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的9个好哥们(9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4-25

习近平的9个好哥们(9图)

转发此新闻:
近日,《光明日报》以及数十份党报转载了新华社发布的文章——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春雷的长篇报告文学《朋友——习近平与贾大山交往纪事》。有此问,让我们对于习贾二人的友谊有了更为直观的认识。若是梳理习近平的朋友圈和工作圈,发现和习近平关系还不错的官员也着实有那么几个。下面我们就来盘点习近平的好哥们。 

1、至交——贾大山 

以“至交”来形容贾大山并不为过。至少通过目前的报道披露来看,能和习近平打的如此火热的人就只有贾大山一个了。 


1997年2月9日,习近平和贾大山(右)合影

近平与贾大山的交往有很多较为生动的情节,例如两人相互扶助翻墙等等:“两人分手时,已经凌晨三点了。县委大院已经关闭,门卫的窗户漆黑漆黑。大门两侧是两个高大威武的砖垛,中间是两扇铁门。铁门下部是生硬的厚板,上部是空格的栏杆,足有两米高。两人面面相觑。夜半天寒,实在不忍打扰熟睡的门卫。这时,近平蹲下身去,示意大山上去。大山不知所措,却又别无选择,只得手把栏杆,小心翼翼地踩上肩膀。近平缓缓地站起来,像是一台坚实的起重机,托起了大山。大山练过功夫,身手矫健,双手一撑,噌地一下,便翻越而过……两人相视一笑,隔门道别”。 

习贾情谊也是一段持久的友谊,一直持续到贾大山的离世。在福建工作的习近平,即便公务繁忙也没有忘了惦记这位老朋友。对此,这篇纪实文学有过这样的描述: 

1995年底,大山不幸患染绝症,近平十分挂念。1996年5月,他听说大山在北京治疗,便特意委托同事前往探视。春节之前,近平借去北京开会之机,专门去医院看望。近平后来写道:“我坐在他的床头,不时说上几句安慰的话,尽管这种语言已显得是那样的苍白和无力……为了他能得以适度的平静和休息,我只好起身与他挥泪告别。临走,我告诉他,抽时间我一定再到正定去看他。”近平没有食言。仅仅十多天过后,1997年2月9日,正是大年初三,他专程赶到正定。在那个他们无数次晤谈的小屋里,两人又见面了。 

还是那张桌子,那个茶几,那一对沙发。只是眼前的大山,枯槁羸弱,目光暗淡,再也没有了当年的红光满面和言辞铿锵。近平强作笑颜,佯装轻松,提议合影。大山说,我这么难看,就不要照像了吧。话虽这样说,他还是努力地坐起来,倚靠在被垛上,挺直身子。近平赶紧凑过去。 

11天后,大山走了。 

 这是大山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张留影。陪同他的,是他的朋友,他的好朋友。 

2、同事——栗战书 

习近平在河北主政期间不止交了贾大山这一个朋友,另一位好哥们就是栗战书。彼时,二人同在河北为官。 



公开资料显示,栗战书和习近平都是在1983年成为两个相邻县的最高官员,又同时在1985年离开县委书记岗位,分别走上了两条不同的政治迁徙之路。1985年10月栗战书获升为相当于(地级市)市长的行署专员,不到一年旋即在1986年4月担任共青团河北省委书记。栗在中国政坛被认为业务能力很强,工作细节抓得紧,2011年5月8日到11日,习近平以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的身份到贵州考察,4天时间,栗战书放下一切别的工作,全程陪同,期间并与习近平个别“长谈”,但是当时外界几乎对此事并未过多注意。 

2012年7月,栗战书调入中办工作。先是担任常务副主任,后接替令计划担任主任。彼时,栗战书已经62岁,属于老臣型的官员。能够在这个年纪获得重用,由此也看出习近平对这位早年同事的器重与信任。 

3、知青——王岐山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交集也同样也是早年,比贾大山和栗战书更早。两人结识于在陕北做知青的时候。两人还曾在陕北盖过同一个被子。下乡初期,一次从北京返回延川,因路途遥远,习近平先到了冯庄找王岐山借宿一夜,两人就合了一床被子。当时习带着一本经济方面的书,王岐山给留了下来。或许王岐山成为经济专家,与这本还有些关系。某种意义上讲,习近平还算是给王岐山启蒙的机会。而这种情谊,也是习近平的常委同事中绝无仅有的了。 

