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法新社:北京在乌克兰危机上外交尴尬显示其尚在国际舞台摸索探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08

法新社:北京在乌克兰危机上外交尴尬显示其尚在国际舞台摸索探路


作者 法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周五在评论西方国家可能制裁俄罗斯时称,中国反对在国际关系中“某国要以制裁威胁某国”。北京在乌克兰问题上举棋不定、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姿态再度受到国际媒体关注。法新社引述专家指出:这显示中国在全球外交舞台上还在摸索,尽管这个国家在国际事务上越来越显得雄心勃勃。

秦刚强调说,北京赞成乌克兰危机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并认为这是摆脱复杂形势的唯一出路。秦刚在回答记者要求中国对克里米亚最高议会决定作为俄罗斯联邦主体并入 俄罗斯并举行克里米亚地位的公投的立场时评论也作了相应的声明。他呼吁乌克兰各方在法律秩序框架下,通过对话和协商,和平解决相关问题,妥善维护全 体乌克兰人民的利益。
就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法新社评论认为:乌克兰危机以及克里米亚遭俄罗斯人控制对北京是一个两难选择。北京被夹在对莫斯科习惯性支持以及它一贯性的反对任何外国干预别国内政的困局中。中国近年积极寻求强化与俄罗斯在政治及经济方面的合作,同时,中国始终坚持为其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辩护。北京这样做当然也有另外的打算:警告外部不要对中国的异见人士以及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发言。
中国外交的模糊性在乌克兰危机中更加凸显。它一边发声明说必须尊重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一边又补充“乌克兰现状有其历史原因”,“中国考虑到乌克兰问题的复杂性”等等。
专家认为,乌克兰问题对北京非常棘手。所以北京发布的声明也很暧昧。外界都很难理解。但是北京这样做会加重误解的风险。周一中国外长与俄罗斯外长电话通话后,莫斯科对外称,北京与莫斯科在乌克兰问题上有共识。至于北京方面,对此次通话只是说两国外长都同意乌克兰问题需要一个适当的解决办法。
现在看来,中国还不打算消除暧昧,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周四声明说,乌克兰问题的解决必须充分考虑到乌克兰人民的合法权利。但他没有具体讲是什么权利。
北大教授贾庆国分析这种现象指出:中国一方面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另一方面又是一个工业化了的国家;中国既贫穷又富有,既是一个普通的国家又是一个超级大国,各种利益很矛盾,所以在外交上常常不一致。
中国在国际事件上的支支吾吾与其要当全球大国的雄心形成明显对照。布鲁斯金国际问题专家李侃如说,欢迎中国进入现实世界。从今以后,中国在全球处处有利益,但中国还缺少一个整体的战略。中国还不是一个能够主动作为和采取具体行动的全球行动者。
面对全球性大危机,中国的立场漂浮不定,而中国外交部常常重复的一句话就是“呼吁各方克制”,“希望政治解决”等等。
但是,尽管中国仍有所保留,但中国已经无可选择。中国广阔的利益迫使其必须超出一般性的声明。中国在国际安全上必须投入,付出,必须参与紧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