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细说太阳花运动前因后果及其主角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4-05

细说太阳花运动前因后果及其主角

按:台湾反服贸运动已经持续数周,从最初的经济政策的抗议上升到了“暴力镇压”甚至连累到了“台湾式民主”。这场被誉为“太阳花”运动的到底如何产生,又有哪些主角的支持让它走到了现在这个局面。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周远游博士在观察者网上发表一篇《细说太阳花运动前因后果以及主角》的文章为我们揭开以上疑问。 

如果无厘头一点说,这次因为服贸协议而起的太阳花学运,可以用星爷电影里的两句经典台词来诠释。 

“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大话西游》 

服贸协议去年签署后,因为台湾政局连续动荡,大家都预见到这个协议可能不容易通过。但没人猜到居然会因此引起学潮。 

学潮发生后,大家都料到事情会大条,却和“大力哥”一样,万万没想到会发生冲击行政院、引起警察强力清场。 

明明一个人没死,只动用了镇暴警察水车,已经极为克制与温和的执法,却料不到被解读为血腥镇压。 

不断的出乎意料,让喜欢滔滔不绝的评论家们也谨慎起来了,毕竟台湾可是知名评论员兼“超级大美女”余莓莓所说的“民主100分”的地方,谁也不敢说下一步怎么样。 

而另一句台词出现的方式更有黑色幽默的味道。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来人呐,喂副秘书长吃饼!”——《九品芝麻官》(注:剧中场景是主角包龙星用“半个饼”向贪官求救,谁知贪官跟反派主角常坤是一伙的,说道:“当年你爹给了我半个烂饼,我现在百倍奉还”。接着贪官又说道:“来人呐,喂两位公子吃饼。”) 

在学生冲进行政院后,行政院副秘书长萧家琪对记者抱怨说,学生们进来后砸了办公室,破坏公物就算了,居然把他的太阳饼都偷吃了!还把抽屉的钱也偷走了! 

我相信,萧家琪说这话完全没多想,因为太阳饼被学生吃掉是事实,他只是想表达,学生们的行为并不是他们自称的理性和平而已。 

可台湾网友们居然直接集资买了3000片太阳饼邮寄给萧家琪,还附上纸条,上面写着,“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来人呐,喂萧副秘书长吃饼。” 

萧家琪自然拒绝签收,而这些太阳饼又被送到立法院,被占据议场的学生分掉吃光。 

明明就是暴力违法的打砸抢活动,台湾年轻人也能玩得这么无厘头,可台湾的公权力不敢做声,台湾媒体大肆炒作,也实在让人错愕。 

自干绿掀起的狂澜? 

近年来,在大陆网络空间,人称“自干五”群体逐渐引人瞩目。他们人数不多,但战斗力极强。在公知泛滥的当下,在各种充斥着廉价批评的公共事件中,总能看到他们仗义执言、为国家说话的身影。 

而在台湾,因为服贸协议问题已经闹到第九天的太阳花学运,某种程度来说,就是一群台湾的“自干绿”策划,组织,动员,并且最终实施的政争。 

必须承认,这个“自干绿”的名词,发明权属于笔者,笔者关心台湾政治已经超过10年,可以说一天不辍,自信对台湾的观察,不管是宏观脉络,还是具体细节,都有相当之把握。对于这次运动的领袖林飞帆,陈为廷,魏扬等人的观察也有三四年了。虽然民进党和他们自己,都竭力彼此撇开关系,试图把运动定义为自觉自发的公民运动。但我们看见的事实,却是这些20出头的年轻人,四五年来如一日地出现在各种反国民党场合,出现在台湾媒体上,言必批国民党,并在这个春天,把发言变成了行动。如果真如他们所说,他们的一切都是自主,自愿,完全不是民进党在操作,那以“自干绿”形容来他们,岂不是恰如其分? 

