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女子卖身遍布全球 低至5欧元一次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02

中国女子卖身遍布全球 低至5欧元一次

法国《巴黎人》报道,本月1日,一名50多岁的中国籍性工作者在巴黎被捅十余刀致死,该名中国女子很可能是偷渡客。据新华社驻巴黎站记者介绍,尽管在法国商业性行为属违法,但在华人聚居地,随处可见不少东方面孔的站街女。


  早在2009年,《环球时报》报道,随着全球化发展,世界各地从事性服务的外籍女性越来越多,其中不乏中国女性。虽和东欧国家人数相比,中国籍女性人数少得多,但她们的分布点却较多。

  检索相关报道可以知道,这些中国女性并非人们想的那样日进斗金。相反,她们大多都有被诱骗至海外的经历,抑或因背负债务不得不从事性工作,而且收入低,日子贫困。而中国政府亦加强了打击力度。

  中国东北性工作者在法国收入低 低至5欧元一次

  在巴黎,很多中国女子语言不通,只能廉价卖身,甚至低至5欧元一次。

  根据一名对海外性产业颇有了解的专栏作者介绍,巴黎街头的中国性工作者大致可分两类,一类年龄在3040岁间,多来自东北,最初以旅游签证前往,“黑”下来后就打工,但由于最早到巴黎的华人华侨几乎都来自东南沿海,因此东北女子无法融入当地华人圈。在法国,没有合法身份无法从事正当工作,导致她们收入偏低,加上文化水平不高,语言不通,时间久了只能站在街头招揽一些在法国的外籍移民,中东的或非洲的,且以老年人居多。

  上述凶杀案中,警察现场除了发现中国女子尸体外,还有一名50多岁的北非男子,衣服上满是血迹。

  调查发现超过80%女性在交易过程中遭遇暴力

  法国“世界医生”组织的追踪调查了证实了专栏作家的说法,他们调查了在法93名中国卖淫女性,发现大部分来自中国东北,平均年龄约42岁,三分之一到法不到一年,90%在国内留有子女,收费一般在520欧元一次,顾客多是社会底层人群。很多顾客利用她们不懂法语和不敢报警的心理,进行毒打或提出性变态要求。此外,由于这些女性收费低,还要遭到当地同行指责,称她们破坏市场行情。

  除了这批来自中国东北的女性,另一类则多在20岁出头,多以留学生身份来法,因无法完成学业就索性成为风尘女子,这类女子因懂法语,往往可找到条件较好的顾客,收费相对高一点。

  2012年,一份来自“世界医生”组织MDM的报告显示,在巴黎的中国性工作者中,超过80%的人都在交易过程中遭遇暴力。她们因没有家人帮助,又怕警察逮捕,只有四处躲避。

  在意大利和英国的中国性工作者收入也低

  同样是在欧洲,据环球网报道,意大利曾破获一个中国性工作者团伙,大多也是被诱骗至此,每人每周工作7天,每天接客约25名,最多时超30名,每名嫖客一次付费50欧元,但有60%要上交。

  在英国,当地报纸经常报道海外性工作者遭遇。据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英格兰北部约克郡的一份地方报纸,曾报道一名以学生身份到英国的中国女子,以开按摩店为掩护介绍从事性服务,两年下来,扣除一切生活开支,每个月也只有不到200英镑收入。


  有中国女性被诱骗至阿富汗从事性交易

  根据环球网报道,自2003年开始,阿富汗当地有很多华人餐馆开始暗中从事性服务。2005年,在阿富汗的中国性工作者人数达300人,而当时喀布尔中国人总共就1000人左右。据了解,在阿富汗,大部分中国女性都是被跨国“鸡头”组织诱骗或偷渡来的,她们主要以开按摩院或在酒店旁站街拉客为主。服务对象为在阿工作的外国人和当地富人阶层,收费平均一次50美元。因为这些问题,阿富汗人对中国人印象一度不好,有些在中资企业工作的阿富汗人甚至会被朋友劝说,让其不要工作。

  犯罪集团以劳务输出为名将中国女子骗至东南亚

  东南亚国家案例也较多。

  据马来西亚《中国报》报道,2010年,马来西亚警方曾公布,全年共有近5000名中国女子涉嫌在大马卖淫被逮捕。

  马来西亚警方表示,这些女子多被卖淫集团不断通过各种手法,包括威逼利诱在内非法引入。多持学生证或结婚证在夜店从事性服务。据当地华文报纸报道,因为大马当地的高级公寓保安严密,加上邻里间少有往来,因此成了犯罪集团安排非法滞留的中国女子最佳地点。

  另外一个中国性工作者聚集的国家是柬埔寨。一位柬埔寨华侨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国女性非常受当地华人欢迎。据称,这些中国小姐大多都是家里欠了债,抑或带着“挣大钱”的想法被骗至柬埔寨。

  据新华网报道,曾有一浙江团伙,以劳务输出到柬埔寨做酒店服务员为由,在宁波等地招募十多名年轻女子,并为其提供虚假的邀请函、假公章等。抵达柬埔寨后,这些女子被扣下证件,被迫从事性工作。后案件被侦破,主犯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

  非洲国家也是犯罪分子诱骗中国妇女的目的地

  一些非洲国家也是中国妇女被诱骗的目的地。2011年,19名中国女子揣着打工一年能挣十几万的梦想,前往位于非洲西岸的安哥拉,没想到却被限制人身自由,从最初谈妥的工作洗脚开始,从事起陪唱、性交易等活动。而这些女子收入非常低,因前往非洲的差旅费往往上万,她们辛苦赚来的钱全都用于还债了。据《人民公安报》报道,其中一名被拐女子通过各种渠道终于与国内取得联系,后来吉林省公安厅成立专案小组将此案侦破,19名女子得以被解救回国。

  有持学生证女子在澳洲从事性交易

  2014年初,澳洲《星岛日报》援引《星期日先驱报》消息,近来有澳洲人口贩卖集团以赚快钱和免费住宿的招数诱骗中国女子到澳洲,而他们所利用的则是申请学生签证的漏洞。

  这些女子最初均以旅游签证抵澳,然后便会有人为其申请学生签证,在申请被拒后,就会提起长达两年的上诉。在这段时间里,人口贩子便会让这些女子从事性工作。据了解,有些女孩每日会被迫接客至少20个,并在向嫖客贩卖毒品之余,被迫染上毒瘾。一旦她们惹上毒瘾,便只能向人贩子索取毒品,自此人身自由完全受到限制,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中国政府正在加大打击诱骗妇女犯罪活动

  实际上,随着全球化的深入,人口贩卖、卖淫已经成为全球各国都要面临的问题。据《法制周末》报道,国际上相关统计数据表明,每年全球遭遇跨境拐卖的人口高达80万,而这个数字很有可能只反映了部分真实情况。

  而中国政府亦很重视对上述犯罪行为的打击,至今,中国已与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机构间项目、英国救助儿童会等组织开展了合作,实施打拐、防拐。此外还有地区性的专项协作,比如在东盟地区,公安部先后与越南、柬埔寨、泰国、菲律宾、老挝、缅甸、印度尼西亚等国警务部门签订合作协议,将打击拐卖妇女确定为重要合作项目。

来源:华声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