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未普评论】思想界和知识界直言批评习近平当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2-27

【未普评论】思想界和知识界直言批评习近平当局

2014年新春伊始,中国大陆思想界和知识界纷纷聚会,表达自己对新一年的期许,同时直言批评习近平当局在过去一年的执政表现。在这些聚会中,“思想中国”2014迎新联欢会和《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传递的信息,尤其值得关注。

这两个聚会,吸引了思想界和知识界许多有影响力的学者、教授、律师,记者等。他们的讲话,显示出对当局执政的不满和反感,这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

他们对官方主导的反宪政、反公民社会舆论不满。去年5月开始的一股反宪政思潮,在思想界和知识界中引起很大反响和反感。不少人相信,反宪政反映了当今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意志。对此,政法大学教授王建勋毫不客气地批评说,宪政是一种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人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制度安排和思想观念,反宪政实际上就是反文明。他还表示,他对目前的局势比较悲观。和王建勋相比,胡德平的话则比较委婉。他说,既然三中全会强调宪法是最高权力机关制定的根本大法,而且还强调要把忠于、遵守、维护宪法的机制形成制度,“在这种形态下,反宪政、反公民社会的言论不好再讲了”。

他们对执政者动辄抓人、以言治罪不满。去年当局拘押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民众,逮捕主张新公民运动的许志永、扣留支持新公民运动的企业家王功权,在思想界和知识界引起极大反弹。人大法工委高锴说,习仲勋曾说过要保护不同意见。不能把不同意见打成反党集团。几个人在西单举个横幅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这符合18大精神,是忧国忧民的行为。有什么罪呢?没有杀人,没有放火,没有拿刀拿枪,怎么可以给人家抓起来判刑呢?我很想不通。什么叫包容?包容就是要容许不同意见。屁大点的事就判刑,这能和谐吗?

他们最反感的是当局的思想控制和舆论控制。去年当局主导的打击网络谣言运动,在民间引发恐慌,在知识界中引发极度不满。律师陈有西的发言代表了许多思想界和知识界人士的想法。他说:“大家整个心情不舒畅,还没有回过神来,对当前的思想控制、舆论控制、用抓人的方法管言论非常反感。”资中筠说,现在律师和记者竟然成了高危职业,她把迫害律师和记者比作小人迫害君子。

此外,他们对习近平的一些说法也很不以为然。譬如,对于没有前30年就没有后30年之说,他们认为,这表明执政者的思维方法有问题。法学家郭道晖先生指出,现在有人提出经济上去了,改革成绩很大,和改革开放以前30年打下来的一样,没有前30年就没有后30年。“我觉得这种思维方法有问题,好像说没有日本侵略中国,我们就不能团结一致抗日,共产党就不能得到发展,难道我们就应该感谢日本的侵略?”

他们还认为当局不提毛泽东犯有严重错误而美化毛,是一种倒退。原《红旗》杂志编审阎长贵说,1981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讨论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重大历史问题的决议》,明确指出毛泽东犯有严重错误。但现在有些重要人物讲话却不提了,一味地美化毛,这是一种倒退。

对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措施及其实施,他们中不少人不太相信,都认为说得到未必做得到,因此不能盲目乐观。比如,关于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问题,他们说,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环境意味著,政府在这方面的地位必须下降,司法的权力必须上升,但政府做得到吗?关于反腐,他们明确表示,如果不从制度上解决,反腐不会有成效。关于司法独立,他们认为全会提出的法院条条管理不是司法独立,只是中央地方分权。关于改革舆论缺位问题,他们认为现在的舆论政策是在扯改革的后腿,在制约著改革、伤害著改革。

去年8月19日,习近平在宣传工作会议上把直言批评当局的知识分子定性为“一小撮反动知识分子”。但思想界和知识界的这些直言批评表明,他们并没有被习近平的定性吓倒。另一方面也表明,习近平在知识分子当中已大失人心,以至于朝野双方分歧严重,甚至对立。胡德平把朝野对立解释为,在朝的喜欢考虑成败,在野的喜欢考虑对错。成败也罢,对错也罢,没有思想界和知识界的参与和推动,习近平的改革将寸步难行。(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