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少数民族问题已成中国的定时炸弹?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11

少数民族问题已成中国的定时炸弹?


作者 安德烈
费加罗报今天发表一篇题为“中国如何处理难以解决的少数民族问题”的长篇分析。文章开始以略带讥讽的口吻写到:今年照旧,中国当局懂得如何把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代表会转化成一个民族团结的大演出。一周来,官僚、将领们在中国的权力中心北京天安门交错,参杂其中的亿万富翁与明星为之增添一丝惹眼的魅力,还有穿着花边装饰的各少数民族代表来回穿梭。
可是, 3月1日在昆明发生谋杀事件后,民族紧张又升高一步。北京指“新疆分裂主义分子”是肇事者。中国的媒体形容这是中国的“九一一”。作者认为,官媒传递的信息很简单:2001发生在美国的恐怖主义事件造成强烈的冲击波,其效应远远超出美国本土。那么,“三零一”也是一个“耻辱日”的标志,在这一天,伊斯兰恐怖份子攻击远离新疆的中国土地。如此,北京给自己赋予一切权力去打击“盲目的恐怖主义”、“新疆分离主义”,北京把它与盖达组织和全球的伊斯兰圣战组织联系在一起。
费加罗的报道说,中国共有55个少数民族,仅汉族一族就多达92℅,占压倒性多数。少数民族加起来占总人口8.49℅,在13亿多人中占1亿1千多万。但少数民族却占据着人民中国64℅的国土。民族画面中的中国少数民族总是唱着歌跳着舞穿着异国情调的服装,快乐而和平。但现实远离官方话语描述的民俗色彩。一些少数民族,比如维吾尔、藏人,程度更轻的还有蒙古人,他们变得越来越具有报复心。
那么,少数民族问题是不是变成了一颗定时炸弹?2008发生西藏和新疆的骚乱和抗争,2011年发生在内蒙的示威,都凸显了中国的脆弱性。去年10月天安门广场发生汽车爆炸事件以来的一系列事件,以及不间断的藏人自焚更凸显了这一问题。
对中共领导阶层而言,昆明发生的暴力攻击以震撼的方式凸显了对中国的威胁:丢失领土的危险。习近平2012年11月掌权后不久,强调要在中国预防发生苏联崩溃的危险。他认为 ,苏联的教训在于最后放松了意识形态控制,“最后,戈尔巴乔夫半句话,就把苏共解散了”。他感慨地说 :在苏联亡党亡国的关键时刻“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对中国一号人物而言,戈尔巴乔夫的错误在于拒绝打压少数民族的骚乱特别是哈萨克斯坦1986年发生的骚乱。一位名叫马荣的中国学者说,苏共错误地以为民族裂痕被一笔勾销了,“实际上,如果连接各民族意识形态的纽带破裂,国家就面临解体危险”。中国领导人对此坚信不疑,他们称“国家稳定”取决于“新疆的稳定”或“西藏的稳定”。
要让新疆和西藏不发生冲突,北京的战略又是什么呢?费加罗报认为,尽管中国宪法第四条保障各民族权利平等,禁止任何歧视,国家保护各族利益,包括有权利使用自己的语言和文字、维护自身文化传统等等。但是1978年开始的经济改革制造了不平等,少数民族受害尤其严重。汉族向海边省份和大工业城市集中,从近三十年经济起飞中得到的实惠最多。
作者认为,在中国的自治区,不信任感很重。直到目前,在这些地区有关自然资源的投资主要让汉人获得了好处。王力雄是极少数批评官方的新疆和西藏政策的知识分子,他认为,在新疆,40℅的汉人控制了当地最主要的经济、权力以及知识资源。但这位与藏人作家唯色结婚的知识分子一直受到严密监视。他指出,认为通过发展经济就能解决少数民族问题根本是错误的。西藏人,维吾尔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他们希望的是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但现在一切都是中国当局决定,并且还在不断对这些地区施加政治压力。他还认为,少数民族自治并不存在。中国的多民族国家的概念其实是人为的并且有利于汉族。
维族的要求到底是什么?费加罗报的分析指出,新疆曾经在四九年之前出现过一个短命的东突国。现在,为其分离而战的只是维族中的少数,大多数突厥民族或者穆斯林清楚,北京不会放弃这片与中亚接壤的具有重要地缘政治地位的大面积领土。他们所要求的是得到更公正的待遇,尤其希望取消对宗教活动的限制。他们是温和的穆斯林,与原教旨主义保持距离。但如同其他宗教,北京对他们的宗教仪式以及参加宗教活动严格予以限制。
维族人希望在行政部分工作,必须刮掉长胡子,女性则必须摘掉伊斯兰头巾。最好的工作往往得不到,因为这些工作被要求良好的掌握汉语。另外,对一些维族住家的搜查更带有侵入性质。新疆发生的骚乱一年内已造成百多人死亡,但北京当局好像还未开始对话。经济学家、维族知识分子,在北京一所大学任教的伊利哈木也被以涉嫌分裂的名义拘捕,他有可能被判死刑。事实上,伊利哈木是一位温和的知识分子,他始终与海外流亡的维族保持距离。
为什么中国对西藏问题比新疆更敏感?作者认为,这是达赖喇嘛的因素。只要一国领袖接待达赖喇嘛这位流亡的西藏宗教精神领袖,北京就感到紧张,指责这构成了对中国领土完整的侵犯。今年夏天,中央党校宗教部主任金伟撰文指出,除了敌意,还存在着其他的方式方法。应重启与达赖喇嘛特派代表的对话,不能再把达赖喇嘛看作是一个敌人。但高层对他抛出去的球不予理睬。西藏自治区书记陈全国最近还保证,要“严厉打击反动宣传和分离分子进入西藏”。
还有一个藏人在发声,孤独的但是一个很大的声音,这就是作家唯色。她表示:半个世纪以来,西藏失去了自己的声音。在西藏,艺术家和知识分子被压制到没有自由表达自己思想的地步。意识形态控制如此严厉,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出于自卫的条件反射,宁愿扮演傻瓜的角色。而另外一些藏人则以摧毁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绝望。自2009年以来,至少122位藏人自焚,以反抗“北京的镇压”。北京对藏区控制得很严,希望这样能够堵塞所有激进的企图。
在国际新闻方面,南海上空失事的马航客机是法国各大报今天继续关注的新闻,乌克兰克里米亚危机仍然占据重要版面。在法国国内新闻方面,占据头版关键位置的是前总统萨克齐与其律师的对话被窃听一年的消息。世界报头条的相关标题是:“萨克齐重返政坛受到阻扰”;费加罗报专门发表社评说:法官下令对萨克齐与其律师通话监听这件事,人们不禁要问,法官的背后是否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指挥?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