就以陈为廷为例。这个在两岸都很火,长相颇为俊秀的年轻人2年前爆得大名,缘于当时对台湾当局“教育部长”蒋伟宁的一番火花四射的质询。他甚至还几次登陆,和内地的一些倾向自由主义的大学生多有交往。 

可是仔细检验他的经历,我们发现,2008年国民党执政以来的历次社会运动,陈为廷都是无役不予。本来,年轻人关心社会很正常,但值得玩味的是,很多他关心的事情,算责任,都是民进党执政时候就有的,比如国光石化案,明明就是现任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和前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担任行政院正副院长时候立项的项目,为什么当时陈为廷就不说话,等到马英九政府延续前朝政策继续运作时,陈为廷就参与了呢?同样是土地征收有争议的问题,国民党执政的苗栗县大埔案,陈为廷不惜向县长刘政鸿丢鞋,而民进党执政的台南市地铁东移案,陈为廷却几乎没什么表示呢。 

另外这次几个学生领袖,都和新竹清华大学社会所的姚人多教授有很密切的关系,而我们知道,前民进党主席蔡英文那“颇为感人”的败选演说,就是姚人多执笔的。 

当然,善于落泪的陈为廷和他的小伙伴们,自然是不愿意戴这顶“自干绿”帽子的。 

有趣的是,大陆的《环球时报》,和台湾的nownews,东森新闻云等媒体,几乎同时跟进,开始质疑林飞帆陈为廷等人的绿色背景,而学生领袖和民进党诸公的回应,更是让人高山仰止,佩服不已。 

问:你们为什么和民进党有如此复杂的联系? 

答:谈这个层次太低。 

问:魏扬是不是担任了你(民进党立法委员姚文智)办公室的助理? 

答:看报才知道。 

太阳花学运要干啥? 

但有运动,必有诉求,没事儿大家在家干点啥不好?这次占领立法院,甚至一度冲击行政院的学生们,诉求就是反服贸,反黑箱。咦,反xx反xx,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 

服贸协议,是两岸的一个贸易协定,是一个经济问题。而黑箱这里指的是服贸协议在台湾立法院的审议问题,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李敖先生对台湾曾经有一个很有趣的论断,他说,台湾的问题,政治问题一般法律解决,法律问题一般经济解决,经济问题一般政治解决。 

这次的事情,再一次验证了这个论断。 

服贸协议从酝酿、谈判,到谈成,已持续很长时间,而且大陆媒体也在时时跟进。但客观来说,大陆大部分民众对此并不关心,因为经专家测算,服贸协议可能对大陆GDP的影响不会超过5%,而且涉及科目基本是服务业,大陆民众并不是很关心。我们宁愿关心乌克兰,关心克里米亚,哪怕是关心英拉……毕竟这次太阳花学运,至今也没什么正妹,实在无法点燃大家的热情。 

但这次台湾年轻人走上街头,冲进议场,破坏公物,慷慨激昂后,由于“你懂的”原因,大陆人才开始关注这个协议。在大陆人看来,全称为“海峡两岸服贸协议”的这个ECF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后续协议,其实对大陆来说,让利让得太多,我们都没说啥,你们居然还不领情?还闹? 

但其实,从网上台湾网友的言论看,他们的焦虑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已经把一个我们看来仅仅是“生意”的协议,看成了“生存还是灭亡”的抉择。究竟这个服贸协议是怎么回事?这场运动又有哪些我们没注意的细节? 

我们从台湾学生的几个主要诉求谈起。学生的主要抗争的理由是:服贸协议台湾吃亏;服贸协议谈判黑箱;服贸协议审议程序违法。 

服贸协议究竟谁吃亏谁占便宜? 

