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乌坎3维权领袖落难 民主梦碎!贪官又回锅 旧瓶新酒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3-25

乌坎3维权领袖落难 民主梦碎!贪官又回锅 旧瓶新酒

被视为大陆农村民主橱窗的广东「乌坎村事件」,两年后,村民要求要回的土地,一块也没要回,两名维权领袖—现任村委会副主任杨色茂和洪锐潮则因「涉受贿」被刑拘,前村委庄烈宏也将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民众对乌坎模式的民主期待此因此落空。 

乌坎村民投票选出村干部的场景,当年感动不少人,甚至企盼「乌坎模式」将为大陆的地方民主创造奇迹。但今年初,陆丰乌坎村前村委的庄烈宏忧心随时遭到政治迫害,很早就申请了护照,准备必要时逃亡。为了成功去美国,庄还先申请到香港旅游预演。他认为,今年三月新一届乌坎村委选举后,中共当局可能会对他秋后算帐,一月便和妻子参加美国旅行团,逾期不返国。 

三月稍早,乌坎村委副主任杨色茂和洪锐潮先后被指涉贪遭拘捕。庄烈宏在美国表示,两年多前,他与争取乌坎维权而丧命的薛锦波曾一同被关进监狱,结果薛离奇死亡,他不能再坐进共产党牢狱。 

香港明报引述庄烈宏的话说,逼走他的导火线是去年四月,村委成功向地产商讨回一笔倒卖土地,他便带着薛锦波的遗照去现场,希望给命丧黄泉的战友「一睹」讨回土地的成果,谁知土地设施遭地产商破坏,即时惹起群众大怒,一度聚众近百人,但官方指庄意图闹事,更称此事为「四.二六事件」,最后庄幸获乌坎村委主任林祖銮力保而幸免。

庄烈宏的老父庄松坤说:「我的大儿子身染毒瘾,二儿子是智障,最小的庄烈宏又要逃亡美国,现在生计捉襟见肘,我每天凌晨三时要起床去捕鱼维生!」眼泛泪光的他说,庄烈宏跑去美国,之前没有跟他说清楚,又说五年内不要再联络他,「我还有什么感想?我只有无奈」。 

去年十二月,广东乌坎民选村委会副村长杨色茂曾告诉法新社记者,两年来,村委会几乎没有收回村民任何被侵占的土地。村委会虽做过努力,却不能满足村民的诉求。 

在今年三月十一日乌坎选出新一届村委员会,十四日陆丰检察院以杨色茂在民生工程中受贿为由刑拘,丧失候选资格。不久,另一名村委会副主任洪锐潮以协助调查杨色茂案被带走,也被宣布刑拘。 

讽刺的是,因涉贪于二○一一年被免职的乌坎村党支部书记薛昌和党支部副书记、乌坎村村民委员会主任陈舜意,两年前曾被政府点名为「闹事分子」或「示威组织者」,十一日全部被村民选为村委会成员。 


贪官又回锅 旧瓶新酒民主变味

二○一二年广东乌坎村民两年多前通过集体抗议,实现大陆首次农村一人一票民主选举,赶走了腐败的村官。两年过后,被侵吞的土地仍未收回。现在旧村官复辟,村民要求村主任自尽,一度是大陆学者和维权人士民主希望的「乌坎模式」,现在看来已经瓦解。 

当年乌坎「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这两年在大陆其他农村也没被允许实施,犹似昙花一现。在广东乌坎维权抗争两年后,两名乌坎村委负责人日前被以受贿罪逮捕。 

当初涉贪村官反而在本月村委选举中「旧瓶装新酒」,重新回锅,乌坎的民主选举早已「变味」,村委选举俨然成了权力斗争的擂台。港媒曾报导,乌坎这次选举与民主渐行渐远,已经成为村内宗族势力之争。

另有大陆媒体报导,去年十一月中共三中全会结束后,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要求今年选举中,政府要大力推行两委(村委会和村党委)一把手「一肩挑」,从而巩固中共的执政地位。如果目前村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一肩挑」的林祖銮不参选,汕尾陆丰当局就要物色「可靠人选」竞逐村委会一职,然后再委任这位当选新村主任的「可靠人选」为村总支部书记,从而实现乌坎村「党政合一」的要求。 

两年来追讨被前任干部侵吞变卖的土地困难重重,村里内部矛盾重重,受到这双重夹击,当年通过民主选举当选的村委会主任林祖銮已无意竞选连任,有消息说迫于上级政府的要求,林祖銮或被「赶鸭子上架」,改变主意继续参选。 

乌坎村村委换届选举「变味」,显示农村土地被侵占的问题无解。曾经打响乌坎维权名号的的两名村委副主任先后被捕,庄烈宏又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之际,山东平度也发生守护土地的农民遭纵火烧死的事件,看来大陆农民的维权之路遥遥,民主之路更崎岖。 

来源 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