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官员财产公开制度难实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4-18

官员财产公开制度难实行

转发此新闻:
一份史无前例的离岸金融公司调查报告,在2014年初给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政商界投下重磅炸弹。离岸公司或离岸帐户并非都非法,许多合法企业也都将海外帐户当作公司经营的重要工具,问题在于其中涉及的大量财富隐匿、官商交易。有分析认为,目前曝光的只是部分海外投资者名单,其他名字未出现的中共高层,可能利用其他管道转移资产。 


官员财产公开制度难实行 

在ICIJ曝光中国高官家族财富之际,中国新公民运动发起人、公盟创始人许志永也正接受法庭审判。北京大学法学博士许志永长期倡导公民以非暴力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对抗不公义的现象,并呼吁官员财产公开,2013年4月12日在前往香港参加“孙志刚案十周年研讨会”的途中被中国当局限制人身自由,7月16日被正式以“聚众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刑事拘留,8月22日许志永遭逮捕。 

1月22日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对许志永案进行了审理,许志永与律师张庆方认为庭审程序违法,静默表示抗议,没有进行质证。 

许志永倡议的官员财产公开,是多年来不断出现的议题,但从未获得实现。早在2007年的“两会”上,温家宝就提出“6个监督”,要求包括人大监督、政协监督、公众监督、舆论监督等在内的各项监督,以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但时至今日,对官员财产的监督仍未达到当时的目标。 

中共十八大召开前,三名原中共中央统战部、中央组织部官员马晓力、任小彬、崔午年在网上发表一公开信,呼吁中共十八大代表、十八大代表中的中央委员及候补委员、十八大代表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的候选人公开个人和家庭财产情况,但财产公开还只停留在呼吁阶段。

香港大学助理教授朱江南先前接受《明镜》采访时表示,虽然中央想搞官员财产申报,老百姓也欢迎,但只是两头支持,主要的问题在中间政府身上。“过去曾在人大代表中做过调查,调查结果有70%的领导干部反对财产申报,有人觉得这是侵犯隐私的行为,但另一方面,可能这些人本身就有腐败问题,因为害怕不愿公开财产。 

朱江南分析,一方面可能中央受到的阻力大,比如人大代表的反对,另一方面可能决心也不够,使得每次规定出台时都只是试行,没有变成一项正式的法案,因此这类规定很大程度取决于地方政府,如果地方政府愿意做,就会进行得比较好,相反的,就会无法继续施行下去。 


《卫报》指出,民众并不了解中国官员及其家属资产转移的情况,因为官员和家属不需公布财产。维权律师浦志强对美国之音说,ICIJ的调查可能会让财产公示更加受到来自内部的阻碍,领导人的亲属都可能在离岸公司中拥有巨额财富,所以更加不能推动财产公示的诉求。反腐败的财产公示和贪官的财产公示不一样,贪官被拉出来反腐败,是因为他们是政治斗争和权利斗争中的失意者。 

但也有学者对ICIJ取得的文件抱持怀疑态度。北京学者时殷红对美国之音表示,ICIJ代表的只是一个声音,材料是否可靠、是否有说服力还不可知,前几年也有些传闻,有的讯息可信度相当高,有的相当低,且有的后面还有政治操作。 

相对来说,如果ICIJ的报导获得证实,可能更难以消除老百姓对北京当局在反腐问题上实行双重道德标准的疑虑。 

德国之声引用《法兰克福汇报》的评论指出,所隐藏的金钱来自洗钱行为、行贿或偷税,迄今还只是传言。但是,权势集团阻止所有相关的议论,禁止国内媒体和互联网作报道。更耐人寻味的是,事情正好发生在一名维权人士被送上法庭之日。其二,事件暴露了中国领导层的双重道德。表面上,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致力于打击中饱私囊、腐败、裙带关系和奢靡风气。而现在,在短短一年半内人们又看到了这样的情况:恰好是他自己的家族也属于那个受到谴责的体系的受益者。 

《南德意志报》也评论,习近平想要有个所有人手脚都干净的国家,却不想有一个能实现这点的制度,因为那会使党失去部分权力。迄今成为习近平的做秀审判程序牺牲品的都是那些在权力斗争中站错了队的人。 