服贸协议全称为《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一共4章24条和两个附件,是基于经济自由化的前提下,大陆和台湾各自开放若干服务产业,从经济学角度说,服务贸易的签署将降低双边市场进出障碍,同时就服务业、运输等项目扩大便利措施。 

其中,这份协议最关键的部分,就是附件里的开放承诺书。通俗的说就是彼此开放若干行业,你可以过来做生意了,而具体开放哪些,彼此要做出承诺。 

如果只算经济账,这个协议的确如同很多台湾青年所说,是个“不平等”的协议,只是深究起来,那却是对大陆颇为不平等。 

首先,仅从绝对数字来看,台湾对大陆开放64项,大陆对台湾开放80项,考虑到大陆的经济规模远大于台湾,这个数字对比并不惊人。大陆人还是有这个雅量让利于人。 

但细节在于,两岸都是WTO会员,可大陆开放的项目,大部分都超过WTO对其他国家的承诺,而相反,台湾开放的项目,大部分则低于WTO的承诺。 

且慢,这还没完,台湾虽然承诺开放64项,但有27项,是之前早已经开放了的,这次把它们加上,不过是充数的。 

相信不少人看到这儿,已经对大陆参与谈判的人有些微词了,但是慢来,还有呢! 

根据服贸协议的附件一,我们可以看见,双方共同开放了商业、通讯、建筑、分销、环境、健康和社会、旅游、娱乐文化和体育、运输、金融等行业。可问题是这些都开放的行业,彼此开放幅度也差别太大。 

譬如说普通商品的商业服务,虽然双方基本对等开放,可我们要知道一个前提,大陆市场远大于台湾市场,但大陆进入市场经济不过30多年,大陆企业真正“引进来,走出去”的历史更短,在具体的产品包装、市场推广、营销上,距离台湾都有较大差距。那么可想而知,我们开放广袤的市场,其实就让本来就在营销上领先的台商更加便利地进军大陆,而相反,台湾对自己的市场保护较严,对大陆企业来说则构成了相当限制。这样的话,台商来大陆赚钱当然比大陆企业去台湾赚钱要容易。 

再譬如说金融业,大陆要求台商在一般的银行、券商、保险、信托等金融类公司,所占股份一般不得超过49%,在上海、福建、深圳或者金融实验区,还可以各设置一家持股不超过51%的全牌照证券公司,此外,合格的台湾境外机构投资人(QFII),台资持股比例可以超过50%。这些都是远远超过WTO承诺的。 

但对大陆,在台金控公司的控股不得超过10%,非上市金控公司和银行持股不超过15%,金控公司旗下子银行则不得超过20%。 

此间差别,非常明显,纵然台湾金融业持股相对分散,有台湾学者主张,即便有10%,也可能控股金控,但这种情况下,如果台湾方面想夺回控股权,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台湾有没有受损的产业呢?有,比如美容美发业,印刷业等,但这些产业只是名义受损,实际无损。因为这些行业,其实也只能是中小企业,大陆巨大的资本优势并不起作用。大陆的理发师,有多大可能去台湾给人理发,抢人饭碗?大陆的洗剪吹一般在20元左右,台湾最简单的理发也在100元新台币,二者服务几乎等价,有多少大陆的理发师会带着几百万台币去台湾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理发店?再说印刷业,台湾市场所限,一本书能印多少册呢?像印刷这种行业,是讲究规模优势的,市场太小就必然亏本,这种开放,名义上是开放,实质上却无意义。 

也难怪很多人开玩笑,说幸亏大陆顾全大局,考量同胞感情,愿意为了和平统一大业做出牺牲,不然抗议的可就是我们了! 

服贸协议真的是黑箱作业吗? 

其实这次学生们都一再声称,他们反对的不是服贸,而是服贸谈判和审议程序。 

每次看见林飞帆陈为廷声嘶力竭强调这一点,笔者就想到那句话蛋疼到极点的话,“姐穿的真不是丝袜,是寂寞啊!” 

我们姑且认为他们说的是实话。可是,很多走上街头的青年学子,真的去研究过相关法律吗?服贸谈判和审查,真的有如此多的程序不正义吗? 

