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维权人士曹顺利囚禁中去世 家属哭诉律师要求见尸受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15

维权人士曹顺利囚禁中去世 家属哭诉律师要求见尸受阻

csl.jpg
曹顺利(资料图/维权网)
中国著名维权人士曹顺利周五下午去世,其代理律师向本台表示,院方拒绝她见委托人的遗体,这是不合情理的。她将向有关部门追责。曹顺利的家属则向本台哭诉,死者的身体惨不忍睹。

曾参与多次重大维权事件的中国维权人士曹顺利周五下午在医院去世。

曹顺利是北大法律系硕士研究生,她与其他访民及维权人士组成的公民团体自2012年起提出,要求参与中国政府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的人权报告起草工作。去年9月14日,曹顺利试图前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培训时在北京机场被阻止登机,一个月后当局称她已被捕。被逮捕6个月后,曹顺利因重病被送院治疗。住院期间,多人曾要求会见但均遭到拒绝。而在她病危之际,路透社,英国广播公司等多家海外媒体均进行了报道。

下午三点接到医院病危通知但仍未能见到曹顺利最后一面的,其弟弟曹云利周五告诉本台,他完全没想到姐姐会走得那么快。他在和记者通话时数次哽咽,直言太惨了。

“太惨了,太惨了,人衰竭得都不成样了,从来没看过这么惨的人,我都不敢看。要是一条狗,我都不忍心把它关成这样。我不知道人怎么能那么黑心,不如直接枪毙她呢。为什么?跟这些人也没有仇啊,我把人想得太善良了。”

记者:“她的身体上有没有一些伤痕之类的?”

曹云利:“我跟你说,她身上的皮都像鱼鳞一样,你想想这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吗?我现在都乱了,全乱了。”

本台记者周五傍晚七点致电曹顺利的律师王宇时,正在医院的她表示医生以“奉上级指示”为由,拒绝她见曹的遗体。

“我现在在医院门口,但是医生不让我进去。”

记者:“他有没有给出什么理由?为什么不让你见?”

王宇:“什么理由都没有,他就说接上级指示。现在只有我和她一个弟弟和一个姐姐在这儿。”

记者:“附近有没有一些警察?”

王宇:“她病房里面有两三个警察。”

采访过程中,记者听见王宇律师与医院工作人员发出激烈的争吵。

(争吵内容)

王宇:“我看一眼。”

对方:“一会儿穿上衣服你看可不可以?”

王宇:“穿上衣服可以让我看是吗?”

对方:“到时候再说吧。”

王宇:“什么叫再说呀?上次你还说让我见,到最后食言了。”

对方:“只接待家属。”

王宇:“你有什么权力不让我见?你有什么依据不让我见?为啥?什么理由?”

对方:“我没有权力,但是我只让家属(见)。”

王宇表示,院方的拒绝完全没有依据,她又告诉记者,曹顺利的病情并不致命,是看守所、检察院、公安局、医院共同的责任导致了此次悲剧的发生。

“其实这个事,根本不符合人情,也没有人性,他有什么权力不让其他人见呢?据我所知没有这方面法规。”

记者:“您接下来会进行一些什么工作?”

王宇:“追究责任。看守所、检察院、公安局,包括现在医院应该也有责任。”

曹顺利曾于2013年在中国外交部前静坐,敦促官方起草人权报告时征求公众意见。去年9月被警方带走后被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在押期间,曹顺利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但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均被拒绝。今年2月19日,曹顺利因昏迷被送入999急救中心抢救。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