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安徽无钱治病自锯双脚男子:我一千元都交不起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14

安徽无钱治病自锯双脚男子:我一千元都交不起 (图)

安徽定远县严桥乡44岁村民刘敦和,因不堪病痛折磨,用茶杯碎片将自己的双脚锯掉。昨日下午,刘敦和接受了手术治疗。据主治医生介绍,手术效果理想,休养20天左右刘敦和就可以出院了。



  事发  喝酒壮胆后锯断双脚

  据刘敦和的二哥介绍,刘敦和小时候得过脑膜炎,智力上存在一些缺陷,与人沟通少。因为家里很穷,他至今还是单身。今年2月,刘敦和得了脚病,先是双脚起水泡,接着浮肿,伴随剧烈疼痛。不堪病痛却又无钱医治的刘敦和决定用极端的方式结束病痛。

  4月20日晚,喝酒壮胆之后,他用摔碎的茶杯碎片锯断了自己的双脚。双脚锯断后,伤口受细菌感染发炎,创面化脓。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刘敦和随后被送到定远县爱德医院接受治疗。



  治疗  切除创面坏死组织

  爱德医院骨科主任杨世友是刘敦和的主治医生。昨日,他对新京报记者介绍,刘敦和是5月10日被送到医院的,“当时的状况很不好,脚踝关节以下缺失,距骨外露。创面暴露时间长、发炎化脓,患处严重感染且伴有强烈臭味。由于慢性失血,刘敦和还出现了低蛋白血症(营养不良)及贫血等症状,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危及生命。”

  昨日下午2时,刘敦和被推进手术室。切除了创面的坏死组织,并做了抗炎处理,一个半小时后手术结束。杨世友称,休养20天左右刘敦和就可以出院了,后期还要根据病情补足营养,预防感染。

  病因  推测患“血瘀症”

  刘敦和的双脚到底得了什么病?因为已经切掉,所以医生无法直接诊断。根据刘敦和对自己症状的描述,杨世友推测他是患上了血管闭塞性脉管炎,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脱疽”或“血瘀症”。脉管炎造成动脉管腔内血栓闭塞,最终导致双脚缺血坏死,并引发水泡、浮肿,甚至发黑发臭等症状。

  杨世友说,虽然刘敦和事后在乡镇卫生院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处理和输液治疗,但却没能防止细菌感染,最终创面恶化。



  讲述  下地赤脚施肥不慎冻伤患病

  据刘敦和的二哥介绍,生病之前,刘敦和靠二亩薄地维持生计,“种些水稻麦子什么的”。刘家姊妹五人,大哥和小弟在上海打工,二哥在家务农,但并不和刘敦和住在一起。此前刘敦和身体一直很健康,所以没有申请低保,也没有加入新农合。

  刘敦和的姐夫称,去年冬天刘敦和在田里种了麦子,年初在地里赤脚施肥的时候,双脚不慎冻伤,脉管炎可能就是这么得的。双脚冻伤之后,刘敦和曾喊村医去家里看病,但因为病情不严重,他没太重视,输了几次液之后就没再管。刘敦和的二哥是个泥瓦匠,平时不常在家,一开始不知道弟弟的病情这么严重。

  刘敦和自残之后,他所在的严桥乡政府组织了一次捐款,“总共两万多元,已经送到医院了。”刘敦和姐夫说。


谈起自己弟弟的惨状,刘敦和二哥掩面叹息。

  对话  “玻璃片磨6个多小时锯断双脚”

  新京报:当时双脚到底是什么状况,让你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

  刘敦和:今年2月我得了怪病,先是双脚起水泡,接着浮肿、发黑发臭,疼得受不了。到4月,病情很严重,脚踝关节疏松,肉已经坏死了,肉里面长了十几条蛆,我自己用手指把蛆抠出来。踝关节实际上只有几根肌腱连着,脚部就像挂上去的。我就动了心思,自己把脚踝关节以下锯掉,挂着碍事。

  新京报:自己断脚之前你跟家人商量过吗?

  刘敦和:我二哥就住在隔壁,我脚坏掉不能动后,二嫂每天给我送饭吃。他们家条件也不好,我不想给他们添麻烦,决定断脚之前没跟他们商量,怕他们骂我。

  新京报:一开始就想到了用茶杯碎片吗?

  刘敦和:我本来想找刮胡子的刀片锯断肌腱,但没找到,在找的过程中失手把床边的玻璃茶杯打碎了,我就捡起了玻璃碎片锯肌腱。我用玻璃片慢慢地刮肌腱,钻心疼,疼得受不了就喝几口酒,麻痹自己。一边喝酒一边锯,前后用了6个多小时。怕隔壁的哥嫂发现,我忍着疼没有尖叫。

  新京报:锯掉双脚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刘敦和:对我来说是种解脱,我把锯下来的脚用黑色塑料袋装着,放在墙角。一开始没有跟家人说,但是过了一周多,伤口发炎化脓,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我怕死掉,所以跟哥嫂说了。哥哥发现后把它埋进田里,以免被动物吃了。

  新京报:为什么不去医院,要选择自己锯掉?

  刘敦和:我是个单身汉,一个人生活,种两亩田,有时候打点零工,一年收入五六千元,刚够自己花销,没有余钱。前期脚发炎时去乡医院打过几次针,没有好转。后来脚坏死,医生说要截肢,要1万多元手术费,我哪来那么多钱,让我交一千元都交不起,于是就决定自己锯了。

  新京报:你没有参加新农合医保吗?

  刘敦和:前几年都参加了,每年交70元,都没有得病,我觉得是浪费,今年就不再交了。我想我是做搬运工的,身体很好,不想浪费那70元。


刘敦和的屋内,脏乱不堪,桌子板凳都已结了蜘蛛网。

  追访  锯脚男子办上“五保”和残疾补助

  昨日,定远县严桥乡党委委员靳松来看望刘敦和。据他介绍,5月8日,乡政府得知了刘敦和自锯双脚的事情,与其家人商量后,5月10日将刘敦和送进定远县爱德医院。乡干部以及邻居们为刘敦和捐款23000多元,作为其治疗费用。

  目前,为了进一步救助刘敦和,乡政府为其办理了“五保”和残疾补助,并在县残联申请了免费的义肢。如刘敦和术后康复情况良好,过一段时间就能安装义肢了。

  靳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严桥乡属于贫困乡,人均年收入在6000元左右,生活不富裕。刘敦和患病前身体强壮,收入超过低保规定的年收入1800元,因此没有办低保。刘敦和也没有参加新农合医保,村干部几次上门做他的思想工作,都被他拒绝了,“他说浪费钱,新农合医保是自愿加入,也不能强迫他。”

  定远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谢有勇表示,如果刘敦和参加了新农合医保项目,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根据新农合政策,一般的病可以报销70%,大病可以申请大病医保,个人承担的超过2万元的部分,由大病医保项目再报销40%至80%。

  据谢有勇介绍,2013年,严桥乡农民参加新农合医保项目的比率达到99.2%,除本地村民,外来人口也可参加新农合医保,“我们要加强督促劝导,争取让新农合医保覆盖到每个村民头上。”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