首先,在谈判期间,黑箱作业是个绝对的伪命题。 

一方面,在实务的谈判中,当然不可能公开谈判的细节,毕竟,哪些产业开放,哪些产业不开放,那都是需要反复权衡折冲的,可以说是谈判的最核心机密,这怎么可能公开透明细节? 

而另外一方面,有人指谪,说谈判团队都谈完了,才告诉大家我们在谈,显然是黑箱作业。 

这也是谎言!首先,服贸协议是ECFA的后续谈判,在2010年ECFA通过后,大家就都知道,后续一定是服贸和货贸的谈判。其次,起码在大陆的网站上,2013年2月就已经有相关的报道了,2013年6月底协议签订,中间有近半年时间呢,只要稍微搜索一下,就能知道。我大陆人都知道在谈服贸协议,你为什么不知道?这算哪门子黑箱? 

只可惜,现在这个社会的年轻人,不论两岸哪边,总认为自己没看见,就是政府没公布,就是黑箱作业,实在是让人不知从何说起。 

逐条打架? 

服贸协议的逐条审查,逐条表决和主文一个字不能改是怎么回事? 贸易谈判最终签署的协议,是一个涵盖很多产业的综合协定,我这个产业得利了,那么一定是另一个产业让步了,基本不存在所有方面都得利或者都让步的可能性。 

那么,这个协议就是一个整体的协议。理论来说,如果你不赞同任何一条,实质上就等于否定整个协议,因为一条不赞同,就会产生连锁反应,势必要整个协议重新谈判,那无异于否决整个协议。这就是台湾行政院长江宜桦说的“一个字不能改”的原因。 

所以理论来说,服贸协议在谈判完成,送到台湾的立法院时,其实应该是包裹表决,即全案直接一次性投票,看通过还是不通过。至于审查的程序,无论是逐条审查,还是整体审查,其实意义都不大,因为立法委员审查的时候,其实也只能是形式审查,无法实质审查,实质审查的话就可能需要修改主文,一旦修改,无异于否决。 

所以这个两岸服贸协议在台湾立法院最好的通过方式就是全案包裹表决,即一次一个案子,大家表决,而不是逐条表决,即每个条文都要投票。 

可惜,台湾政局的复杂,让案子经由去年的朝野协商,变成了逐条审查,逐条表决,逐条打架。 

服贸协议与岛内政争 

近一年来,台湾大到达官贵人,小到阿猫阿狗,都在为服贸的事情扯皮。 

体现在国民党内,就是去年9月的马王政争,体现在蓝绿间,就是这次的太阳花学运。 

对民进党来说,其实很简单,基于“逢中必反”的传统意识形态,服贸这样一个有利两岸交流和融合的协议,民进党一定会用尽各种手段反对。 

但包括两岸交流受益者的国民党党内,其实对此也有分歧,尤其是在马英九和王金平之间。 

说到这里,要先讲个概念,也就是朝野协商制度。 

我们知道,台湾立法院有113席,法律规定,超过3席,可以组成党团,目前国民党,民进党和台联党三个党有党团,此外还有2席的亲民党和一些无党籍立委。 

按照我们正常的理解,国民党有65席,席次过半,只要付诸表决,国民党按说可以通过一切想通过的法案。民主嘛,不是少数服从多数吗? 

可惜,“民主100分”的台湾,却经常是多数服从少数,光凭这个笔者以为100分都少了,可以打250分。 

这是因为在立法院有个“党团协商制度”,俗称朝野协商。也就是说,表决的时候,并不是一个个的立法委员来表决,而是各党党团来商量。 

有意识的“院长”与无意识的“党鞭” 

出席朝野协商的是哪些人?立法院院长王金平,各党的党鞭(代表政党推动法案,维护纪律的资深委员),目前来说也就是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林鸿池,民进党党团总召柯建铭,台联党党团总召赖振昌。 

