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美丽的女权徒步—性别更平等,女性才会更安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08

美丽的女权徒步—性别更平等,女性才会更安全


作者 瑞迪
三•八妇女节到来之际,中国女青年肖美丽近6个月的只身徒步旅行也接近终点。肖美丽2013年9月中旬自北京出发,沿途经过郑州、武汉、长沙等城市,目前已经接近目的地广州市,全程2500多公里。不过,肖美丽的徒步旅行的特殊之处,既不在于时间的长短,也不在于路程的远近,而在于明确的女权口号:“反对性侵害,女性要自由”。
根据肖美丽在这次女权徒步博客上的介绍,她1989年出生于四川眉山,2012年自中国传媒大学艺术设计系毕业。
肖美丽可以说是自2012年起逐步兴起的中国女权行动派中的一员。占领男厕所、剃头抗议高考录取分数男女有别、裸体反家暴等女权行为艺术活动中,都曾有她的身影。2013年,对徒步旅行方式的向往以及随之而来的对旅途安全的忧虑显然让她意识到社会成见对女性行为的另一种形式的约束,促使她决定以女权徒步旅行的形式,挑战这些成见。
肖美丽在广州附近城市清远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法广:您自去年9月下旬出发,现在已经有5个半月的时间,能否首先介绍一下这次徒步旅行计划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肖美丽:这次徒步计划是从北京出发,向南走,目的地是广州市,全程大概是2500多公里,不通过任何交通工具,完全靠步行。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都会向当地教育局递交一些建议信和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呼吁他们采取具体措施防止校园性侵害,因为2013年,中国发生多次校园性侵害事件。
法广:那为什么选择徒步旅行方式呢?而且时间这么长,路途这么远……
肖美丽:选择徒步旅行方式是因为中国社会有很多关于女性的刻板印象,认为长期的徒步旅行不适合女性、女性徒步旅行会被强奸……但事实不是这样,这只是大家对强奸事件的一个迷思。我希望通过徒步旅行能打破这样的刻板印象。
法广:那这次徒步旅行中的实际情况如何呢?在将近6个月的时间,您走过了很多地区,您是否感受到了女性只身外出确实是一件危险的举动呢?
肖美丽:我一路上都是很安全的,没有碰到任何性骚扰方面的麻烦,比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骚扰还要少。路上碰到的人基本上都很友善。
法广:女性不宜单独外出旅行这样的认识,您觉得是来自女性自身对外部世界的忧虑呢,还是来自社会传统试图阻止女性的自由出行的意识呢?
肖美丽:我在出发的时候,也是很担心会遇到危险。我觉得一方面是女性自己害怕有这样的危险,另一方面也是在社会上,大家都这样认为。但这种观念总体上就会限制女性去冒险,比如去旅行。中国有些公司拒绝雇用女性就是因为认为女性不适合出差,这其实限制了女性的发展。
法广:您这次徒步旅行的目的,一方面是呼吁关注校园性侵事件,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宣传女权活动的思想。但这样的只身徒步旅行方式,是否能达到这样的目的?是否引起了舆论足够的关注呢?
肖美丽:这是一次历时很长的旅行,这一点有可能吸引媒体关注。但是,国内媒体其实并不是非常关注。当然,我现在还没有到达终点,希望在抵达终点的时候,能有更多的关注。
法广:每到一个地区,您都会向相关部门递交建议书或倡议信。这些部门对这些举动反应如何?
肖美丽:我们会寄建议信,也会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中国法律规定,相关部门必须在(收信后)15个工作日内做出答复。我收到的回复大约是我寄出信件的三分之一。
法广:您是否预料到这样的(回复)比例?
肖美丽:差不多。之前,我也想到我发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得到的回复不会很多。
法广:在这次将近6个月的只身徒步旅行中,您认为自己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肖美丽:收获很多,我现在还无法整理出头绪,但我相信我在这半年中成长了很多。
法广:您的父母怎么看这次徒步旅行计划?
肖美丽:我没有告诉他们……
法广:!!
法广:您感觉在沿途经过的地方,人们对您希望传达的女权思想是否很关心呢?
肖美丽: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去征集签名,但我同当地人接触的机会很少。我总体的感觉是,实际上,社会上对女权的接受程度可能比我们在网络上观察到的要高,不像平时我们在网络上看到有那么多人反感女权。
法广:沿途这些征集签名活动的主题是什么?征集到多少签名呢?
肖美丽:征集签名是为了让我们的建议信变成联名信,寄送给地方政府或公安局等。主题相同,只是针对不同部门,会有不同的侧重点。
法广:您希望这次徒步旅行的尝试向女性群体、向社会传达怎样的信息?
肖美丽:我希望能改变社会对于强奸事件的观点,就是说,把女性关起来并不是解决强奸问题的办法。还是应该让性别更平等,这样女性才会更安全,更自由。

肖美丽这次历时近6个月的长途跋涉也许并未能产生一呼百应的社会效果,但是,正如近年来陆续出现的其他女权行动派的活动,虽然参加者人数寥寥,但这些尚显微弱的声音未必不会汇聚成响亮的呼喊。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