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高官染爱滋自杀 官场、情妇慌作一团 / 逾千贪官逃美 10年仅遣返两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5-13

高官染爱滋自杀 官场、情妇慌作一团 / 逾千贪官逃美 10年仅遣返两人

云南原副省长孔垂柱自杀未遂,引来外界关注,更让人震惊的是,这名副部级官员居然还身染爱滋病绝症,他是已知内地染上爱滋病的最高级别官员。令人好奇的是,他是怎么感染的呢?


爱滋病的传播渠道有三:一是性接触传播;二是血液传播,共用注射器或针头;三是母婴传播。孔垂柱年逾花甲,显然不属于母婴传播,而血液传播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凭孔垂柱的经济能力和社会地位,即使吸毒也不可能与他人共用注射器或针头;作为省部级官员,医疗一直享受特权,更不可能因为输血而感染爱滋病。孔垂柱感染爱滋病毒最大的可能就是性接触传播了。

众所周知,内地官场贪官,九成以上拥有情妇,或者喜欢嫖娼,滥交过度。广东前省委副书记王华元便是典型的色中饿鬼,不仅包养情妇,而且还流连色情桑拿,结果梅毒缠身,但囿于身份,又不敢公开到医院看病,结果问题愈来愈严重。王华元被双规时,其妻说「谢谢党挽救了华元,他终于可以公开治病了」。消息传出之后,官场人人自危,与王华元有染的女子及他们的家人更慌作一团,前往医院测试性病的络绎不绝。


孔垂柱显然是被自己的女伴所感染,他自己在劫难逃,那些与他有一腿的女人又怎么办,那些女人的老公或者男朋友今后又怎么办?这种牵扯犹如孔垂柱身上携带的爱滋病毒一般,难以根治,副省长的爱滋病不知道会让云南多少官员坐卧不安?很多女人与官员进行权色交易,期望能够「日后升官」或者是「日后发财」,但没想到现在却是「日后完蛋」!

  确保纯洁要验验血

中国官员说到为人民服务,个个裹足不前,但提起贪污腐败玩女人,人人奋不顾身,而且花样百出。近年来查处的省部级官员,从薄熙来、刘志军、刘铁男、郭永祥、倪发科、季建业、陈柏槐、郭有明、李春城等,淫官连番上场,各领风骚,蔚为壮观。如今再加上孔垂柱这个爱滋副省长,在淫官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孔垂柱创造了新历史,虽前无古人,后必有来者,如果官场风气不变,今后肯定会有更大的官得上爱滋。

第五代上台后进行大整风,要求官员们「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但从孔垂柱事件看来,光是以上四条还不能确保官员的纯洁性,还要再加一条「验验血」。如果官员不能过验血关,尽早撤职查办,防止养虎遗患。当局为惩治淫官,想出了很多招数,比如监督八小时之外,但光靠自律管住裤裆,可能性有多大?南韩化学阉割强奸犯的办法,中国为何不引进?如果对包养情妇接受性贿赂的贪官,全部施以化学阉割,谁还敢以身犯险?

逾千贪官逃美 10年仅遣返两人

内地反贪打虎,贪官外逃赴美趋势加快。内地官媒引述美国媒体称,中国已向美国开出「贪官外逃名单」逾一千人。但碍于双方没有引渡条约,美国能给予的帮助有限。


两国无引渡条约

内地官媒报道,尽管美国不时爆出所谓要帮忙捉拿中国贪官消息,但由于缺乏引渡条约,司法程序复杂而漫长,缉拿隐匿在美国的这些贪官面临重重困难,在过去十年中,更只有两人被遣返。

美国基层执法官员指出,明知中国贪官隐匿地点,不经过联邦政府,美国法律不允许地方警力介入抓贪官。他们认为,中美应通过外交把司法合作落到实处,将外逃贪官绳之以法。

报道指,国际透明组织亚太区主任廖燃表示,中共十八大后明显感受到中国大陆贪官外逃和资金外流加速。保守估计,过去五年中国外流非法资金达人民币五千亿元。

来源: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