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一场毫无更改的学运 台湾人把自己坑了(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28

一场毫无更改的学运 台湾人把自己坑了(图)

近日,一场声势浩大的“太阳花学运”震惊世界,为抗议《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审核程序的不公,台湾学生先后占领了立法院、行政院,最终在危机爆发的6日后遭到马政府强制驱离。学生占领议会及行政机关,这绝非民主社会的常态现象,不仅在台湾历史上属首次,在世界范围内亦极为罕见。台湾各政治派系纷纷打醒精神,在这次学运中寻找自己的利益和对方的破绽,舆论更热衷于为这场学运定性,“228再临”、“台版六四”等等不一而足。然而,回归到“服贸风波”本身,不管是其直接参与者──台湾年轻人,还是台湾多年来的政治环境,都开始让台湾的“民主示范”褪色。



回顾近年来全球历次大型的社会运动,相信不少人愿意把这次的“太阳花学运”与2010年发生在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相提并论。两次政治运动的诱因都是纯经济议题,学生同样是运动的主力军,仿佛这次反服贸风波就是“台版茉莉花”。然而,与“茉莉花革命”本质不同的是,当年的突尼斯失业率高达14%,其中更有30%是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有着明确的政治诉求,以推翻专制政权为唯一目的。而台湾这次“太阳花学运”更多地是体现出社会的一种“无治、无序、无明”的状态。

首先是“无治”,台湾政府在事件中没有展现出任何管治能力。在处理这种大型危机时,马英九作为台湾最高领导人的表现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尤其是在北京都没有明确表示不能修改的情况下,马英九碍于自己的面子坚称“一个字都不能改”,而国民党立委张庆忠在其授意下竟然试图用“胡作非为”的方法令这项攸关台湾64项服务业、上千种行业以及近300万人升级的贸易协定议案在30秒内偷步“过关”,颠覆立法院监督政府的职能,实在荒唐至极。

而在立法院被占领后,马英九不但一味地回避反对者,将学生进行丑化,还指责他们受到民进党的影响,扣上“逢中必反”的帽子。而当抗议活动加剧蔓延后,在两岸及国际都在关注马政府如何用智慧而不是棍棒与盾牌找到停损点时,台湾的执政者表现出的却是进退失据──加摆拒马,用盾牌挤压,用水柱强冲,无法拉拢民心之余反而让民众更容易找到宣泄点,可以说全无危机公关的能力。学生的运动极有可能演变成全台大罢工,马英九管治危机被完全暴露,而台湾自我所标榜的“小政府”也彻底沦为名副其实的“弱政府”。

有精研社会学的专家表示,以学生为主力军的社会运动更多的是依靠年轻人的一腔热血,此次反服贸运动所体现的迹象也是对这一分析的印证。事件在不断发展,留守学生的热情却在逐渐降低。从占领行政院总指挥魏扬被释放后选择归家“休养”就可以看出,当激情燃尽之后,面对马英九政府的强硬和身旁同窗好友的鲜血,不少冲动的学生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善后。在占领立法院10天之后,学生们身体与内心已经出现双重疲累。马英九却仍未释放出足够善意与学生真诚沟通,也直接暴露了台政府的无能。

纵观“太阳花学运”的始末,政党间暗斗一直贯彻其中。作为执政党首脑的马英九在这场运动中,完全低估了运动带来的政治冲击与杀伤力,在学运有机会发展成为全民行动之时,仍然以“蓝绿斗争”的固有思维模式去理解学生的抗议行为。而在遇到危机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利用党的机器来“摆平”争议,殊不知,党理应是人民的代表而非政府的附属品。当立法院长王金平“心怀鬼胎”,站在学运抗争与议会自主的立场对马英九展开政治还击,腹背受敌的台湾总统已经无力抵抗这股汹涌的政治浪潮。诸如此类,皆可见其背后的政斗本质。

在这场学生运动里,台湾展示给外界的不仅是政府治理水平的低下,还有两党制下台式民主的弊端,突出体现为无序──整个社会都处于一种乱序的状态下。正如内地敢言作家北村评价事件时所说的那样:“在议场外,是权利彰显;冲入议场,是破坏法治。在外面,是民主;在里面,是民粹。”以高度民主的美国为例,无论政争如何激烈,也从没有发生过“占领白宫”的事情。民众即使想在白宫外面进行示威也受到严格限制,稍有超出范围,立即会招致严厉的执法对待。何况台湾学生直捣行政院、甚至闯入院长室,破坏院内公物,在其他国家早已被视为“政变”。为了民主而民主,这是“台式民主”的一大特色,也让民主往往在不经意间变质为民粹。不得不说,在所有华人社会中拥有最高的民主指数一直是台湾人的骄傲,但是如今的这种无序局面,却着实让人失望。

外界将此次台湾学生运动命名为“太阳花学运”,太阳花(大陆多称向日葵)顾名思义有向往光明、厌恶黑暗、有毅力、不畏艰难之意。最初,学生并非是反对服贸本身,而是对现版本协议“黑箱作业”的产生方式不满,要求服贸在谈判和审议的过程中更加阳光。但随着事态的发展,学生的诉求从“反黑箱作业”进化到“反服贸”,整个学运已经彻底变调,更令人担心的是,反服贸中的脱序只是台湾社会无序的一个缩影。


这种台式民粹绝非与生俱来,围绕台湾政坛的两党制,对台湾民主的“贡献”是众所周知的。曾几何时,台湾人一直以拥有让大陆民众侧目“敢说话”的政治权利而骄傲。但是,政治决策却不是说一句话那么简单。它不但会影响民众的生活,甚至会影响一个国家、种族、社会的未来。就“服贸协议”本身而言,对台湾的经济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在台湾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台湾的“民主”却选择拒绝“服贸”。

除此之外,这场“太阳花学运”另外一个突出特点是“无明”。据台湾媒体调查发现,参与者中竟有高达7成人对自己所反对的“服务贸易”协定的内容并不了解,甚至很多学生对自己要反对的原因并不清楚。

学生们不明就里却激烈地占领立法院的举动,与民进党一直宣传服贸签署后,“巨大的财团可以无限制的、跨海峡的扩张,侵害台湾本土小型的自营业者”的意识形态不无相关,再加上台湾民众确实担心在资源有限的自然制约下,开放的分配系统会加剧竞争,无法实现平等公平分配的原则,令自己的工作、投资以至个人权益受损。

事实上,这次服贸的反对者认为自己在享用民主,却不知自己间接地做了政治角逐的棋子。而情况更糟糕的是,现在台湾网络上支持服贸协定的内容,没人在看,也没人敢写。再加上政治传播学上所谓“沉默的螺旋”(the spiral of silence)效应,谁敢支持服贸协定,谁就成了“背骨”(台语,指忘恩负义)的台湾人、毁灭自己就业机会的笨蛋!在这种意识形态的左右下,马英九执政下的“服贸协议”就等同于卖台。正因如此,这场运动用大陆官方的话来说,这场占领立法院的运动毫无理性,完全是民粹和对民粹的政治利用。然而,可悲的是,如今的台湾,民主只是政党斗争的一面旗帜,是执政治偏见者的一个幌子,拥有民主的民众也沦落到了被利用的小丑境地。所以,与以往台湾发生民主事件不同的是,这次大陆民众透出的不再是羡慕,而是吃惊


来源: 多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