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石家庄政府凌晨袭村强拆酿血案 200人持械互殴1死多伤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12

石家庄政府凌晨袭村强拆酿血案 200人持械互殴1死多伤

河北省石家庄政府上周五(5月9日)凌晨5点,出动200多名手持钢管、盾牌的黑社会人员到南高营村强拆民房,与60多名手持铁锹、叉子的村民发生混战,致1人死亡,十多人受伤。

在强拆中死亡的高营镇南高营村村民名叫姚纪钢,当日凌晨在混战中失踪,上午11时许,警方将他的尸体从要拆迁的8号楼楼顶运下,遗体已经送往殡仪馆,颈部以上是黑色。据悉,冲突中还有10多名村民被打伤,其中1人被打断腿。

村民代表张默珍周日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不是他自己死的,是在打架的过程当中死的,我们在现场。他们(政府)要强拆,我们老百姓就集合起来,有老的少的,早晨6、7点钟发生的打架。村里住着200多痞子,穿一样的服装,在我们村住了20多天,在打架的过程中姚纪钢还参与了,他们300多人冲出来了,几十个老百姓就往后撤,不知道什么时候姚纪钢不见了,不见了之后他媳妇就说最后一次和姚纪钢通话他说‘我过不去了,痞子把我围住了’,6点多说了这个之后,他媳妇7点15分打给他就没人接了。后来来了20多辆110车,从8号楼楼顶用云梯把运下来一个死人,老百姓发现姚纪钢死了。”

张默珍还表示,村民对姚纪钢死因存疑,姚的妻子、儿子见尸后称死者没有外伤,但颈部以上均是黑色。医院的抢救医生表示,死者11时许送到医院来时已僵硬,死亡时间约在3至4小时前:“他们(警察)把我们领到医院办公室里,在急诊室抢救的主任说没有外伤,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僵硬了,没有抢救的余地了,到我们这里就已经死了3、4个小时了。到殡仪馆把抽屉一拉,人身上没有伤,但脸是黑紫的。”

在事发现场的村民何彦红周日对记者说,当地政府以城乡改造为名征地,村民要求出示中央级批文,但地方政府却拿出不知名的文件敷衍,村民对计划存在质疑,因此拒绝签字,并阻止施工,不料发生悲剧:“前天的早晨,在拆迁的现场,有200多个人,我们阻拦了,当时还伤了有十多个人,都被痞子打伤的,有轻伤、有重伤,有一个把腿打折了,他们还往村民这边扔礼花弹。总是用这种强硬的方式逼迁,我们都不知道拆了以后我们的房子在哪里,拆迁的总体规划都没有,而且我们的回迁多大面积也不知道,已经拆走的人对这个问题也有疑问,村民在村口已经静坐了70多天了。我们也向政府申请了拆迁许可文件,政府也回复了我们一些,说政府机关没有强制拆迁的这些行政审批。”

记者周日就此致电石家庄市政府、公安局及高营镇政府、开发商恒大集团,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而南高营派出所的值班人员在得知记者身份后,立即挂断了电话。



张默珍还告诉本台记者,政府声称需要300多亩土地建房屋,但实质圈地目标达1000亩。多年来,村民与征地人员多次发生混战:“把整个旧村给拆了,宅基地也给卖了,老百姓没家了,拆房子的时候说2年回迁,但到今年4年了,到6月份就5年了,还回不来,老百姓就上访告状。去年政府弄了一个临时管理委员会,全是一帮痞子,就给你一个拆迁协议,没有正规拆迁手续,老百姓有100多户不让拆,在这四年当中,(逼迁的人)放礼花弹、晚上到人家里砸墙、把人拖出来拆房子。从4月开始就说要5月把我们的房子强拆掉,老百姓就做好准备了。4月1日我们就开始值班了,我们值了一个月的班他们迟迟不动,5月份他们就晚上开进钩机,白天痞子威胁老百姓,为什么老百姓是凌晨5点钟和他们大家,就是因为大家都在看着他们,肯定是要发生这个问题的。”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