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帮会人物回忆六四营救行动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19

香港帮会人物回忆六四营救行动 (图)

英国《星期天电讯报》刊登了该报驻上海记者摩尔的报道,讲述了1989年六四镇压后香港帮会帮助学生领袖和活动人士出逃的故事。


这篇题为“出逃天安门”的报道讲述了人称“六哥”的帮会人物如何利用走私快艇在六·四事件以后冒着危险从大陆营救逃亡的活动分子去香港。“六哥”的快艇安置了4个外部引擎,在香港和珠三角水域能够摆脱两边警方舰艇的追赶。

在1989年北京抗议镇压20多年后,人称“六哥”的陈达钲在香港首次接受西方媒体采访,透露了营救活动的前前后后。

陈达钲

他说最初是在九龙的一个旅馆会见了两名香港电影艺人邓光荣和岑建勳。会见由香港的活动分子安排。两位艺人问他是否愿意参加营救学生的行动,六哥当时就答应了,他说他很清楚营救有危险,他当时刻意没有多想,因为三思后他可能就会做出不同的决定。

邓光荣

当天晚上他起草了18页的计划,制定了必须的行动洗净,包括信号和暗语等。他选用了“李成功”作为被营救逃亡者的代号。

随后发生的就是一系列富有传奇色彩的营救政治逃亡者的行动,里面有像六哥这样的三合会头目,还有西方外交官,他们从中共当局眼皮下面营救出了150名逃亡者到香港。当时的香港还是英国的属地。之后这些逃亡者被转送去了法国和美国。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的主席,现香港工党的主席李卓人说,营救行动的参与者形形色色,是个奇怪的组合。他说真正使营救行动成功的是“六哥”那样的人,他们只是筹集资金。“六哥”他们有现成的走私网络,他们为每次营救行动付款,逃亡的人越知名,价码也越高。

后来被称作“黄雀行动”的营救内幕从来没有被公开过。即使现在“六哥”都说他担心一些组织者会受牵连。但是他说“现在再没有人追究我,但我不能肯定其他人不受牵连”,“我很少说这件事,所以大多数人记不得我曾参与过这件事,我不想获得任何承认,还有很多其他人参加了那次行动。”

报道说解放军进入北京戒严,士兵向平民开枪令“六哥”受到震撼。他说他从电视上看到开枪,几乎晕厥过去,他的亲戚甚至把他送到了医院治疗。


“六哥”参加营救行动也和他自己的个人经历有关。1971年他涉水长达9英里从广东逃亡到了香港。当时中国正值文革期间,“六哥”当时在印刷毛主席语录的印刷厂担任一个部门的负责人,他被指控为“反革命”,因此他选择了偷渡。

如今从“六哥”的名片上看不出他是帮会成员,他名片上列出他是几个公司总裁的头衔。现年70岁的“六哥”说他已经退休很长时间,现在靠房地产租金生活。他在1996年被4名攻击者用菜刀砍伤,流了很多血。当时医生以为他会瘫痪。现在他的左胳膊还受到影响。


在1989年的时候,“六哥”是名声很大的走私者。但据他自己说,他当时只是个小老板,但是因为他发明了当时最有效的走私方法,所以他的名气很大。

在天安门抗议发生之前,“六哥”一直走私汽车、汽车配件和任何带高进口关税的商品。他们当时从美国买来二手车,每辆车投入20万港币,卖出30万港币。

为了营救逃亡者,“六哥”组织了一个10人队伍,一个是他的兄弟“七哥”,其他人都是愿意为他两肋插刀的朋友。


当香港支联会的人确认了营救目标的身份后,“六哥”的团队就安排一艘快艇。“六哥”说,支联会的人仅提供人名,会合地点和暗号,其余由他负责。他说总共花费了一千万港元,其中大部分由支联会筹集,他和其他负责人也出了一些。大部分钱给了那些操作快艇的人,还有一些付给大陆官员做贿赂。

被“六哥”营救的逃亡这当中有李禄,现在是个富有的银行家;万润南,中国科技公司四通公司的创始人;吾尔开希,他在被通缉的学生运动21位领袖名单中排第二位。李禄在2007年致信对“六哥”表达了敬仰、感激和热爱,他说“全世界人民会长时间记得你。认识你很荣幸。”

被营救的学生和知识分子先被秘密带到大陆的一个秘密住所,然后在夜幕中登船,有时候在途中的小岛停留,然后奔赴香港。现年72岁居住在美国的严家祺说,在偷渡香港途中他们藏在甲板下面,周围也有其他船只护卫。

现在在波士顿做律师的57岁的项小吉说,在逃亡途中他们被告知“下一次有人出示汇丰银行的上面有牛头图案的钥匙链,我们就应该跟他们走。”

李卓人说,在香港逃亡者被带到了在香港西贡的一个秘密地点。李卓人说他们帮助逃亡者同使馆联系,接受政治庇护审查。他们还给他们离开香港飞机票和一些钱。

李卓人说法国人提供的帮助最多,英国因为管辖香港也发挥了作用,他们甄别了进入香港的逃亡者,决定哪些人有资格申请政治庇护。法国人帮助了约100名逃亡者离开香港。法国领馆在没有得到来自巴黎批准的情况下向他们发放了签证。

据知情人士说,法国领馆办事迅速同法国革命的传统有关,从人权意义上具有重要的象征含义,当时很少有人在意是否这么做会激怒中国。

虽然“六哥”和其他参与营救行动的人认为在南方的中国官员对营救行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营救行动仍然充满了危险。“六哥”有两名手下在营救行动中死于撞船事件。还有两人被中国警方逮捕监禁。“六哥”说,有个现在已经离世的人,他叫罗海星,负责搜集情报。当他们在营救陈子明的时候,陈已经被捕。但是警察向罗海星提高了假情报,因此当“六哥”的人前去接应营救的时候,落入了警察的圈套。

罗海星

这两人被捕后向警察交待了营救行动,他们被监禁了6年。“六哥”说,他要求港支联在半年内把他们营救出来,但他们没有成功。之后“六哥”亲自出马直接同中国当局接触。在九十年代“六哥”去北京为争取他们释放奔走。他对当局说,他们应该感谢他把令当局头痛的人物带出中国。

中国当局对“六哥”说,如果他停止营救行动,他们就会释放他的人。

来源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