问题关键就在于,出席的这几个人,只要有一个人不同意,协商就算破裂,那么法案就要冷冻1个月,期间不能再动。 

看看,这不是多数服从少数,还是什么?!看来祖国大陆,真的需要学习台湾先进的民主经验。 

这个制度的产生,名义上是为了保护小党,并提高立法效率。因为从立法院开始选举以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国民党占多数。而且对于争议不大的法案,党鞭们“乔”(闽南语商量好)好了之后,就过了,不必走冗长的立法程序。 

可实际上,这是因为1995年立委选举,国民党仅过半1票,实质就不过半,因为在野党每次必然满员,而国民党内有些立委就故意不出席来要挟党,为了推动议事,国民党推动创制朝野协商制度,来换取议事顺利。 

到了2008年马英九重新执政后,问题就来了。过去国民党席位不占明显多数时还无所谓,可2008年立委选举,国民党囊括四分之三的席次,2012年也有稳定过半,按说推动法案是使命必达,要啥有啥,但万万没想到实际操作里,却是连连碰壁,包括核四公投,服贸协议,年金改革等很多法案都严重滞后,这让马英九对王金平严重不满。 

要说,这不满也是其来有自,王金平被台湾人认为是蓝绿通吃,没有敌人,面对民进党动不动就霸占主席台,打架等杯葛手段,王金平总是放任,从不动用警察权,而是直接开朝野协商。 

问题是,民进党会杯葛的法案,那自然是谈不拢的法案,协商有什么用呢?协商不成,就要冷冻一个月。 

王金平名义上是协商,其实就是和马英九唱反调。他的名言实在很多,不妨摘录一则,让大家开开眼。 

问:法案能不能过? 

答:要问在野党。 

所以王金平告诉我们,法案过不过关键看在野党,那干脆以后选举大家都争当在野党好了。 

于是马英九心急如焚推动的法案,总在立法院躺着睡大觉,遇于是马英九怎么努力也没有政绩,于是马英九无能的帽子越戴越紧,于是马英九民调越来越低。 

终于去年9月,马英九得到检察总长黄世铭的汇报,发动了九月政争。结果因为操作不慎,黄世铭自己因监听违法,最终导致马英九输得灰头土脸,民意支持度一度掉到9%,被嘲讽为“九趴总统”。 

而马王决裂后,王金平自然更加不会让服贸过关,于是在2013年6月,朝野协商结论,服贸协议只能逐条审查,逐条表决,不得包裹表决,而且审查前要开16场公听会。 

更糟糕的是,国民党党鞭林鸿池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忘记约束公听会的时间限制,结果国民党的8场一个星期开完后,民进党就开始磨洋工,一直磨叽到了今年3月10号。 

终于最后一场公听会开完后,进入正式审议时候,又出事了。 

按照惯例,执政党推动的法案,应该由内政委员会的执政党召委张庆忠排案审查,可不巧,民进党立委陈其迈钻了个议事规则的漏洞,他先排了,这下就麻烦了,因为根据规则,一案不两排,如果民进党排了案子,他完全可以动用很多程序性手段,比如不断冗长发言,比如不断清点人数,总之有的是办法杯葛你。 

忍无可忍的马英九终于下令,服贸必须在6月通过。无奈之下,国民党只好杯葛陈其迈开会,并且在接下来的一周,由张庆忠主持会议。 

对此民进党当然也是杯葛的。此时,张庆忠在无奈之下,以尿急为名,走到厕所边,小声宣布:“服贸协议送院会存查”,最终引起了“太阳花学运”。 

大陆网友的“对”与“不对” 

对大陆人来说,学运幕后必有黑手,是个很容易理解的逻辑,也是个很直接的判断。 

但这一次,这个判断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 

说对,是因为我们已经说过,这些学生,保守来说,也算自干绿,至于到底是自带干粮还是领粮票,这还真不好说。 

而其他参加的大人们,比如黄国昌,郑秀玲这样的教授,比如柳林玮这样的医师,比如“1985联盟”这些人,也都和民进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不对在于,这一次参与其中的人们主动和民进党划清界限,连静坐的场地都不在一起,学生那边,人声鼎沸,民进党那边,小猫两三只。 

因为什么?民进党招牌臭了嘛. 

