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陈破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05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陈破空)

m0303-grp.jpg
2014年3月1日,俄罗斯出兵克里米亚占据首府及国际机场。(法新社图片)















2月底,乌克兰人民刚刚赢得新一波民主胜利,俄罗斯却悍然出兵,占领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这一突如其来的军事入侵,犹如当年纳粹德国的“闪电战”。

普京的企图,轻微地说,是为了挽回面子,在乌克兰的纷争中,随着亲俄的前总统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莫斯科颜面尽失。实际上,普京的最低目标,是趁机让克里米亚独立,脱离乌克兰,削弱乌克兰,就像2008年,普京对格鲁吉亚所做的那样,莫斯科出兵,让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从格鲁吉亚独立出来,削弱了格鲁吉亚。

克里米亚固然有权独立,但不应该是在俄国的威逼下。正是在俄罗斯大兵的刺刀下,克里米亚议会作出决议:将于5月25日(乌克兰大选之日)举行全民公投,决定克里米亚留在或脱离乌克兰,独立,或并入俄罗斯。普京的最终图谋,是让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版图,他可以找出一个理由:在前苏联的版图上,1954年之前,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

对乌克兰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俄乌军力对比悬殊,陆军人数五比一,战车四比一,战机十比一,军舰十五比一。 早在1992年,乌克兰就宣布自己成为一个无核、中立和不结盟的国家,实行大规模裁军,让俄罗斯和美国帮助它销毁了其境内的核武器,并把自己仅有的一艘航空母舰卖给了中国。几乎自我解除了武装的乌克兰,如今,无法抵挡俄罗斯的铁蹄入侵。

普京占领克里米亚的借口是:保护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侨民,或者,那里的俄罗斯族裔提出了保护的请求,俄罗斯裔占该地区人口58%,具有独立倾向。这也与当年希特勒的借口一模一样,针对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地区,那里的德意志人占50%以上,他们展开了脱离捷克的自主运动,与希特勒里应外合。1938年,奉行绥靖政策的英法等国,以一纸“慕尼黑条约”,同意德国吞并苏台德地区,以为希特勒的胃口到此为止,欧洲将赢得和平。结果,次年,希特勒挥兵,占领捷克全境。

当年的教训,仍然值得今天的欧洲汲取。普京的胃口究竟有多大?不仅仅在克里米亚,数千俄罗斯人跨境到乌克兰东部,在顿涅茨克、哈尔科夫、敖德萨等地肇事,挑起当地冲突后溜走,制造当地俄罗斯裔人反对乌克兰的假象。占领当地议会和政府的俄罗斯人,个个咬牙切齿,表情凶恶。俄乌兄弟邻邦,竟结下如此“深仇大恨”?

普京的帝国迷梦,是想重组前苏联,即便不能如愿,也要在一定程度上,重振俄罗斯帝国,将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克里米亚等地区纳入俄国势力范围,就是这位自诩“新沙皇”的前克格勃上校的精心之作。

在过去三个月的乌克兰危机中,欧洲本来是主角,如今却显得不知所措。美国原本让欧盟主导解决乌克兰危机,如今却被迫担当起与俄国对垒的主角。一上任就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奥巴马总统,极不情愿卷入战争,其任内的主题,就是撤军、撤军、再撤军。如今却面临任内最大挑战:如何遏制俄罗斯的侵略野心?彷如造物主作弄,一个历史上最不想打仗的美国总统,却注定要承担最大的战争风险。

笔者认为,美国和欧盟退无可退,经济制裁和外交惩罚,固然是最先需要采取的手段,然而,面对普京的强权和野蛮,这远远不够。北约必须出兵,以美国为首,立即在乌克兰布署快速反应部队,与入侵克里米亚的俄军形成对峙。即便谈判,也要在军事对峙中谈判,才有可能迫使莫斯科退让;如俄国不撤军,北约也不撤军,如此,就相当于将北约东扩到俄国前沿,前锋直达俄国边境;如果普京需要战争,北约必与之决一雌雄,挫其锐气和野心。

世界担心核大战,由担心而惧怕,但惧怕的,未必仅仅是文明世界,俄罗斯未必不惧怕。对立双方,尽管都是核大国,但任何一方,都不敢轻启核战争,玉石俱焚,让人类毁灭。

论常规战,今日俄罗斯,绝非美国和欧洲的对手,无论在兵员、武器质量、后勤保障和国际资源上。北约完全可以在乌克兰布署两倍于俄军的陆、海、空军力,以刀剑对刀剑,以枪炮对枪炮。

面积2.6万平方公里、人口250万的克里米亚半岛,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尤须记得160年前的克里米亚战争(1853-1856);欧洲联军对阵俄罗斯军队,其结果,俄军大败,俄国势力退出克里米亚。要让莫斯科记住教训,这一幕历史,或须重演。

乌克兰,准确地说,克里米亚,再次成为世界的焦点。今日克里米亚之变,可能完全逆转世界格局:可能重回东西方冷战;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改变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

如果美国重返欧洲,再次把目标锁定莫斯科,则可能再次放过北京。这是中共求之不得的。中共方面,对乌克兰危机,表面上态度暧昧,但通过其宣传喉舌,却已流露出它按捺不住的欣喜若狂。其代表作,是《环球时报》的社评和文章,或赞赏普京强悍,或嘲讽西方不敢出兵,或对乌克兰危局幸灾乐祸,并愈加痴迷“硬实力”。

俄罗斯外长声称:北京与莫斯科的立场一致。果真如此?对莫斯科军事入侵的支持,实际上是北京自打耳光,因为,北京的一贯立场是:“反对干涉内政”,俄罗斯明目张胆地干涉乌克兰内政,而且是赤裸裸的武装干涉。北京也曾无数次地宣称:反对境内的民族独立,视之为“民族分裂”,竭尽咒骂。如果北京有意支持克里米亚独立,这等双重标准,将使它无法在台湾、西藏、新疆和香港议题上自圆其说。

目光短浅的中南海领导人,或许也无法注意到一个地缘政治的变局:一旦俄国重新控制克里米亚,垄断黑海,扼住地中海的咽喉,这个横跨欧亚的巨大帝国,在战略环境上,也将构成对中国的大弧形包围。一旦俄中反目(如历史上的无数次),中国将难以翻身。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