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克强在亚当斯密和毛之间徘徊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07

李克强在亚当斯密和毛之间徘徊


作者 安德烈
担任总理一年的李克强昨天在中国人大会议上做『政府工作报告』,海内外反应不一。法国世界报评论说:改革与稳定,中国总理在亚当斯密和毛之间骑墙。但台湾的联合晚报则评论,李克强万字报告,有出人意料之处。关于李克强报告中提及的反腐打老虎,有些中国国内专家的解读别具一格。
世界报评论说,在自由主义经济和维持专制制度中间寻求出路,这大约是李克强面临的难局。在几千名人民代表面前,李克强强调市场经济这只看不见的手,同时念念不忘维护制度的稳定。读完『政府工作报告』,至少让那些期待北京稍微放缓一点经济增长,从而更有利于改革的人会感到失望:李克强继续维持2014经济增长7.5℅的指标。但从修辞的角度看,出现了一点微弱的区别:在这个增长率后面加了一个“左右”。而且也提到合理浮动的概念,这可能会给经济增长稍微减缓留下一个余地。联合报也认为这点出人意料:本来,“在破唯GDP论之后,大家都相信李克强不会再提经济增长指标…”。
世界报认为,李克强的报告似乎想在积极改革和维护现有平衡之间找到一条“中间路线”。“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把改革创新贯穿于经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各个环节,保持宏观经济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增强调控的前瞻性针对性”。一句话,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稳定性,维持微观经济政策灵活性。李克强使用的语言比起前任少了一些技术官僚的语气,但仍然以中共的经典语言作为参照。他承诺加强经济改革,给私人资本更多空间,把中国变成外国投资者的乐园。改革户籍,让内部居民容易流通,让民工容易在城市安家落户。他还提到开放金融体制等等。同时,李克强首次强调重拳治理雾霾。他说,“我们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
李克强在其报告中,明确宣示他在经济层面的自由主义理念。面对人民大会堂端坐的人大代表,他表示,“我们深处着力,把改革开放作为发展的根本之策,放开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用好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促进经济稳定增长。”
在自由资本主义经济的先锋亚当斯密那里绕了一圈之后,李克强的演说围绕“创造性破坏”另外一种现代经济思想展开。他认为:“坚持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鼓励企业兼并重组。对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强化环保、能耗、技术等标准,清理各种优惠政策,消化一批存量,严控新上增量。”
这一观念似乎也开始在政治层面勾勒,李克强认为各级政府必须向民众通报财政预算,“加大政务公开,完善新闻发言人制度,及时回应社会关切。我们是人民政府,所有工作都要充分体现人民意愿,全面接受人民监督”。
要做到这一切,同时还不能让经济增长适度放缓,许多外界的观察家对此深感怀疑。要实现恐怕真的只有一种可能性,“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周围”,“高举中国式社会主义道路的旗帜”。目标只有一个,实现中国梦。这是习近平发明的,现在在中国成了一个既能凝聚人心又模糊不清无所不在的口号。
李克强的报告有很多内容,联合报则认为有三个出乎预料,除了前面已经提到的一面提要打破唯GDP,一面重提经济增长指标出人意料外,还有第二个出人意料,“脱稿斥暴”,李克强严词谴责昆明事件的暴行。据说人大代表手头的报告中,没有这一段;第三是报告的形式和文风也有出人意料之处,联合报评论说:“李克强一万多字的报告,看似大架构不变,仍有历来的八股面貌,但变局藏在架构内…”比如段落开头使用短句,不少是警语,“如此行文,当不只是一种风格,可能还潜藏了促变之心”。
中国国内有的分析则强调说,李克强昨天在大约一百零六分钟的报告时间中,77次提到“改革”两字。不过,这让人联想起习近平在十八大做报告时,一连说出来几十个“人民”。当时就有中国的评论家称 ,像这样对人民上心的领袖不多。
中国不少媒体专门约请专家解读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解读的结果可能大都让人欣欣然。比如涉及改革,就有专家评这是“以壮士断腕的勇气直面改革大考”;说到李克强继续强调经济增长指标,就有专家说:“7.5℅的经济增长目标凸显稳重求进的宏观政策基调”;讲到“建立权力清单制度”,有专家解读“权力清单有利于将权力关进笼子”;评到政府报告中的军费增长12.2℅,有专家解读说,中国军费与美国相比差距甚大;不过,有些专家解读也别具一格,比如关于李克强报告中涉及的“反腐倡廉关键还是打老虎”一节,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解读说,这次与处理薄熙来事件有变化,薄熙来是先免职再曝光,这次是先曝光,先扒皮,一层一层,扒到老百姓都“你懂的”时候,水到渠成。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