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学生占立法院闹剧损害台湾利益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23

学生占立法院闹剧损害台湾利益

众所皆知,台湾政局多变,说好听点这是社会力量蓬勃,创意十足,什么事情都有可能,说难听点这简直是无法无天,凡事只要我喜欢没有什么不可以,让人难以理解。

一个星期前,谁能预料到台湾会发生学生占领立法院,不但破坏公物,妨害国会议事,甚至还给政府下达最后通牒,要求马英九总统道歉,行政院长下台,重审两岸服贸协议,并威胁政府,如果不从就要展开全面抗争,进行罢课等等。


在任何民主法治的社会里,有点起码理性的人都会对这种荒唐情事觉得匪夷所思,不能接受。如今再来检讨服贸协议的内容、谁是谁非、事情的源起、抗议群众的诉求、朝野的不同算计,或许有点缓不济急,但仍属必要,不过眼前更重要的工作是要拆除引信,防止事情进一步恶化,这里面就有许多的可能和不同的做法,值得进一步加以探讨。

客观的说,国民党政府在处理两岸服贸协议问题上确实有些地方处理得不是十分周延,事前没有和社会各界进行充分的对话与沟通,对于可能因此协议受害的产业是否能够提供合理的协助也让人心中存疑,事中又在国会党政协商的过程中,错误签下了同意将协议内容逐条审议的文字,结果就被反对党及许多不知轻重的学生和群众抓到把柄,说是黑箱作业,太过鸭霸,于是惹出今日的风暴。

不过,笔者还是要持平地指出,整体而言,国与国或两岸之间的协议从来没有逐条审议的道理,而且此一协议中共的让步多过台湾的损失,如今台湾的反对党及群众过度夸大了可能的伤害,诉诸民众的恐惧,大家只是以政府当局技术面的失当来否定原则性的利益。大家见木不见林,以词害义的结果将是以台湾的经济发展,参加区域经济整合的机会为代价,日后台湾各界终将为此而后悔莫及。

 于今之计,此事究竟要如何解决,马总统道歉、江院长下台、全案退回委员会重审均非选项,如果政府屈服答应只会造成更多的问题。既然法院已于日前对于立法院长王金平的党籍案,做出有利于王院长的初审判决,于是有人建议马政府不妨宣布不再上诉,先对王金平表达善意,这样就可立刻将部分压力转到立法院长身上,让其在处理全案时必须投桃报李,更为公正的配合国民政府的既定政策,而非依违于两者之间。

另外,许多朋友认为,只要政府保持不动用警力的原则,让事情拖延下去,把学生和抗议群众局限在立法院内,这也是另外一种处理方法。日子久了,群众和学生脱序的行为,让人作呕的言论、不合理的过当要求,如果再造成社会的动荡、股汇市的狂贬,只要经过媒体的广泛报道,终将让社会上正面理性的声音出现,政府届时将可顺水推舟,以顺应民意的合理方式进行处理。似乎也可考虑。

当然,也有人主张,如果台湾各界能够趁机厘清这些学生、群众和民进党之间的暧昧关系也会是一件好事。许多带头的学生和民进党有着密切的关系已是不争的事实,每次抗争活动都可以见到他们的身影,今天指控旺中集团亲中卖台,明天率众声援文林苑王家,后天公开羞辱教育部长,接着再掷鞋攻击苗栗县长。若说这些人是四处打着民主人权的招牌,但实际上是帮民进党干着打击异己的勾当并不为过。

同时,媒体也应质疑民进党在这次学生攻占立法院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强化台湾各界对于民进党仍然是逢中必反,坐实他们二十多年来,表面上的说词变了又变,讲法换了又换,但本质上就是一个主张分离主义的暴力政党。让台湾民众理解,这一帮人只有权力和政治逻辑,为了夺取权力它可以栽赃抹黑、颠倒是非、指鹿为马、制造仇恨,无所不用其极,一切以对自己是否有利为依归,即使搞到社会两极分化、族群分裂、以台湾的长远利益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中国大可能或应该如何反应。北京对于台湾当前乱象只需静观其变即可,千万不要出声搅局,更别有任何情绪性的谈话,绝对要避免火上浇油,搞到引火上身。既然服贸协议是北京让步较多,如果在最坏的情况下,在全院院会逐条审查的过程中,代表台湾民意的立法诸公居然还是否决了此一协议,既然台湾软硬不吃,大陆也只好顺其自然,台湾要自找苦头今后也怨不得别人了。

至于此事会对两岸关系产生何种影响,这里面牵涉到全案最后究竟如何解决,变数仍多。如果事情能够短期内和平解决,伤害或许有限,但如果发展成中、长期的抗战,波及层面将会扩大,既然两岸服贸不过,货贸大概也别提了,国台办主任张志军的访台,两岸两会设立办事处的时程当然都会受到冲击。气氛不对、时机不宜,月来大家讨论甚多的马、习会面看来也已成为明日黄花,想也别想了。老话一句,反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坏事也能变成好事,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要不然还能怎样?如果这就是台湾的宿命,大家就继续闹吧!好不快哉。

(本文作者蔡逸儒是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山所教授。)

来源 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