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点评中国:中国经济下行,转型中的天人交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11

点评中国:中国经济下行,转型中的天人交战

去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
去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是120多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70多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2014年伊始,中共新一届领导集体执政一年之际,又一波经济下行压力在积聚。海外也再次出现“唱衰”中国经济的声音,中国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债务问题成为关注焦点,有些舆论甚至认为这一形势将动摇中国“制度自信”的基础。
事实上,中国经济的发展能力和潜力都是毋庸置疑的,即便今年经济增速持续下降到7.7%,中国仍是位列世界第一的经济头马,成绩亮眼。开始复苏的美国去年经济增速才仅仅1.8%,更不用提其他国家。至于债务问题,美国债务占GDP比重110%,而日本更是以240%的超高债务风险名列债务榜首,尽管如此,两国仍在大举借债,相比之下,中国的债务不值一提。

但是为什么海外唱衰中国的声音一而再地起来呢?答案很简单,这些年来对中国经济的“唱衰”和“唱好”已经是不少国际资本发横财的独门生意。曾有经济学者为去年“唱衰”中国的外国资本算过一笔账,仅仅通过低价抛售在华资产,这些机构就套走了将近甲午战争赔款7倍的巨额利益。然而,这种少数人的捞金游戏伤害的是世界上真正需要认识了解中国经济形势、与中国合作共同发展的绝大多数人。去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是120多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70多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世界第一的贸易能力是实实在在的;早在2011年中国就成为制造业第一大国,现在进行制造业转型升级,制造能力在不断提升,坚定地走着上坡路,这些事实在在表明中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未来中国的经济潜力更是巨大,13亿人口的城镇化将释放空前的经济活力,在这个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形成进程中,世界经济将再次从中国的转型中切实受益。
那么,应如何准确、客观看待中国目前的经济下行?
首先,必须认识到中国经过35年的高速发展,已经到了换档期,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经济体经历起飞阶段的高速增长之后都会遇到的逐渐放缓阶段,美国、德国和日本都是如此。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阶段,在取得巨大经济成就的同时,生态资源环境的承载力及人口红利都在减弱,特别是经济发展方式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亟须解决,而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付出新的成本,这也是经济增速下行的重要原因。在诸多高速发展“红利”边际效应递减的情况下,增速换挡也就不可避免。
其次,要看到随着中国转型升级的深入,中国经济下行所遇到的核心矛盾和问题也在变化。
去年上半年,中国承受了第一波经济下行的冲击,社会上焦虑情绪浮现,GDP冲动不断冲击转型决心,国际上也响起“唱衰”中国经济的声音。这可以说是中国决定转型、换档的主动政策调整下出现的正常效应,也是中国摆脱“唯GDP论”这一思维必须承受的阵痛。在这一波压力下,中国认识到,自己和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当经济总量越来越大时,增速适度下行是一种普遍规律,中国经济增速7.5%是正常的,即使在7%左右也是正常的,2020年后也许是6%,这有可能是个常态。不能经济增速一放缓就紧张,不要被数字吓怕了,应对自己有信心,适应力是信心的一部分。最终,习近平主席提出要有改革转型的“定力”,稳住转型信心,解决了第一波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问题。
今年初,新经济数据出炉将下行状况具体呈现出来,再次引发关注。在这一波下行中,除去适度微调、回调的因素,以及外部经济环境变化的因素,也的确存在一些不应该出现的下行因素。
其一,过剩产能泛化。这是经济下行中一个非常需要注意的因素。产能过剩,是高增长衍生的痼疾,也是转型期要解决的突出问题,但是这一过程中出现了靠行政命令消灭过剩产能,摊派减少产能指标任务的现象,这是违背常规的。过剩产能应从总量上加以控制,更重要的是实施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先进的产能不应叫停,可以加快在全球产业布局,形成产业输出能力;高消耗高污染的落后产能要坚决淘汰;仍然存在市场需求的过剩产能,可以逐步化解,不能一概而论。
其二,在防控债务风险的时候,出现了一些简单的叫停做法。大部分的政府债务都是用于对基础建设项目的投资,应该认清,其中对中国未来几十年经济起到支撑作用的基础建设和项目必须进行,不要怕负债,不要怕外界唱衰,资金不能断,比如高铁建设,这是如同当年朱镕基时期建设高速一样的关系到未来的重要基建。要刹车的首先应是地方政府尚未开建的行政色彩浓、面子工程的项目。
其三,在全国反腐风潮下,反腐泛化导致对市场的伤害。去年西湖私人会所全部关停等举措,对高端消费打击很大,连带影响了奢侈品市场。反腐是对的,贪腐官员应当严惩,不过要防止反腐泛化阻碍中国多元消费层次的形成。要向内需拉动型经济转变,必须依靠消费升级来带动,正当合法的高消费应当保护。同样,各地扫黄也是正确的,但泛化的倾向也不可取,许多正规的健康服务业都受到连带影响冲击,造成新的就业问题。
总的来说,中国现在经济下行中遇到的真问题,更多是自身在进行激烈的天人交战,特别是在同各地方政府、各部门出政绩和增加财政收入的冲动和惯性不断碰撞。因此,中国必须在主动调整、换档的过程中,时刻把握好市场决定导向和科学决策两个原则,在主动作为时尽量减少对市场经济的伤害。
尽管这样的内在博弈还将持续一个时期,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已经非常清晰:中国经济的内部动力比外部压力更足,可以预见,2014年,中国经济仍将是稳中求进、稳中提质的一年。

因此,中国的经济前景总体是好的,也不会动摇其制度自信的基础。事实上,习近平提出的三个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更多是指向未来的——习希望在增强自信的基础上,启动一场空前的改革,不断改进和完善自身的体制机制,同时在重建国际经济新秩序的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