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何俊仁:为了香港人的普选权我们愿意坐牢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07

何俊仁:为了香港人的普选权我们愿意坐牢

从1997年起,香港政府大楼上就飘起了中国国旗,但这片土地和中国大陆一直是分开治理的,保留了它从英国人那里承继的司法制度和各种公民自由。今年晚些时候,我们就可能会看到其中一项自由权利的行使:集会自由。假使中国的全国立法机关设置条件,限制选民的选择,倡导通过普选形式推举香港最高领导人“行政长官”的人们,就计划在这座世界金融重镇的核心区域开展静坐示威。
上一次香港行政长官的选举是在2012年,是由选举管理委员会投票选出。香港有超过700万人口,而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却不到1200人。但是中国人大常委会已于2007年决定,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周二,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傅莹在北京向新闻界宣布,“实现普选是香港的一件大事,也关系到香港未来的稳定和发展。”但占领中环(Occupy Central)运动的组织者称,如果在提名过程中就排除了那些被认为对北京不友好的候选人,那么更大范围的选举权也就毫无意义了。受到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所著的《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的启发,他们已经准备好进行示威,甚至为此坐牢。
在这篇文章中,这位美国19世纪的超验主义哲学家写道:“如果一个政府会不公正地将任何人投入监牢,那么正义之士的真正去处也就是监牢。”
62岁的何俊仁(Albert Ho)是香港立法会委员、知名律师。去年,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前承包商雇员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在香港停留期间,何俊仁曾为他代理相关事务。他是占领中环运动的支持者。他说,一旦北京对行政长官的候选人资格做出限制——这可能会在今年发生,或许是9月——就将引发抗议。在一次采访中,他解释了这一运动背后的原因:
问:来自北京的草案如果设置了限制条件,这可能会引发占领中环运动吗?
答:如果这些条件让北京能够将一些持不同政治信仰的候选人排除在外,换句话说为了达到排除的目的而设下政治标准,那就将使我们最终的制度与国际标准不相符合。那么我想,对我们多数人来说,就没有必要再等待行政长官在未来将这一模式提交讨论了,因为这一模式必将受到那些条件的限制,所以我们可能会立即推动占领中环的行动。
问:从某一方面来说,占领中环运动将会是最后一步棋,可以说,人人都会是输家,对吗?
答:是的。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只想把所有的牌亮出来。我们不希望让北京感到意外。我们知道中央政府机构相当庞大。而在香港人民和中央政府高层之间常常是缺乏沟通的。
问:你有信心这会带来任何好结果吗?
从形势来看,现在是最有可能实现行政长官普选的时机,因为我们争取实现的这个时间表,是由中国最高决策机构在2007年向香港庄严承诺的。这是给予我们的时间表。
问:所以你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为占领中环而坐牢?
我们准备好了坐牢。我们不会刻意避开警察的抓捕。如果我们被捕,也不会在警局寻求保释。对于施加的任何罪名,我们不会进行辩护。我们不会寻求减刑。我们已经做好了相当充分的入狱准备。不只是我,还有许多其他人也会和我一起走进监狱。当香港变得如此不公正时,监狱就变成了我们的正义之地,著名的美国哲学家梭罗就这么说过。他说,在不公正的地方,唯一的正义之地就是监狱。
我们将会这么做。他们知道我们是说真的。北京真的需要在知悉后果的情况下做出一个严肃的决定。我们不希望他们在不正确信息的引导下做出决定,所以我们才会这样清楚明白地阐明立场。我知道北京如今处于威权统治之下,对民主有着许多敌意,因此我没有任何乐观的理由。但我也并不过分悲观。我对于成功还是抱有一定希望的,因为即使是中国领导人也会意识到,从很大程度上整个国家都处在十字路口。是时候整个国家必须寻找一个新的改革方向了,而允许香港民主化,使之成为一个典范,这将相当重要。【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