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马政府步步退让,学生们得寸进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4-03

马政府步步退让,学生们得寸进尺

转发此新闻:
联合报/社论

马总统的民意支持度现在还剩下几趴,大概已没人有兴趣知道答案了。让学生占领国会那么久只是其一,更难堪的是,他在政治上步步退让,让学生予取予求,却只是愈发助长学生气焰高涨、颐指气使,彷佛他们真的能代表「全民」指挥国家。这出民主闹剧,马总统要陪学生玩到几时?


我们并不是主张政府应立即动用警力将学生从国会驱离;然而,这个政府简直像棉花糖似地,随便学生怎么索取怎么要胁,却提不出任何要求退场的相对条件,或从正当性的角度要求学生限期撤出国会,遑论驳斥学生的无理。如此软弱的表现,如何教人民相信政府能在两岸谈判中站稳立场,为台湾争取利益?

太阳花学运为「反服贸」而起,起因是认为张庆忠宣布服贸为「已审查」违反程序正义,是黑箱作业;如今,马政府已同意服贸协议退回委员会重审,同时也同意建立「两岸协议监督机制」,已具体回应了学运的主要诉求。至于学生要求的另外两点:一是召开「公民宪政会议」讨论当前台湾的宪政危机,二是「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必须先完成立法再审服贸,则是学生漫天喊价的缓兵之计;前者意在扩大战场,后者则是不可能的任务,马政府难道也只能照单全收?

政院版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草案今天将送至立法院,草案采取了「四加二」的监督程序,内容与学运版本不尽相同,有待朝野立委并同与其他版本审议整合。然而,《监督条例》与《服贸协议》原是可以同步进行的工作,学生却主张先完成前项条例再审后者;如此一来,和推翻服贸已没有两样,因为随时可以利用任一项程序异议阻挡服贸协议的进行。果真如此,马政府今天的让步即完全失去意义。

不仅如此,学生要求所有朝野立委必须签名同意「先立法再审查」,并签署同意书;此举,根本是在利用集体暴力剥夺个人意志,形同霸凌。不论同不同意此举,任何有尊严的立委,都不可能签名交出自己的代议权吧?学生提出这种侵犯立法权的条件,不觉得太过自大及反民主吗?

至于学生要求召开「公民宪政会议」,马政府则交由行政院规划召开「经贸国是会议」作为因应;此时此刻看来,也是画蛇添足之举。原因不在经贸议题不重要,台湾要拚经济,两年前就应召开此会议;但在各界不断呼吁下,马政府置若罔闻。如今,学生把服贸问题上纲到宪政层次,政府却又想用「经贸国是会议」来打发,不仅牛头不对马嘴,也不是学生在专业上所能参与,当然不可能换取得学生的退让。

果然,昨天学生不仅悍然拒绝接受「经贸国是会议」,更进一步拉高身段,指责马总统和江揆毫无资格主持任何改革会议,必须由公民团体和学生为主体来筹备与召开「公民宪政会议」,再将结论交由体制机构来执行。由此看来,马总统步步退让,只换得学生步步进逼、得寸进尺,几名学运领袖则俨然以「超政府」的姿态在那里喝令指挥。马总统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尊严受损,但整个政府的颜面可以如此被践踏吗?台湾的政府体制可以伸缩自如到随便谁来指挥吗?

本报昨日《黑白集》提到,马政府的危机处理常常落入「打破杯子,赔掉房子」的窘境。去年洪仲丘事件几乎摧毁了整个军队的士气和制度,马王的九月政争落得一败涂地并赔上黄世铭,而今天反服贸事件眼看着又重蹈覆辙让党鞭挂彩,而放眼仍看不到终点。学生能将马政府玩弄于股掌之上,莫非就是看穿了总统的软弱可欺?

这次学运诚然展现了新世代的面貌与呼声,但就为「反服贸」揭竿而起的意义而言,它的高潮应该是在三三?的凯道宣布胜利收场;接下来,与白狼的纠缠或是和民进党在立院的唱和,恐怕都是狗尾续貂。问题是,学运领袖不能见好就收也就罢了,竟连马政府也不设停损点、唾面自干地和学生在那里耗着,而双方竟都口口声声宣称自己代表「人民」。请问:你们心中真的还有别人吗?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