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胡少江评论】人大和政协:万分之四的价值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08

【胡少江评论】人大和政协:万分之四的价值

Beijing-CPPCC2014-620.jpg
2014年3月7日,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代表们。(Imaginechina)














北京又在开人大、政协两会。每年的这个时候,中国的官方媒体像打了鸡血般的兴奋,全世界的媒体也都莫名其妙地跟著忙活一番。其实,除了一些“肥少将”、“傻公主”之类的花边新闻之外,每年的两会,基本上没有给中国的老百姓提供太多的新信息;也没有给世界媒体提供什么新的新闻。真正关注中国进展的人,不会通过两会来探测中国政治风云的变幻,也无法通过两会了解经济起伏的脉搏。

两会没有价值,是因为参与两会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没有价值。如何看这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是否有价值呢?我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看他们敢不敢就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当下最敏感的问题发声;能不能提出与政府工作报告、与所有的官样文件不同的意见和建议。这不是为了与政府作对,而是为了让代表和委员们,体现他们在执政方面的“附加值”。党和政府说过了的那些事,不需要代表和委员们来重复或附和,否则就是浪费资源。

截止今日,政协已经开了五天、人大也开了三天了。总共五千二百多个代表委员,只有两个人,说出了一点与政府工作报告的口径不同的话,或者是表达了老百姓想说而又无处说的心声。这两个人中,一个是来自北京的全国政协委员高鸿宾,他在政协小组会上,对总理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的扶贫和农村工作部分,提出了有内容的批评;另一个是来自上海的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他向政协提交了关于通过立法,制定退休国家领导人生活待遇的提案。

高鸿宾曾经是负责扶贫工作的农业部副部长,他对李克强的批评主要有两点,一是认为李克强关于就业、扶贫的目标不切合实际,办不到。他尤其强调,现在有七百二十七万大学毕业生,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连工作都找不到,而总理却在空谈让他们“更加体面”和“更有尊严”;总理关于减少贫困人口的有关论述也缺乏常识。二是批评政府报告的行文风格,“太多感性语言”,太“花里胡哨”,不实事求是。

葛剑雄是上海复旦大学教授,他建议为离任国家领导人制订礼遇条例,令他们退位后的待遇有法可依。葛剑雄尤其强调,这些法定的待遇不能延及子孙,也不能随意扩大。如今的中国,仅仅是在职和卸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就高达数百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在生活、医疗、出行等方面花费了国家大量的财政收入,但是纳税人却对他们的待遇一无所知。不仅如此,上行下效,省部级、地市级、县处级的官员们也都是如此。葛剑雄的提议有针对性,得到了老百姓的欢迎,有人称他的提案是今年两会“最勇敢的提案”。

在五千二百多位代表委员中,只有两个人说了一点有价值的话,提出了一个有意义的提案,简单的数学计算可以告诉我们,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当中,只有万分之四个明白人,或者说只有万分之四的人愿意为老百姓说话。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的纳税人为两会花了那么多钱,两会也给北京人的出行带来了那么多的不方便,在所有这些花费中,人民只得到了他们所付出的账单的万分之四的价值。由此看来,如果两会是个商品,实在是物所不值,消费者是不会愿意为消耗在两会代表和委员们身上的成本买单的。(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