避税天堂遭诟病 

其实全球各国企业在“避税天堂”注册公司,借此省去大笔税务支出的情况相当普遍,甚至可说是业内潜规则,此作法本身并未违反法律,但由于离岸金融中心也是贪官、企业、犯罪组织洗钱、逃税的圣地,因此多有负面批评声。 

有些国家或地区为了吸引外国投资、发展本国经济,实施低税或免税政策,因而被称为避税港(Tax Haven),在这些国家或地区居住的个人或成立的公司,便能享受税务上的优待。而离岸金融中心(Offshore Financial Center)指得是允许国际个人或公司在其领土上从事各种离岸金融业务的国家或地区,投资人不用亲自到注册地,就能在世界各地运作业务,离岸金融中心通常提供低税率、宽松的监管,英属维尔京群岛、巴拿马、开曼群岛、百慕大等地都是离岸金融中心。 

离岸金融中心在上世纪60年代后逐渐发展起来,要发展成离岸金融中心,通常必须是政治经济稳定的地区,法令较透明、金融基础设施较完善,并且有懂英语的专业人才。根据统计,离岸银行在21世纪初的存款量达到4600亿美元,加勒比海岛国的离岸银行就占了20%。 

离岸金融中心如今又可分为三类,以伦敦、纽约和巴哈马为代表。以伦敦为代表的离岸金融中心为混和型,香港也属此类,1979年10月英国取消外汇管制后,伦敦成为兼具境内外业务的金融市场,香港则在1972年取消外汇管制。此类离岸中心主要特点为金融机构可从事居民或非居民的外汇、金融业务,离岸业务不需政府批准,此类金融中心是由市场推动。 

以纽约为代表的离岸金融中心为隔离型,东京、新加坡也属此类,主要特点是内外分离,对金融机构进行非居民和居民业务加以区分,没有证券买卖业务,此类金融中心由政府推动。

以巴哈马为代表的又称为避税型离岸金融中心,一般位在海岛或港口,开曼群岛、百慕大都属此类,这种金融中心没有实质性的离岸资金业务,只有记帐中心的功能,没有金融管制,在这里从事的金融业务能避开银行利润税和营业税,一般称的离岸金融中心多指此类。 

离岸金融中心本身没有对错,也不一定涉及违法行为,有的投资者因为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司法制度信心不足,因此选择将自己的资产往外移,有的投资者为了筹措外国资金,选择在离岸金融中心设立公司,因为中国政府禁止本土企业到国外集资。 

但因为具有隐密性、法律环境宽松,透过离岸金融中心逃税、洗钱等情况层出不穷,令其成为非法资金的庇护所,也让这类地方被标上“逃税天堂”的名称,高官、富豪利用离岸金融中心隐藏财富、隐匿收贿、官商勾结、不法来源,更是问题所在。

甚至即使被限制行动,还能继续遥控操盘。《南德意志报》报导了中国富豪黄光裕如何利用离岸金融中心继续业务的情况。2005年被中国《胡润百富》杂志列为首富,同时也是全国最大连锁电器商“国美电器”创始人的黄光裕,16岁辍学开始出售半导体收音机,1987年创办国美电器公司,2008年,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等罪行被判14年监禁、罚款八亿人民币。妻子杜鹃也以相关罪名遭判刑,二审中黄光裕维持原判,杜鹃改判缓刑,当庭释放。 

想当然耳,他不会不是一名操作离岸业务的高手,ICIJ发现,黄光裕与杜鹃于2001年到2008年中间成立至少31家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规模之大令人咋舌。在狱中的黄光裕称"这里不是监狱,我不过换了一间小一点的办公室而已。" 

在中国,想赚大钱似乎跟离岸脱不了关系,黄光裕的资产虽然被中国政府冻结,但他在离岸公司的财产安然无恙。2011年黄光裕名下的英属维京群岛公司Eagle Vantage Assets Management有意竞购英国退役航母,将之打造成高端购物商场,制造噱头,这一愿望最后没有实现,因英国政府决定销毁它。时至今日,黄光裕通过Shining Crown Holdings跟Shine Group两间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依然持有国美30%左右的股份。 

ICIJ取得的文件显示,黄光裕注册了20多家离岸公司,目的之一可能是为了让资金流向更不易被追踪。先前黄光裕就通过在离岸金融中心的皮包公司运作上市项目,通过离岸企业,他将65%的国美股份卖给自己另一家在香港的上市公司鹏润集团有限公司。 

来源 明镜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