4、同侪——刘源 

习近平与刘源不仅同为“红二代”,两人的理想情怀也有所相同,两人在同年由中央下基层。习近平去河北正定当官,现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刘少奇之子)则到郑州担任副市长。 



当时无数在文革时期被下放到农村的青年,正在千方百计地设法回城。习近平也是从陕西下放回来,却又申请到农村去,让许多人感到不解。但是在习近平看来,从被迫下放陕西当知青到主动选择要到正定去“就是从自在到自为了”。 

习近平曾在回忆文章中专门提及这位好友与这段下基层的经历。“那时候从北京下去的人,实际上就是刘源和我。他是北师大毕业,要下去。我是在中央机关工作了几年,我也要下去,我们俩是不谋而合。” 

坊间曾曝光过一张照片。习近平、刘源与王岐山曾聚在一桌上谈笑风生。 

5、室友——陈希 

陈希生于1953年,是福建莆田人,1975年作为工农兵学员进入清华大学化工系,与此同时,习近平也以知青的身份被选拔到该系读书。两人同窗、同龄,据称还是睡上下铺的室友,关系非常密切。 



陈希1978年入党,1979年3月与习近平同时离校,被安排返回原籍,到福建大学化工系任教。当年夏天,陈希即考取清华研究生,回京报到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拜访已经在中央军委办公厅当秘书的习近平。此后,两人各奔前程,但几乎从未间断联系。 

陈希在大学时代就是风云人物,不仅学习成绩优秀,还是体育健将,曾经获得北京市高校田径百米冠军。这一点似乎亦与“体育迷”习近平不谋而合。据称,多年来,陈希与习近平的关系一直很密切。 

习近平非常珍惜清华求学岁月,也非常珍惜与当年同窗的友谊。他们年级的校友后来常常聚会,不论习近平担任什么职务,只要他在北京,通知了他时间、地点,他都会尽量抽出时间出席。后来大伙儿索性侭量就合他的时间,安排在他从福建、浙江来北京开会、办事的时候。甚至当他成为中共常委,接到了通知也会赶来,而且常常是偕夫人彭丽媛一起出席。 

6、校友——刘鹤 

现年60岁,刚刚在3月份担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刘鹤是习近平极为看重的一个智囊型学者,并为习近平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起草讲稿。据媒体报道,2014年5月,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向来访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Tom Donilon)介绍身边的一位“身材高大、有着学者风度的助手”,说:“这是刘鹤,他对我非常重要。” 



同王沪宁一样,刘鹤亦曾辅助过江、胡,为二人起草过经济讲稿。刘鹤之所以能在“人才济济”的习智囊团队占得一席之地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其对中央经济规划和大陆经济实际情况了如指掌。他从“第八个五年计划”到“第十二个五年计划”都曾亲身参与,他了解大陆经济情况,尤其是在“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方面的研究将为习近平在经济方面执政建言献策。而他在城镇化建设、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方面的研究又是今天习李体制下中国政府大力倡导的经济议题。 

除了工作上的身份之外,习近平与刘鹤还具有校友情谊。刘鹤早年毕业于高干子弟云集的101中学。彼时,习近平也在这所中学就读。早在60年代,刘鹤和习近平两人在北京101中学上学时就已经相识。 

7、秘书三人组:丁薛祥 朱国峰 钟绍军 

秘书三人组与上面六人不同。上面六人都是在早年间与习近平接下友谊的,有些人还属于患难之交。而秘书三人组则都是与习近平有过工作交接的,而且都是习近平的部下。例如,丁薛祥是习近平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时的市委秘书长。而钟绍军则在浙江与习近平共事过。 




朱国峰


钟绍军

在十八大之后,习近平的幕僚班底中已陆续有丁薛祥、钟绍军、朱国峰三人亮相。钟绍军历任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上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一路跟随习近平从浙江到上海再到北京。在今年6月11日习近平赴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观看“神十”发射时,央视新闻联播的画面中,钟绍军?军装陪同出席,肩章显示为大校军衔。 

这一任职轨迹与现任总政治部副主任贾廷安类似。贾廷安亦曾任上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后随江泽民进京,担任总书记办公室秘书,不久转入军界,担任军委主席办公室秘书、军委办公厅副主任兼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军委办公厅主任等职务。 

朱国峰则是今年4月份博鳌亚洲论坛时以“习近平主席秘书”身份亮相而引起外界注意。这位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的法学硕士,目前担任中办正局级秘书,协助习近平工作。 

来源 网络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