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世界报:中国的安全种族隔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09

世界报:中国的安全种族隔离


作者 古莉
今天法国《世界报》《费加罗报》和《解放报》的头版重点都是关于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受到司法监听的消息。继萨科齐的前顾问布依松私下录音内容曝光后,《世界报》周末版爆料说“萨科齐受到新案子的威胁”,披露1年来萨科齐和他的两名前部长受到司法监听,监听的目的是为调查2007年萨科齐参加总统大选的经费问题,起因则是利比亚前独裁者卡扎菲的儿子宣称萨科齐接受了卡扎菲提供的大选经费,要求他还钱。世界报说,监听的结果导致两名法官以“滥用影响力”和“违反调查保密性”为名,对萨科齐展开调查并对一名大法官及萨科齐的一名律师进行了搜查。被搜查的艾尔左格律师否认自己意图妨碍司法。左翼《解放报》头版将萨科齐称为“教父”,质疑他试图收买大法官。右翼《费加罗》报则说萨科齐的律师谴责这是一起“政治事件”。
中国:安全种族隔离
法国《世界报》今天刊出该报驻中国特派记者布里斯-佩德罗莱蒂(Brice- Pedroletti)的报道,题目是“中国安全种族隔离”。报道指出,3月1日新疆维吾尔人在昆明火车站发起的攻击事件导致北京与维吾尔族群之间的关系再次陷入紧张状态。报道说,在中国,做个维族人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经常被当作小偷或恐怖分子对待。比如3月1日昆明火车站维族人持刀砍人事件发生后,一名居住在云南大理的维族人阿卜杜就被警方驱除出他的住所,原因仅仅是他的房东要求警方这样做。不过,阿卜杜后来在汉族和维族网民的共同声援下,得以重新返回原住宅,警方向他道了歉。
像阿卜杜一样,昆明火车站的恐怖分子也来自新疆,据云南当局3月5日透露,这些人想到外国去参加伊斯兰圣战,但在新疆越境失败,于是穿越中国,到昆明来发动恐怖攻击。文章说,昆明事件体现了盲目恐怖主义的可憎和可怕。这个事件再次将2009年乌鲁木齐暴乱的伤口撕开。当时维族人的游行抗议演变为一场反对汉人的屠杀,跟着一场严厉镇压,大约有200人丧生。北京认为,这个事件证明他们打击恐怖、分离、极端三种势力并将维族人至于高度监控之下的正确性。
中国学者王力雄在2007年出版的《我的西域,你的东土》一书中,已警告过中共当局打击分离主义的高压政策和将汉人当作一个“人质民族”看守者的做法,会不断激化民族矛盾。王力雄是长期关注维族问题的少数中国学者之一,他的这本书在中国被禁,一周前他在博客上发表了一些片段。王力雄认为,新疆地区正在走向巴勒斯坦化和车臣的道路。
《世界报》记者布里斯表示,在昆明惨案发生之前3个星期,他曾去过新疆。他说,在这个相当于3个法国大的土地上,有1000万维族人,占当地居民45%,汉人占40%,而在1950年,汉人在新疆的人口比例仅为10%。而在被严密封锁监控的南疆一些市镇,一切都不正常了,这里90%的居民是维族,一位姓王的汉族医生表示,2009年以后,这里的民族关系越来越恶化。有时候警方会告诉他们避免去什么地方,但是中国当局将事故扼杀在萌芽状态的习惯以及缺乏透明的做法,常常引发流言传播。
一些“恐怖袭击”源自吵架
文章还介绍了一些所谓的恐怖主义冲突,其实是由于街区委员会干部进入居民家中搜查,受到阻拦,引发争吵,然后恶化成为暴力流血冲突事件。比如一名维族人告诉记者,他嫂嫂因穿戴伊斯兰服装,受到劝阻不听,两名干部要进入她家搜查,双方吵起来。然后两名女干部招来10多警察。此人说,幸亏他认识一名警察队长,否者后果不堪设想,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这名维族人所指的是:去年12月莎车县发生的所谓“恐怖事件”,就是因为干部进入居民家搜查,引发争吵,转变为暴力事件,结果导致两名警官丧生,而那一家子14口人全被击毙,其中包括多名妇女。报道还说,现在就连维族人按照习俗聚在一起烤火聊天都被禁止。
文章还说,新疆和田受到北京当局的补贴。两年前,北京还发起多个城市支援和田的庞大计划。但是,新计划越是雄心勃勃,维族人就越有戒备之心。比如在昔日丝绸之路上的沙漠绿洲莎车县,在新火车站周围建起一个新城市。2011年喀什到和田的铁路通车之后,给汉人向这里移民带来便利。数百万中国农村的汉人都在试图外出寻找工作。记者在火车站看到,中国农历年过后,一个来自四川的家庭,正在将老祖母送上火车。面对一个个尚且空置的楼房和商业店铺,若有所思的维族人阿卜杜拉齐兹说,当然这个城市是给汉人盖的,当地的人谁能买得起?
2013年秋天以来,警方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在这里和周边地区发起多次打击行动,造成数十人死亡。新疆各个地方现在都拥有了军队特种武装。一个非正式的消息说,喀什市有500名这种军人,其中200人是维吾尔族人。
维族社区网站最火的两个名字
《世界报》还提到在维族人网络社区流传最广的两个维族人的名字:一位是伊利哈木教授,另一位是语言学家阿布杜维力-阿尤普,前者是在北京教书的大学教授,因呼吁当局尊重维族人的人权而被捕,后者是留学归来的语言学家,因要开办维吾尔语小学,被以“非法集资罪”投入监狱。
文章最后说,在昆明事件之前很久,在中国的维族人就被贴上了恐怖分子标签,只要任何地方发生有关维族的事故,都会在全国造成恐慌。于是,中国形成了一种“安全种族隔离”状态。恐怕像云南大理的维族居民阿卜杜被驱逐出家门事件将不会是个别现象。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