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特稿:台湾的民主跟中国还有关系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08

特稿:台湾的民主跟中国还有关系吗?

台湾2012总统大选选票
学者们对”台湾选举与中国大陆有何关系?”看法并不一致。
台湾即将在年底举行可以说是华人世界最大规模的选举,但是这和中国大陆会有关系吗?
台湾11月29日将举行地方首长、地方民意代表、村里长、从上到下总共要选出1万多个地方公职人员和各级地方民意代表。

学习民主?


但是实际上是否如此?部分学者的看法并不乐观,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与国际事务教授狄忠浦(Bruce Dickson)认为,与台湾当年相比,中国要民主的话,欠缺了几个因素。站在民主选举的角度来看,从总统到村里长都是选出来的台湾是华人世界最大的民主政治体,一直也都有种说法是“台湾可以做中国大陆民主的学习对象”。
他说,台湾执政的国民党当年不论如何,还是有将“民族、民权、民生”等民主因素纳入宪法,但是中国的宪法并没有如此的民主因素。
狄忠浦
狄忠浦认为台湾的民主经验已经和中国大陆没有关系。
他也质疑,台湾当年能够走上民主化是因为蒋经国集中了权力、除去了党内的强硬派、为台湾民主化打开大门。
不过,狄忠浦说,他看不出来习近平有这样的想法,他认为中共向来在选择领导人的时候,不会选择有新观念、新想法的,反而是要找那些“做不到的事,提都不要提”的人。

人民意愿

狄忠浦认为,就他看来,中国的民间也并不支持民主改革,而中共认为党是代表人民的利益、需要造福人民。
所以中共可能认为没有政治改革的急迫性,而西方世界催促中国民主化,实际上也等于是“帮倒忙”。
他指出,台湾在走向民主的时80年代,也是两岸关系没有像以前那么紧张的年代,国民党政权在没有外在忧虑的情况下,比较愿意放手,而不是一再强调“党内民主也是民主”、“中国要实行的是有中国特色的民主”。
但是现在的中国内有新疆和西藏的民族矛盾、外有东海和南海的主权争议,而西方政治人物对中国的敌视态度,在在都让中国对走向民主感到迟疑。
狄忠浦的结论是,目前他看不到中国会开始政治改革,也不太可能放松权力,亦即没有实施民主的意愿,故而台湾的民主经验对中国而言,已经没有意义。

合法地位

也有学者的看法是,国民党当年不可否认绝对是和中共一样的列宁式政党,但是民主化之后,已经成功地将自己转型。
蒋经国和习近平
狄忠浦认为蒋经国虽然曾经是特务头子,但是台湾当年的改革没他不成,不过他不认为习近平会是“中国的蒋经国”。
伦敦亚非学院的副研究员陈以信说,当年国民党撤退到台湾之后,先是以经济建设取得政权的“合法化”,到了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经济不再飞速成长,国民党就转而以民主化和选举来取得“合法地位”。
曾经担任马英九竞选总部发言人的陈以信说,当他看见国民党摇身一变成为他口中的“选举机器”,也让他感到惊讶。
陈以信表示,也许中共未来能够从台湾的政权和平转移看到也许民主没有那么恐怖。
但是苏联瓦解之后。俄罗斯的经验、最近的乌克兰危机,或许也让中国民众认为民主不如想象中的美丽,甚至根本排斥。
还有就是“台湾可以,为什么我们不行?”的问题,通常这个问题会得到“台湾那么小、中国那么大”、“中国人的文化水平还不够”诸如此类的答案。
这些答案反而又招徕“如果大家都是中国人,为什么不可以?”的反问,台湾政界对这种问题的答案,通常也是 “中国大陆必须自己选择未来的方向”、“中国那么大,我们影响不了,管好自己就好了” 属于置身于外、事不关己的答案。

好奇?羡慕?

有学者曾经带了中国大陆学生到台湾参访旅游,总合经验是“台湾很亲切”、对台湾一般老百姓可以自由表达政治观点感到好奇、但是不见得“羡慕”台湾人有选举的权利。
现在在台湾教学的六四学运组织者王丹在台湾举办民主讲座,不少的中国大陆学生参与,不但仔细聆听也会提出问题,似乎起码有一部分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对民主是有所期望的。
在2008年国民党赢得总统大选之后,中国的媒体对台湾的大小选举也不再避讳,以2012年的总统大选为例,大批的记者出现在台湾采访,虽然报道立场明确,但是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的败选感言等等,媒体也没有错过。
马英九的获胜、取得连任,从热门的微博来看,并没有造成民众要求民主改革的声浪;看起来的确好像台湾的民主和中国真的没什么关系。
但是不论是英国、美国还是台湾的学者都不否认,很难在中国进行一次可信的民意调查,来看“台湾的民主经验对中国有什么意义?”。

每个人对同样的事物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民主自然也不例外,也难以论定谁的论点正确、谁的说法错误,只能问说“你觉得台湾民主和中国大陆有什么关系呢?”。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