广大普通学生,其实大部分是基于朴素的情感而站出来,可他们究竟要反什么,怎么反,要达到什么目的,要透过什么手段,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国民党要卖掉台湾,所以要反国民党,服贸要让他们没工作,所以要反服贸。而领袖们呢?他们固然常年参加社运,固然了解如何对付警察,如何应付媒体,可是,他们毕竟也还是20多岁的年轻人,热血有余,理性不足,面对一直想收割运动成功的民进党政客们,他们能有多大的抵抗力呢? 

古往今来,学生运动大多会经历如下过程:温和派不断被边缘,激进派更加激进。广场运动常见的谣言、放话、政变,还是不能免俗的在这里出现。 

事情最终会怎么样呢? 

3月23号晚,原本在立法院坚持了7天的学生们,突然爆发分裂,激进学生不顾温和派林飞帆陈为廷的劝阻,在一群至今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的带领下,冲到了一街之隔的行政院,并且趁着警力空虚,居然一举攻入了行政院。 

如果说,占领民意机关的立法院,由于王金平的不作为和社会舆论的普遍同情,还有一点点正当性的话,占领行政院这个最高行政机关,则理所当然招致警察驱离。 

马英九和江宜桦无力完成对立法院的清场,而立法院内的学生们也没有办法提出更有力的诉求。同时,由于攻占行政院的行为,让他们理性温和的形象破功,从而感召力下降。 

现在,球再一次被踢到了王金平脚下。 

形势至此,各方回旋余地越来越小,后面剧情的发展,大概有三种可能: 

1、学生精疲力尽,且得不到支持后让步,选择退出立法院,则服贸协议会在立法院强行通过。 

2、马英九让步,满足学生诉求,将服贸协议撤回,并且和大陆重启谈判。 

3、双方达成妥协,比如对协议设置一些附带意见书,同时满足绿营提出的在立法院设立两岸谈判监督条例,让立法院也介入两岸。 

目前看,如果1发生,恐怕激进派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各方有心人,一定不会放过继续挑拨的机会。 

如果2发生,则意味着马英九彻底跛脚,剩下2年,他不再有任何推动施政的能力,现在金溥聪已经回来,马英九绝不会坐以待毙。 

3发生,是可能性比较大的,国民党要的只是6月通过服贸,民进党要的是给选民一个交待,至于服贸对台湾究竟如何,套用那句话,who cares? 

学生运动,往往变成运动学生,今晚,魏扬已经被检方指控了6项罪名,给他辩护的律师,是绿营台北市长参选人,阿扁的御用律师顾立雄。 

只是当他在社交网站上号召大家冲击行政院时候,心中是不是想到了这一点呢? 

“太阳花”终究只是一朵浪花 

对大陆来说,其实事情很简单,如果协议最终通过,那么大陆自然讲信用,说话算话,一切按照协议走。 

如果万一,台湾方面要求重启谈判,那么3月25日单仁平先生在《环球时报》发表的文章就说得很清楚,大陆不应该接受重启谈判的要求,也不应该被岛内的政客要挟。笔者还要补充,大陆更不应该做“火山孝子”。两岸的任何经济协议,归根到底是为了两岸人民服务,而大陆政府,理所当然需要更加考虑大陆人民的利益和感情。 

大陆人民渴望两岸和平统一,但并不赞成无原则的让步。 

大陆人民愿意给予台湾同胞适度让利,但也不能任其予取予求。 

大陆人民希望,两岸的谈判,还是要以大陆为主,对人民有利为原则,尽可能为大陆人民争取利益。 

笔者坚信,两岸最终统一是不可逆转的潮流,这次“太阳花学运”,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浪花,现在看,或许波澜壮阔,但在历史长河里,根本不足以掀起什么波澜。 

是时候了。台湾的年轻人,早点回家吧。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