵紫阳的认可下,最初拟定的政治改革方案为突破这一禁区做过大胆的尝试,以至受到邓小平的批评和警告。

姚监复在和赵紫阳的谈话中发现,赵紫阳在生命的后期,思考问题跟在任期间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就是不再拘泥于所谓“四个坚持”(注22)“党的领导”的老框框,而是站在全国和各民族的角度来看待政治改革。

姚监复说,赵紫阳很欣赏台湾的蒋经国。蒋经国曾经说过,他看了古今中外的书,发现没有一个党是永久执政的。蒋经国说,不要说国民党万岁。要解除党禁、报禁,国民党可能会下台,但也可能会重新上台。台湾实行政改的结果证明了蒋经国的判断是正确的。

赵紫阳认为,共产党也应该这样,不要总是讲共产党万岁,共产党不可能永远领导中国。用暴力、用强力维持的稳定是靠不住的。稳定只能够通过民主的方式实现。

赵紫阳还特别重视党内派别活动合法化的问题。他认为这是政改的第一步。就跟日本自由民主党一样,党内可以有各种派别。你这一派不行就下台,我这一派再上来。这样的话,执政的还是自由民主党。

赵紫阳说,共产党如果也这样做,允许党内派别的存在,一派不行下去了,不会导致共产党的整体垮台,党内另一派上台,就能够保住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赵紫阳说,如果党内连这种民主都没有,那就太糟糕了。

从国家利益考虑,赵紫阳认为,培植一个反对党,或者实行多党制是必要的。赵紫阳最后在他的《改革年代》里跟杜导正(注23)的谈话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如果共产党不支持一个反对党,中国要乱的时候,人家不相信共产党,国家就会陷入混乱。而如果有一个反对党存在,混乱就可以避免。

赵紫阳在他的秘密录音中也明确提出,中国应该走议会民主的道路。他说:“一个国家要实现现代化,不仅是要实行市场经济,发展现代的文明,还必须实现议会民主政治的这种制度。不然的话,这个国家就不可能使它的市场经济成为一种健康的、现代的市场经济,也不可能是一个真正现代的法制社会。”


  附:赵紫阳在广场上对学生的讲话

1989519日)

同学们,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不是请你们原谅。我想说的是,现在同学们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绝食已经到了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绝食时间长了,对身体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这是有生命危险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尽快结束这次绝食。我知道,你们绝食,是希望党和政府对你们所提出的问题给以最满意的答复。我觉得,我们的对话渠道是畅通的,有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才能解决。比如你们提到的性质、责任问题,我觉得这些问题终究可以得到解决,终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情况是很复杂的,需要有一个过程。你们不能在绝食已进入第七天的情况下,还坚持一定要得到满意答复才停止绝食。

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地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呀!现在十几、二十几岁,就这样把生命牺牲掉哇,同学们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

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你们都知道,党和国家非常着急,整个社会都忧心如焚。另外,北京是首都,各方面情况一天天严重,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同学们都是好意,为了我们国家好,但是,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失去控制,会造成各方面的严重影响。

总之,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意。如果你们停止绝食,政府不会因此把对话的门关起来,绝不 会!你们所提的问题,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慢是慢了一些,但一些问题的认识正在逐步接近。

我今天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学们,同时说一说我们的心情,希望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这个问题。这件事情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是很难想清楚的。大家都这么一股劲,年轻人么,我们都是从年轻人过来的,我们也游过行,卧过轨,当时根本不想以后怎么样。最后,我再次恳请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今后的事。有很多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希望你们早些结束绝食,谢谢同学们。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