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民企“挣钱”缺乏“定心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12

中国民企“挣钱”缺乏“定心丸”

liuhan
图片: 四川省亿万富豪刘汉。 (法新社资料图片)
















中国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商联专职副主席庄聪生星期一在北京“两会”期间表示,中国民营企业普遍感觉“不挣钱心慌、挣钱也心慌,挣得越多信越慌”,“大富不安”情绪的病症找不到解药。

虽然中国政府一再强调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都是它的“亲儿子”,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还用首次提出“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做了所谓的”亲子鉴定”, 但现实却无情地揭示, 中国民营企业家还是有不少感觉“创业不荣耀、 致富不自豪”,“人身财产得不到有效保护”, 因为庄聪生说某些手中握有没有受到法治约束的审批、监督和管理等权力的官员,对民营企业选择性执法,滥用自由裁量权,可以轻易让民营企业毁于一旦。对此,北京云汉经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曹军先生星期一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

“庄聪生说的不错, 因为现状的确如此。然而中国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 比如,现在中国究竟是谁在呼吁法治和中国在法治环境下将是什么样子这两个问题不易回答, 十分复杂。民营企业经营得不到法治保障是个老话题, 最早民营企业 ‘原罪’的提法现在舆论中似乎不再被提及。如果今天出事的刘汉站出来呼吁, 你会如何对待?我认为在中国根本性的问题是制度, 即权大于法, 让掌权的人承认法比他大涉及到更深层次的问题, 因为部分原因也是有些民企正是缺乏法治才发财”。

刘汉是近期被中国官方证实因腐败和涉黑而被抓捕的原四川首富. 北京经济学者胡星斗教授表示,中国民营企业挣钱缺乏“定心丸”的背后深层次原因还是中国目前仍然是一个人治或官治的社会:

“官员治国, 他可以不遵守法律。中国的法律有时对老百姓有约束力, 但是对官员来说却丧失殆尽。 在发达国家,情况恰恰相反, 因为现代法治是含义主要是约束公权力和政府。 中国现在推行的法律可以约束老百姓, 但却约束不了地方政府和官员”。

庄聪生举例说,广东清远市清城区环保局原局长陈柏利用手中的职权敲诈勒索辖区企业,放言“分分钟可以搞垮一间厂”;曾经是《福布斯》湖北首富,原中国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东星航空总裁兰世立面对媒体时说,“老板再大,一个处长都能灭你。” 曹军先生表示,民营企业遭遇不公平对待的现象与中国改革开放相伴相生:

“从改革开放到今天, 如果说大家都是站在一条起跑线上的话, 当时最大的区别是有权和没有权的, 因为改革开放初期大家都没有财富。现在情况不同了,除了原来有权和没有权的区别之外,站在起跑线上的还有有财的没财的区别。 在这种情况下, 深化改革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如果中国现在真的有法治保护民企的财产,难道他们的财产就没有问题吗?”

虽然曹先生如此评论, 但庄聪生表示,没有强有力的法治保障, 民营企业在中国就是“易碎品”, 民营企业家找不到“大富不安”病症的解药。社会上经常报道和讨论民营企业家移民和转移资产的背后原因之一其实也在于此。胡星斗教授表示,现在还看不出中国政府未来有什么明确的路线或方针来改变民企“挣钱越多心越慌”的局面:

“因为中国还是处于不成熟的市场经济阶段,尽管中央政府有种种政策保护和管理民营经济的发展,民营企业在公权力面前的地位还是1相当卑微, 只能委曲求全。 如果公权力得不到约束, 我们最终的市场经济是被扭曲的市场经济,是财富被转移出国的市场经济”。

民营企业已经占了中国企业的90%以上,创造的价值也已占中国GDP份额的60%左右,几乎80%的工作岗位出自民营经济。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