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铁腕打击不是平息事件的唯一办法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07

铁腕打击不是平息事件的唯一办法


RFI/Biroules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张文中
北京两会开幕前夕,突然发生昆明恐怖袭击事件,无辜平民死伤惨重,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介绍有关昆明恐怖袭击事件的分析评论。
香港《明报》署名孙嘉业的评论称:“本来焦点集中在反腐、扫黄和治理污染的‘两会’,被突如其来的昆明血腥恐袭转移了大方向,‘反恐’可能成为今年‘两会’的新主题,而这一‘跑题’,也可能正中高层下怀,在反恐的主线下,国安委这一面目不清的庞然大物,可能很快会站上前台。”“今次昆明火车站的血腥恐袭恰好发生在‘两会’开幕前夕,今年‘两会’又是少见的没有特别重大议题的平年例会,传媒感兴趣的几个议题,如周永康案、雾霾污染,都是当局未准备好标准答案的棘手问题,疆独恐袭的大动作,变相给了中央一个解套的机会。特别是今次恐袭的无差别杀戮在国际上的回响极大,与以往不同的是,联合国和美、日、法等国,都罕见地对袭击作出了空前的谴责。这些,都给中国高调展开反恐行动提供了有利条件。”
香港《太阳报》“阳光华夏”的评论称: “当局应下令全国下半旗致哀,既表达对无辜死难者的悲痛之情,亦可凝聚全国意志,昭示反恐的决心。为恐袭死难者下半旗致哀是国际惯例。”“遗憾的是,无论是当年乌鲁木齐‘七五’恐袭,还是拉萨‘三一四’恐袭,即使死伤枕藉,中国都没有下半旗致哀,未免令人民心灰意冷。” “一个国家是不是人民的国家,一个政府是不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不是听他们种种华丽的口头承诺和表态,也不是看他们在国外有多少‘人民的老朋友’,而是看他们是不是真正把百姓当人看待,看他们是不是真正保护每个成员的生命,看他们是不是真正在乎百姓的生死疾苦,也许就是看这个国家的国旗肯不肯为人民而下。”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于泽远的评论称:“昆明暴恐事件引发了中国左右派人士之间的网络口水战。暴恐事件发生当晚,自由派代表人物李承鹏在其微博说‘很震惊,很蹊跷,忽然就冲进来这一帮人连砍带杀,而且是对着平民去的。这是什么路数。只好引用那名昆明记者的话:从来不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让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地死’。左派代表人物司马南则抨击李承鹏‘在人们心头滴血时刻,能讲出如此有深意的话。是谁从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刚刚发生,谁弄清了事实吗?谁又隐瞒事实吗?盲目仇恨、莫名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地死,枪口指向谁?’与以往自由派通常占据网络舆论上风有所不同,这次支持政府严厉打恐的左派人士获得了更多网民的支持。在舆论压力下,一些自由派人士删除了可能引发误解的言论,加入谴责昆明暴恐活动的大军。”
香港《东方日报》“神州观察”的评论称:“疆独组织今次在昆明发动的恐怖袭击,再次证明这个组织是毫无人性、逾越人类底线的恐怖主义集团。对这样的反人类组织谈仁政,只能是与虎谋皮。”“ 过去中国屈服于美国的人权压力,对疆独恐怖组织讲仁政,美其名曰‘柔性治疆’,一味派糖姑息,事实说明对疆独讲仁政,就是剥夺其它百姓的人权。美国对阿盖德组织从不讲仁政,也不论人权,彻底剿灭,中国为何不师美之技以反恐呢?”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 “北京当局须三思,铁腕打击、严厉维稳不是平息不满情绪的唯一办法。当局上周对被捕的中央民族大学维族温和派讲师伊力哈木提出‘分裂国家’的指控,罪名可能被判死刑。如果连温和主张的人都难容忍,只会把更多人推向极端。”“谴责暴徒、严惩不法绝对应该。中国在九一一事件后曾嘲讽美国,自己制造出恐怖敌人,而如今中国处境,解铃还须系铃人的境况竟有雷同美国之处。应对疆独除防堵制裁之外,也须检讨怀柔政策,两手运用,治标更须治本,至少维族不是外来恐怖主义,该比美国反恐容易,不能再让问题更恶化。”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