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江苏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薪 / 湖北数百业主堵路抗议拆迁不公与警对峙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4-26

江苏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薪 / 湖北数百业主堵路抗议拆迁不公与警对峙 (图)

转发此新闻:
江苏省宝应县多所学校上千教师周四、周五连日举行罢课,要求加薪。据了解,教师们曾向县政府及教育局多次反映情况,两位县长也曾接待过,但均无果。


就在河南漯河教师要求“同工同酬”的罢工维权行动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扬州市宝应县泰山小学、桃园小学、城中小学及多所中学的上千教师,自周四起举行罢课,抗议地方政府未按照相关政策为教师及时上调工资。

宝应县城中小学的学籍管理员缪云容老师周五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教师的相关待遇未能落实到位,本该涨的工资却拖了多年未涨,且与同省的教师待遇差距甚远。为此,教师们多次与教育局和县政府交涉无果,气愤及无奈之下,才集体罢课抗议。

记者:“有没有听说有哪几个小学的老师罢课了?”

缪云容:“很多,几乎都在,有小学、初中、高中。如果每个老师都拿这么多,大家不会说什么,但有个比较,我们同样职业、劳动强度、同样的工作时间、岗位,收入差别很大,肯定有落差,不会无缘无故地大家来闹罢工。也不单纯是工资,还有其他的福利、补贴。通过协商大家站到统一的战线上,老师对学生说学校停电,不能上课,让学生在教室做作业。”

缪云容还表示,宝应的物价很高,教师们的生活压力很大,在周边县市,淮安,泗阳、洪泽、泰州、张家港、仪征、江都、扬州均按照相关政策提高待遇后,宝应教师仍然只有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老师觉得有落差,我们都拿两千多块钱。同样是属于一个教育体系的,福利待遇应该是一样的,高也好、低也好、福利不好也好,都是相比较而言的。如果政府积极响应的话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事,都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答复。如果再不解决的话,接下来就不是老师的问题了,就是家长的问题了。”

记者:“那你们今天还在罢课吗?”

缪云容:“不能叫罢课,叫‘消极怠工’。”

记者致电宝应县政府,一名值班人员称两位县长已经和教师们谈过话了:“具体我不清楚这个事情,这个要到有关部门教育局去打听,这个事情县领导王县长和杨县长都已经亲自接待了。”

记者又致电叶挺桥小学的主任梁维玉了解情况,她表示县政府官员和教师代表谈话后,工资仍然未涨,她正协助学校领导做老师的工作。

记者:“学校里聚集了很多老师是怎么回事啊?”
梁维玉:“有点小摩擦,没问题,正在解决。”

记者:“给你们涨工资了吗?”
梁维玉:“没有。”

记者:“那你们还罢课吗?”
梁维玉:“只有少部分老师。”

记者:“是好几个学校的老师都在(罢课)?”
梁维玉:“对,我们学校还好,我们正在帮着做老师工作。”

记者就此致电宝应教育局,但一名值班人员在知悉记者身份后拒绝接受采访:“这个我不好说,对不起。”

随后他径自挂断了电话。

据发布在微博的现场图片显示,操场上黑压压的坐满了罢课的老师,保安将低年级学生聚集在校门口看管,不少中高年级的学生则被集中在操场上。教师们在罢课倡议书中提出了5点诉求:要求全县教师工资统一标准;相同教龄工资水平必须相同;归还绩效工资;补发应得的第13个月工



湖北数百业主堵路抗议政府拆迁不公与警对峙

湖北省武汉市数百业主周三举行堵路示威,抗议拆迁不公,与上百警察对峙。业主透露,政府未经同意,私自将小区划入周边的城中村,两证齐全的业主只能得到一套无证的小产权房作为置换,业主集体反抗,遭断水断电逼迁,且多次维权不果。

武汉洪山区长江社区数百业主周三将关山大道、南湖大道从中午2点阻断至当晚8点,当局派出上百警察戒备。据知情者在网络上发布的消息称,堵路的大多是居住在长江社区数十年的老住户,武汉东湖开发区未经业主同意 ,将武昌区关山大道长江社区商品房擅自转卖,并派人前来强拆,遭住户们集体反抗,随后有强拆人员在各家各户的大门上贴封条,也有人半夜三更敲门骚扰,业主多次维权未果。


业主杨小龙周五对记者说:

“这个社区是国营企业家属社区,跟旁边的曙光村没有什么关系,基本上这里人都不同意拆迁,他们(政府)就把长江社区划到了(已经同意拆迁的)曙光村,(政府)突然跟长江社区的业主说要拆迁。”

记者:“当地政府要拆迁前和你们商量过吗?”
杨小龙:“没有,之前没有征得居民的同意。所以社区里的人就闹,就不同意,天天贴大字报,就在搞这些事。”

记者:“你们这边拆迁有给补偿金吗?”
杨小龙:“一个平方几百块,很低,不然他们也不会有这么大意见。(堵路)造成很大轰动,如果有办法他们也不会那样干。”

记者:“之前有跟政府反映过吗?”
杨小龙:“有啊,三天两头跑那边去说,没什么效果。”

另一业主易先生告诉记者,该小区原本是长江有线电厂职工宿舍,是两证齐全的正规大型社区,近万居民多为老工人及其家属。但政府下发的房屋拆迁置换方案却是按照1:1的比例还给村民一套无双证的小产权房,因此,拆迁补偿金特别低,引发了业主的不满:

“很多人不愿意签协议主要是因为没有两证,即我们所说的土地证和房产证。我们都是有两证的房子,政府现在给我们返建的是集体土地所有的房子,和城中村里头人的房子是一样的,变成小产权房了,问题就在这里。周三有几百人把马路堵了。”

长江社区居委会的党支部副书记白晓红,周五在接受记者查询时称,拆迁是政府行为,他们未收到相关政策的文件。

记者:“光谷大道那边有人把路堵了你们知道吗?”
白晓红:“这个知道,但这个事政府管,我们居委会管不了,光知道拆迁,但是具体政策我们不知道,我们也没收到,这个属于政府的事情。”

记者又致电武汉市政府,但一名值班人员以记者的电话没有来电显示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麻烦你提供一下详细的来电号码,拆迁的这个事情要找拆迁办去协商。”

而负责长江社区拆迁的普提金集团,则表示不知情。但记者在普提金集团的网站上看到,长江社区及周边拆迁后,将建设“光谷春天” 项目,开发用地面积512亩,整个项目计划分四期建设,首期已于2012年年底开始动工建设。

据现场图片显示,有业主举着写有“强烈要求东新开发区彻查违规划地卖地内幕”的白底长条幅拦在路中间。下午,现场下起了雨,抗议者撑着伞举横幅游行,另一部分抗议者则搬着板凳在路中央堵路。入夜,他们举出了另外一条新条幅,上面写着“坚决反对强加给长江社区的‘城中村’改造”,周围路段均被堵得水泄不通。有十多名警察包围多名情绪激动的业主,双方发生口角和推撞。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