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党史涉及江泽民是否“当过汉奸”的悬案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23

中共党史涉及江泽民是否“当过汉奸”的悬案

据月前网载,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媒新华网报导,江西省铜鼓县档案馆在进行可移动文物普查登记的过程中,发现一份民国时期广西省邕宁县《日伪汉奸通缉名册》。这份28页的文件,列出日据时期在该地区的430余名日伪汉奸的姓名、性别、年龄、籍贯、住址,于日伪机构担任的职务,以及他们在当汉奸期间所犯的主要罪行。在当前中共统治集团高层内部,围绕“腐败和反腐败”的权力斗争,正在白热化短兵相接的此刻此际,以习近平为首的“主流派”,突然抛出如此容易引起“敏感”效应的消息,难免令民间舆论揣测其处心积虑的用意和目的。联想的主要对象,自然是“非主流派”被视为党内贪腐集团大阿哥的江泽民。


有关江泽民在年青时当过汉奸的说法,传闻已久。早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后,邓小平把赵紫阳罢黜软禁,“钦定”江泽民为党中央总书记时,不满他的党内政敌就有意揭露其丑闻散布到社会上,版本来源多种多样,故事梗概大同小异。传言按照中共党内斗争的惯例,先从其家世出身刨底儿,叫做“查三代”。话说江泽民的祖父江石溪,在清末民初时以江湖郎中为业,实际倒买倒卖鸦片牟取暴利发迹暴富,即今谓之毒贩或毒枭,成为老家安徽省徽州婺源县江村一带的首富土豪。江爷爷后来举家迁移江苏省扬州,定居江都县仙女庙镇。老大夫有妻有妾,儿女成群;跟江泽民先后有直接关系和影响的,一个是生父江世俊(1895 – 1973),安徽老家江村出生,后改号为名,称“江冠千”;另一个是叔父江世侯(1911 – 1939),江苏新家扬州出生,其父的同父异母弟弟、他叫“六叔”的养父,后改名为“江上青”。

江泽民是江世俊元配髮妻吴月卿所生5个儿女之一,排名老三,一直跟其父母长大成人。江世俊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积极主动投靠汪精卫1940年在南京建立的伪中华民国政府,出任行政院宣传部副部长兼党国喉舌《中华日报》的“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江泽民从扬州中学毕业后,其父便叫他来南京升学。当时,侵华日军主管特务系统的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手下的智囊亲信汉奸丁默村,在伪中央大学主办“青年训练班”,为日伪情治部门招募特务干员。

培训特务干部的训练班是以中央大学的名誉开办的,由专业资深特工授课,每期结业出来的一批特务,直接送入中央大学本科就读。江世俊便拜托熟识的汪伪特务头目李士群,请他协助安排其子江泽民,参加该特务训练班的第4期。江泽民接受特务培训结业后,便跟着升入伪中央大学。江泽民因其父江冠千在汪伪政府的地位和关系,备受李士群的关照。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汪精卫伪政府解体,国民政府重返南京,伪中央大学被解散,所有在校学生须经“甄别”(实际就是“政治审查”,是不是当过日伪汉奸?),才能转入从西南迁回来的中央大学。江某因参加过“青年训练班”的特务训练,恐被查处,便离校跑到安徽老家接壤的江西偏僻乡村“避风”。其时,中共地下党为了争取拉拢青年学生,策动学生群众发难抗议示威、强烈抵制“甄别”措施,迫使国府教育部中止执行,让伪中央大学的学生得以经过一般登记,即可继续学业。江泽民闻讯赶回南京,恢复在中央大学的学位,积极参加中共地下党外围的学生运动,并于1946年被吸收加入组织,成为共产党员。后来,江泽民被安排和一批学生,转学到上海交通大学。

江泽民过人聪明之处是善于“闷声发大财”。他的父亲是汪伪的“汉奸高干”,他自己也受过日伪特务训练;为了极力掩盖这段家世历史,他到处宣扬自己从小就过继给其六叔做“嗣子”,跟随养父一家生活,受到江上青的革命思想熏陶,所以后来思想进步加入共产党。为此,他百般设法巴结叔母王者兰,买好两个堂妹,还特意娶了养母的侄女王冶坪为妻,请求她们认可他的这段追随江上青革命的历史。

江上青早在抗战初期的1939年间,渗透到国民党内部,被发现遭到敌人狙击牺牲,终年才28岁,追认为革命“烈士”;作为“养子”的江泽民,便顺理成章地摇身一变,成为“烈士子弟”了。 江上青的同代战友,如张爱萍、汪道涵等人,多为当时南京上海、江浙皖一带中共地下党的领导骨干,故对“烈士子弟”的江泽民多方关照,使他在南京上大学时就能入党,后来在上海也受到重用提拔,仕途顺畅,步步高升。时任国务院第一机械工业部副部长的汪道涵,把他从上海调来北京,蓄意栽培。

“文革”初期,汪道涵被打成“叛徒”,列为“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人马,由毛泽东亲自批示“永远开除出党”,党内外职务一抹到底。江泽民因属业务干部,平时在政治上“闷声”低调,又有“烈士子弟”的护身符,故未受到牵连冲击;下放江西省进贤县“五七干校”期间,他还受军管会委派当上干校他们部门大队的领导班子之一员。1976年毛泽东死掉以不久,汪道涵便获平反复出。

华国锋铲除“四人帮”后,开始着手“改革开放”,亲自出任新设立“国家进出口、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主任,把时任国务院对外经济联络部副部长的汪道涵,调来当副主任为他主持日常工作;后来汪氏又调去上海市当市长。不论调到哪里,汪道涵都不忘提携他的老战友江上青的这位“养子”,把江泽民安排到他主管的部门,直到他于1985年卸任后,看着江泽民接替他坐上上海市市长的宝座;后又取代芮杏文当上中共上海市委书记。 

汪道涵还支持江泽民在1989年4月间,严厉整肃同情胡耀邦的党内经济学家、资深报人,上海《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成为“六四”流血惨案的导火线之一。在江泽民被邓小平、陈云等党的高层元老相中,调来北京替换遭非法撤职的总书记赵紫阳时,汪道涵特意题写林则徐的一幅对联勉励他,联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

时至今日,且不说江泽民在位期间的功过,好赖他在中共历史上也当过三届13年的党中央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因此,趁他虽年迈尚健在时,当今“习共”中央有责任严肃查实他年青时是否当过日伪汉奸的问题,向历史和人民作出澄清交待。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有,则应按党纪国法,补办开除党籍,递夺所有职务和荣誉等组织手续,并扭送法办惩处。没有,则应还他家世磊落,历史清白。总不能让他老人家这位显赫一时的大人物,背着“汉奸特务”的黑锅去见马克思吧。

來源 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