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周永康儿子生意伙伴刘汉涉黑案今早湖北开审 案发前背负赌债数亿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31

周永康儿子生意伙伴刘汉涉黑案今早湖北开审 案发前背负赌债数亿

拥有香港身份证的四川富豪刘汉等三十六人,涉及的特大黑社会犯罪案,早上在湖北咸宁市五个县市的法院同时开审。在刘汉受审的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戒备森严,法院外设置数百米长防护栏。法院特意在中午及下午休庭时间,安排通报会,交待审讯情况。刘汉被指是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儿子周斌的生意伙伴,已被关押一年多。检察院指,刘汉、刘维两兄弟等三十六人,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组织及领导黑社会,非法控制四川省内部分行业,涉嫌谋杀及禁锢多人,非法买卖及持有枪支,敲诈勒索,开设赌场,窝藏罪犯,严重破坏社会治安,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以巩固及扩张势力。


刘汉攀附周滨: 2千万购百万项目

2003年,周永康儿子周滨以2000万左右的价格,将位于四川省阿坝州九顶山的一个旅游项目转让给刘汉旗下的公司。据汉龙集团的一个内部人士称,那时候,好多人都打着领导的关系牌子到处骗人。她认为需要慎重,而且九顶山很偏僻,投资有很大风险,她估计那个旅游项目只值五、六百万元。可是,刘汉说,「只要不是太过分,就答应他。」她认为,刘汉做该笔交易,主要是为了维护和周滨的关系。

刘汉涉足澳门赌场十余年 案发前背负赌债数亿

对富商巨贾来说,澳门是个好去处。刘汉也不例外。
2006年,一个叫大卫的美国人慕名找到刘汉。大卫供职的美国赌博公司,是澳门威尼斯赌场的股东之一。当时他访问成都推介自己的赌场业务,刘汉收到了大卫的赴宴请柬。

刘汉涉足澳门赌场,大概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末。初期赌资都控制在几十万港币,而且刘汉几乎没怎么输过。然而在2006年,刘汉手风不顺,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他输掉了港币4000万的赌码。

在澳门,赌码分作两种。一种叫泥码,可以参赌,但不可以从赌场兑换现金;另一种叫现金码,顾名思义,可以兑换现金。刘汉参赌时,输掉的是泥码,赢回的是现金码,这就需要有人帮他把现金码换成泥码才方便继续参赌,这门生意叫做洗码。

为刘汉提供洗码服务的是一个叫温娜的中年妇女。温娜50多岁,嫁给了一个常住澳门的内地男子。刘汉听温娜的手下说,在他流连赌场的1个月时间里,有输有赢,进进出出,通过温娜洗码的金额高达港币90亿元,温娜从中提取的佣金就高达七八千万港币。

大卫有句话打动了刘汉。这个美国人承诺,给予刘汉3000万港元的授信,他只要出示身份证明,就可以从赌场借走筹码,他不仅可以自己玩,还可以自己洗码。

2007年,刘汉和几个朋友光顾威尼斯赌场。按大卫的交待,他先从赌场借了1000万港币赌码。这次他运气极佳,离开时连赢钱代洗码佣金,一共带走了港币8000万元。刘汉用其中4000万元归还了温娜,剩下的钱,放在一个叫范荣彰的朋友那里。范荣彰也是本次涉黑犯罪的被告之一。

范荣彰和刘汉相识于1994年。那年刘汉随绵阳市政府去柬埔寨考察,代表团途径香港时,范荣彰做东接待内地客人。后来两人在生意上相互关照,赌场上成为搭档。

范荣彰给刘汉提供了另一项赌客必不可少的服务,就是转账渠道。如果刘汉赢了钱,赌场把港币换成人民币打到范荣彰在深圳的公司。或者,范荣彰支付港币给地下钱庄,钱庄再把人民币打到他在深圳的公司。钱到范荣彰的深圳公司后,范再转给刘汉。资金流动是双向的,如果刘汉输了,归还赌债的钱也需要通过范荣彰公司的渠道转出。

刘汉的姐姐刘小平反对他赌博。她在刘汉公司主管财务。刘汉不好意思承认赌博,就常以个人借款或者对外投资名义,要求刘小平汇款给范荣彰。既有谎言在前,范荣彰害怕刘小平追问投资收益,于是总是躲着刘小平不敢见面。

200112月到20106月,刘汉通过范荣彰的渠道,将9.2亿人民币兑换成11亿港币,汇往境外用于偿还赌债。

为刘汉偿还境外赌债提供资金渠道的,还有成都诚悦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旷晓燕,涉及资金人民币2亿多元。旷晓燕还投资澳门赌场,获利2亿余港币,他与刘汉等人被同案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