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晴朗评论】取消、取消、取消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14

【晴朗评论】取消、取消、取消

在反腐的大背景下,表面上,豪华“两会”开得简朴了些:矿泉水瓶写上代表的名字;吃自助餐需刷代表卡,以免溜号。然而,两会到底花多少钱,花钱的大头在哪儿始终是个谜。

前几年一次记者会上,美国之音记者问大会发言人赵启正,两会花多少钱。赵倒是坦荡,说自己很少被难住,可还真没有这个数据。他表示,向有关人士询问后,两天后将给这位记者发email告诉。此后,政协官网开始作不完全披露。而人大花费则始终被捂著。有人根据政协数据对两会花费做了个推算,在不计算安保等费用的情况下,高达2亿元以上。

花这么多钱,造了个什么场呢?从媒体上看是:一致通过,举手赞成,会后欢宴,会上睡觉,还有无知无耻的代表语录,像曾经的央视节目主持人倪萍说:“我爱国,从不投弃权票,更不投反对票,咱不给政府添乱”;而比她厉害得多的是唯一一位连续当过12届代表的84岁的申纪兰,创造了60年“从来不投反对票”的世界纪录。

在中国,只有区、县一级人大代表是直选,市、省、自治区、全国人大代表则是由各级人大代表间接选举产生。也就是说,公民,只有一次参加基层选举投票的机会,而他们往往因为不屑,不信而拒绝和忽略这个被官方指定候选人、没有竞选的假选举,从而放弃了唯一一次可能表达选举意志的机会。

当然,并非没有清楚自己职责的代表、委员,也不乏有价值的提案。今年,最值得关注的是,会场之外,网络之上,如影相随的言论场,突显将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呼声。重复频率最高的,莫过于“取消”二字。比如:名律师陈有西建议:取消政协,并入人大。他的理由是:“协商,本来就是临时的,建国时塔班子用,搭好班子,他的使命由人代会取代,应寿终正寝。不想临时了64年,反而扩大成四级政协一直到县。浪费了大量公共财政。政治怪胎,莫此为甚。”

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提议:取消5年计划。“它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有不少5年计划,连续两届都没有完成。像教育经费要占到GDP总量的4%,是1993年制定的,用了20年才做到,也不说明原因。有的官员为了政绩,非要保住5年计划数字,造成浪费。再说,5年计划跟政府任期不一致,无法追究政府责任。现在的第12个5年计划,是从上届政府最后一年开始的,本届政府要百分之百负责吗?实现不了,是上届政府的责任,还是本届政府的呢?”

他还提出:取消书号、刊号限制,取消出版总署对稿费的指导性意见。类似地,导演冯小刚建议取消电影审查制度;还有很多人呼吁取消计生委,废除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废除妇女上环和结扎,废除社会抚养费,禁止强制堕胎,废除准生证、独生子女证,废除计生与就学、工作和户口挂钩;此外,呼声很高的是:取消外籍代表资格;取消一切行政审批;取消“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说法;取消机场建设费、降低高速公路收费,缩短高速公路收费年限,取消非高速公路的收费;取消公家车;取消统一教材;取消各级部队文工团;取消户籍限制 按居住地原则就近接受教育;取消居住用地使用权70年年限;取消事业单位;取消大学“三本”招生,将该部分计划划入职业教育,缓解制造业用工荒等等。

所有“取消”,都指向无所不在的权力及其造成的社会不公。而伸长的权力之手,才是寻租的基础,腐败的根源。所谓反腐意愿和决心,以及腐败能不能反到底,断不是唱什么高调,揪出个大老虎可以过得了关的,而是看你能不能“取消”那无边的权力;能不能动产生腐败的政治体制,肯不肯放开选举,让公民独立参选,选出真正代表人民意愿的人大代表来。(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