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评论:习近平强调民族工作的政治方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06

评论:习近平强调民族工作的政治方向

习近平
习近平讲话同他上位以来强调“两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的提法相吻合。(图为习近平最近在内蒙古视察)
3月1日在昆明火车站发生了严重暴力袭击事件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呼吁民族团结,强调要全面贯彻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加强民族认同。上周六在昆明火车站发生的严重暴力袭击案件导致29人死亡,143人受伤。媒体报道指那是新疆分离主义分子发动的恐怖攻击。
习近平在正在召开的全国政协分组讨论时发言指出,民族工作关乎大局,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目前做好民族工作的政治方向。另外他还说要千方百计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让民族地区群众不断得到实实在在的实惠。

两种思路


在前30年中共解决民族问题的思路可以用马克思的语录概括:“民族内部的阶级对立一消失,民族之间的敌对关系就会随之消失。”在强调超越民族的马列意识形态的毛泽东时代,没有少数民族民族情绪的表达空间,也没有汉民族主义的言论空间。习近平讲话同他上位以来强调“两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的提法相吻合。习近平去年初提出,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本质上都是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不能相互否定。中共掌握国家政权60多年中的前前30年的毛泽东时代是政治挂帅的30年。邓小平“改革开放”的后30年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在改开的后30年当局的政策重心由“政治挂帅”转向“经济挂帅”,复杂的民族问题似乎越来越被简化成了经济问题。当局在20年前提出“开发大西北”,就是通过增加对包括新疆等少数民族自治区的投入,缩小中国经济发展的地区差异,同时也缩小少数民族地区同中国内地的差距,促进诸如新疆、西藏和内蒙古的稳定。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几代中国领导人都强调把民族边疆地区的经济作为解决民族问题的主要途径。

怀柔、同化?

近年来随着新疆民族暴力事件频发,中国舆论出现越来越多关于民族政策的讨论和对当局的不满。不少人认为中央政府对汉族不公平,少数民族在包括计划生育、升学、就业和晋升等许多方面受到了优待。
许多人认为新疆和西藏的民族问题加剧,中共前领导人胡耀邦负有很大责任,认为胡耀邦优待少数民族,歧视汉族,因为他授意出台了所谓“两少一宽” 允许刑法对少数民族网开一面的政策,以及其他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
曾经担任过中共统战部副部长,现任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的朱维群建议要淡化少数民族意识,强化对中华民族的认同。中国的智囊学者胡鞍钢也建议“效仿美国的民族大熔炉模式,不容许任何一个族群生活在一块属于自己的历史疆域内”,实行所谓“第二代民族政策” 。
但“第二代民族政策”在中国民族问题专家当中引起反弹。他们认为建议改变民族政策的人不了解复杂国情和缺乏民族问题知识,加强同化政策会导致大汉族主义猖獗,破坏多民族国家的基础,甚至违反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

政治信任

此次习近平讲话强调民族工作的政治方向是否预示着当局今后会从改革开放前的30年历史中借鉴某些成功经验,诸如扩大对少数民族干部和官员的信任并且让他们发挥更大作用,尚有待观察。
中共在夺取政权前后,在争取少数民族方面,因为其反传统的激进性质而具有某种优势,那就是批判和否定中国旧政权压迫少数民族的政策和大民族沙文主义。
中共的反传统属性有利于争取少数民族的统治精英,例如在新疆和内蒙古的激进派民族精英和在西藏的传统的民族上层,同他们达成妥协。这些妥协导致后来的民族自治区成立以及西藏“和平解放”等协议。
当时同中共合作的少数民族领袖人物和官员在新制度中是本民族利益的代表,也是多民族国家合法性的象征。但在中共建政的60多年历史和历次政治运动后,少数民族领袖和政治精英几经蜕变成了现在的民族干部。

有藏人学者评论说,新一代的民族官员在维护本民族所在地区的利益的时候比当地汉族官员的顾虑更多。因此他们同早期的民族干部相比已经丧失许多代表性和合法性。现在各大民族自治区都是由内地的汉族官员担任党委书记一把手,但在改开前30年当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民族自治区的党政一把手大多由当地少数民族官员担任。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